剛剛更新: 〔絕世丹神〕〔銀子太多怎么辦〕〔游戲穿越世界〕〔重生之人不為己〕〔兇猛怪獸在哪里〕〔悠閑系男神〕〔我真的只想種田〕〔云頂歐皇〕〔洪荒之青蛇成道〕〔鴻蒙天帝〕〔神祈大陸〕〔我有一塊屬性板〕〔重生地球仙尊〕〔首席的獵妻計劃〕〔世俗大亨〕〔強勢攻婚:總裁的〕〔透視醫圣林奇〕〔蜜婚嬌妻愛逃跑〕〔我真的不想打喪尸〕〔墨路狂徒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絕世神君 第262章 再臨禁地
    第二日,艷陽初升,天劍山脈禁地外早已擠滿了人。

    天劍宗宗主授予大會雖只是一場儀式,但全宗上下依舊格外重視。

    畢竟,宗主之位很少會有變動,在過往沒有權議堂存在,所以不存在宗主被罷免的情況,所以除非是老宗主意外死亡,或是有意退位,才有可能會有新宗主產生。

    天劍宗上一任宗主東方略,繼承宗主之位不過三十余載,若非天劍神宗收攏天劍宗,任命其為天劍神宗第八峰滄海峰峰主,恐怕他至少還會把持著天劍宗宗主之位數十年。

    天劍宗宗主歷代傳承之物共有兩樣,其一是宗主令,其二是宗主劍。

    東方略離去之時因為匆忙,并沒有定下下一任宗主人選,而是將宗主令和宗主劍分別交于王修、李霄之手,也因其疏忽,導致了先前的派系之爭。

    不過現在,因為江楓的介入,這一切都過去了。

    天劍宗所有長老以及執事盡皆到此,還有不少宗門弟子前來圍觀,江楓、蕭盤等人也差不多在這個時候抵達了此處。

    “江楓師兄!”

    “江楓公子!”

    隨著江楓現身,天劍宗眾人紛紛恭敬道,同時讓開一條大道,讓江楓一行人來到了人群最前方。

    雖說那一日,地牢之外只有少數幾人在場,但那日的事情卻傳開的很快,如今舉宗上下皆知,權議堂是因江楓一令而設,王修宗主之位亦是他欽定。

    單單是這兩點,不用再提其他,眾人便能想象江楓的地位究竟有何等的尊崇。

    也正因為如此,王修才特地命人請他來見證宗主授予儀式。

    因為王修覺得,只有江楓在場,他這個宗主之位才名正言順。

    “開始吧。”

    江楓至此,王修李霄上前來迎,跟著他對兩人道。

    兩人點了點頭,王修率先來到人群之前,背靠那座刻有血紅禁地二字的石碑,翻手取出了宗主令。

    隨后,李霄亦取出宗主劍上前,由他代表權議堂將宗主劍授予王修。

    宗主劍只是一種權力的象征,劍刃劍柄皆顯現銀白之色,實際上卻只是最普通的玄劍,經歷數代傳承,如今依舊锃亮。

    “王修,恭喜啊,接下此劍,今后老夫恐怕就要尊稱你一聲宗主了。”

    李霄笑著上前,雙手奉上宗主劍,沒有了以往的爭鋒相對。

    他二人在天劍宗共事數十年,雖因意見不合會有爭執,但數十年下來,要說沒有任何情誼那是不可能的。

    “李老兄客氣了,今后還望李老兄不計前嫌,與老夫共同將天劍宗發揚光大。”

    王修亦笑著回應,說話的同時伸出雙手,從李霄手中接過了宗主劍。

    “鐺……”

    一聲鐘聲從禁地方向傳來,余音裊裊不絕,引眾人紛紛側目看去。

    王修,李霄二人聞聲亦露出疑惑之態。

    他二人算是天劍宗資歷最老的兩人,當年東方略被授予宗主之位

    ,舉行儀式之時,他二人亦在場。

    那個時候禁地內似乎并無鐘聲傳來,今日為何會有鐘聲?

    眾人迷惘不解,唯有江楓心中出現一絲悸動。

    這一刻,他似乎能感覺到,禁地那個方向似有什么東西在召喚自己,并且這種召喚越來越強烈。

    他的腳步不自覺的往前,眾人尚且處在震驚疑惑當中,沒人注意到他的身影移動。

    當眾人注意到之時,他已跨過那塊刻有血紅禁地二字的石碑,進入了禁地范圍之內。

    “江楓公子。”

    王修想要喊住江楓,猛然間發現對方的身影變得越來越虛幻,到最后徹底消失于眾人眼前。

    短短片刻,禁地彌漫起迷霧,很快就讓人視線不清,最讓人不解的是,眼前迷霧似乎只存在于禁地之中,以那塊石碑為界,并沒有擴散到禁地之外。

    “江楓公子他入了禁地,我們怎么辦?”看著江楓人影消失,王修皺眉道。

    天劍山脈的禁地,不論是王修還是李霄都從未進去過,所以并不知道禁地內是吉是兇。

    他們深知,江楓在天劍神宗地位非凡,若在天劍宗出現意外,他們難辭其咎,故而此刻不免有些擔憂。

    “宗門素有規矩,除宗主外任何人不得進去禁地。”李霄看向王修皺眉道,他的眼神似乎是在暗示對方。

    王修本就手握宗主令,剛剛又接下宗主劍,意味著正式接手宗主之位。

    如李霄所言,宗門素有規矩,唯有宗主可踏足禁地,這一點王修同樣清楚。

    若想進去一探究竟,唯王修一人有權。

    “老夫進去一看!”

    王修明白李霄的意思,并未多想,當下飛身而起,朝著禁地方向而去。

    然而他的身影方才踏入禁地不過數米,他卻感受到一股強大的阻力擋在身前,想要更進一步,整個身軀卻在猝不及防下被彈射出來。

    “怎么回事?”

    王修眉頭深鎖,詫異道,想要再試,卻見無天劍尊上前對其擺手,示意他停下。

    跟著,無天劍尊走到石碑旁,目視眼前,伸手一點,一道劍芒穿梭而去,落在禁地邊緣所成屏障上,如同石落湖水,泛起漣漪,久久不散。

    “這里有一道禁制,即便是我也無法破開。”無天劍尊臉上亦微微皺眉道。

    王修等人聞言更是愁眉不展,若連無天劍尊都無法破開這道禁制,他們這些人又能奈何?

    “可江楓公子他?”王修擔憂江楓安危,忍不住道。

    “公子既能進入,便不會有事,等吧。”無天劍尊繼而道。

    等?

    連無天劍尊都這般說,王修等人又還能說什么,眾人目光朝禁地方向望去,充斥著憂色,但卻也只能干等著。

    江楓的身影穿梭在迷霧中,這么大的霧根本看不清眼前,但他的步伐卻是越來越快,那股召喚力越來越強烈,一直指引著他前進。

    前方,一座古老的喪鐘屹立

    ,周遭十一座石碑環繞,潛藏于大霧當中,若仙境又似煉獄。

    “石碑的位置變了?”

    江楓盯著眼前的石碑,不禁疑惑皺眉,低聲自語。

    他上一次見到這些石碑是成一排排列,可現在卻呈現環狀,更讓他驚奇的是,石碑所在方位,形成一處神奇的陣法,而那些刻在石碑上的文字,演變成了一道道陣紋。

    “這是什么陣法?”

    江楓不解,曾為陣皇,在陣道上的理解,整個皇天大陸都沒有比他更強的。

    但是,眼前陣法卻是同其以往所見全然不同,是一種陌生的陣法。

    目光盯著眼前,來自于他心中的召喚之力越來越強,似乎是在指引著他繼續向前。

    這時,喪鐘懸空而起,一抹光亮從地底噴發,耀眼奪目,驅散重重迷霧。

    繼而,耀眼的光芒籠罩江楓,巨大的吸扯力從地底傳來,根本無從反抗。

    “我的身體……”

    江楓一臉驚愕,他發現自己的身體在這一刻已完全不受自己控制,正徐徐朝著喪鐘下的洞口飄去。

    到處都是刺眼的白芒,他根本看不清楚周圍的情況,只是感覺到自己的身軀正在不斷的下沉。

    許久后,當他的腳掌接觸地面,周遭耀眼的白芒才漸漸暗淡下去,詫異的看向四周依舊是一片敞亮。

    這里,像是一座墓窟,空間并不大,四方皆是白色石壁,不時釋放著光亮,忽明忽暗。

    正前方,還有一塊一人多高的墓碑,墓碑之后則是一尊石棺,棺蓋打開,棺中卻是空著并沒有任何骨骸又或者其他東西。

    江楓心中越發疑惑,目光落到墓碑上,可惜墓碑上的字跡早已看不清楚,唯有“龍帝”二字尚且依稀可見。

    “龍帝?封魔龍帝?”江楓錯愕自語。

    皇天大陸數萬年來唯有一帝,那就是封魔龍帝。

    眼前石碑上的龍帝二字,難免讓他想到這位封魔龍帝。

    封魔龍帝本身于大陸之上就如同傳說那般,當初,江楓同生死武皇,天劍武皇也是因為僥幸得到封魔龍帝些許傳承才成就皇武之境。

    甚至于其懷中的這塊龍血魂玉亦是從封魔龍帝留下的遺跡當中獲得。

    究竟,封魔龍帝在大陸上留下了多少遺跡,無從得知,一切都已成迷。

    現在想來,先前的那股召喚之力應當是來自于龍血魂玉,是這塊玉感受到封魔龍帝遺跡,方才引領自己來此。

    “龍帝前輩是為皇天大陸而隕,請受晚輩三拜!”

    江楓心有所動,對于數萬年前的強者,充滿崇敬。

    若非封魔龍帝,皇天大陸早已淪陷,成為魔族領地,封魔龍帝因抵抗魔族而身隕,是皇天大陸的英雄。

    即便眼前石棺并無封魔龍帝的尸首,此地也不一定是封魔龍帝葬身之所,只此一拜,了表其心中敬意。

    江楓雙膝跪地,三叩首,禮畢起身剛打算尋找出路離開,卻見整座墓窟劇

    烈顫抖起來。

    抬頭一看,頭頂四方位置,居然有四座龍形雕像,形態各異,目光皆盯著他所在位置。

    “這是,四大神龍?”江楓一驚。

    燭龍,冰夷神龍,應龍,五爪金龍,這四大神龍只存在與傳說當中,從來沒有人見過,皇天大陸也從沒聽說過有龍存在。

    這里,為何會有龍的雕像?

    每一尊雕像栩栩如生,如同有靈,若非真見過這四大神龍,即便手段通天,任誰也雕刻不如如此生動之態。

    (本章完)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詭秘之主〕〔仙王的日常生活〕〔山海意難平〕〔霍夫人是個小哭包〕〔我師兄實在太穩健〕〔第一序列〕〔穆延霆許念安全文〕〔承蒙你出現〕〔奪愛帝少請放手百〕〔快穿:反派洗白攻〕〔仙武帝尊〕〔平平無奇大師兄〕〔荒野幸運神〕〔搶救大明朝〕〔英雄聯盟女魔王
  sitemap
3d组三多少钱一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