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上門龍婿txt免費下〕〔神醫狂妃甜且嬌全〕〔顧九辭霍明澈小說〕〔至尊龍婿〕〔豪門狂婿〕〔婚后再愛:前夫蜜〕〔奶爸仙尊林凡〕〔小說上門龍婿葉辰〕〔林凡凌雪菲〕〔你是我的萬千星辰〕〔顧久辭霍明澈小說〕〔重生后我渣了死對〕〔大魔王嬌養指南〕〔重生后我成了首輔〕〔在霸總身邊盡情撒〕〔棄婿當道〕〔妖女請自重〕〔老祖宗在天有靈〕〔諸天扮演〕〔萬古最強宗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劍公子 第132章 開小灶
    <b>最新網址:渠年懶得跟他廢話,再說下去都覺得惡心,連吃飯的胃口都沒有了,這時意念一動,便從手心的無限空間里煞出一盤燒雞,一盤烤鴨,一盤蹄髈,放在了地上。

    楚三敢和白小牙看得目瞪口呆。

    這些食物都是昨天晚上渠年在烏雞山上的匪窩里順來的,自從前天吃過了沒有食物的苦,他就特地留了一個心眼。不但順了食物,還順了幾壇酒,反正他順著特別順手,不管什么東西被他摸一下,就沒有了,所以連人家的碗都順來了。

    這時便把酒也煞了出來,還煞出三個碗來,揭開酒封,滿滿的倒了三碗酒,說道:“現在特殊情況,冷菜將就吃一點,再喝點酒暖暖身子,吃完就趕快進去烤火!”

    楚三敢驚道:“師父,我一直就搞不明白,你把這些東西都藏在哪里了?”

    渠年道:“以后會告訴你的,這是仙家機密,你只管吃就行了!”

    渠年不愿說,楚三敢便也沒有追問,反正師父不會害他,還對他這么好,特地把他叫出來開小灶,就連蟬夕這種大美女都沒有這種機會,讓他很感動!吃了一天的燒餅,嘴里都快淡出水了,看著這燒雞燒鴨,直咽口水,這時也不客氣,伸手就抓住燒雞的腿,擰了下來,送進嘴里啃了起來。

    白小牙本來想吃烤鴨的,但他可能有強迫癥,看燒雞的腿被擰下一只,十分不對稱,便伸手把另一只腿也擰了下來。

    渠年便拿起一只蹄髈,啃了兩口,啃得滿嘴油污,這時又拿起酒碗,跟他們輕輕地碰了一下,就喝了起來。

    大殿里,兩撥人本來就是面和心不合,坐在一起氣氛很壓抑,若不是外面風雪太大,真想出去透透氣!見到渠年三人鬼鬼祟祟地離去,均生疑竇,特別是他們說是去撒尿的,但撒泡尿的功夫卻沒有回來,讓他們的心理愈發疑惑,感覺這三人肯定是去干見不得人的事了!

    長銘最為好奇,本來就閑著無聊,這時就站了起來,向后門走去!

    蟬夕的心里也是好奇,現在見長銘向后門走去,知道他肯定是去找渠年的,雖然名義上說,她是渠年的未婚妻,人家找自己的未婚夫,無可非議,但她還是覺得不放心,畢竟渠年是她帶出來的,世道險惡,一旦讓他離開自己的視線,很有可能節外生枝,而且渠年半天沒回來,讓他的心里有些不踏實,這時便也站了起來,跟著向后門走去。

    雖然她是女扮男裝,但她畢竟是一棵少女心,所以徑直走向長銘,也忘了避嫌,感覺大家都是女人,怕什么?

    齊國的那些人見到一個陌生男子走向公主,臉色一變,齊刷刷地站了起來,其中一人就指著蟬夕道:“你想干什么?”

    千國商會的人一看這陣勢,也不甘落后,全部拿起兵器走了過來。

    長銘看了看蟬夕,心頭一動,好英俊的青年,面如冠玉,溫文爾雅,剛剛沒有在意,現在細看之下,怎一個英俊了得?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缺少了些許陽剛之氣,但對他來說,這個缺點不足介懷,因為只有那些柔弱女子才喜歡陽剛的男人,那樣會有安全感,可長銘不一樣,不管跟什么樣的男人在一起,她都有安全感,因為他有能力保護好每一個男人!

    不過她看到蟬夕心動,并不是對她一見鐘情,以她的性格,根本不可能看上這種小角色,她只是被他的容貌吸引,用渠年的話說,就是單純地饞他的身子,僅此而已。

    眼看兩撥人劍拔弩張,長銘就轉頭揮了下手,道:“大家別緊張,把劍收起來,這位公子不是想害我的!”

    聽了這話,兩拔人之間的緊張氣氛頓時消散,已經拔劍的就把劍收了起來。

    長銘又轉頭看著蟬夕,帶著友善的笑容,道:“你也心里好奇?想出去看看?”

    蟬夕點了點頭。

    長銘就像一只老色狼,這時雙眼微瞇,笑了笑,道:“既然大家都閑著無聊,那就一起出去看看唄!”

    蟬夕沒有說話,又點了點頭!:

    長銘本來想讓齊國的人退下的,她單獨跟這位公子出去遛遛,看看風花雪月,但見千國商會的人已經圍了過來,她喝斥不了,而且如果她喝斥了,總感覺吃相太難看,畢竟她是一國公主,總要注意一點形象。便小聲道:“既然你們也想出去,動靜都放小一點!”

    眾人沒有說話,也就是默許了!

    長銘便輕輕打開了門,一行人魚貫而出,只見門外的雪地上留下一排腳印,通向了不遠處的一間破屋,不用想,這排腳印也是渠年三人留下的,一行人便循跡走了過去。

    這些人除了長銘之外,其他均是高手,放輕腳步,踏雪無痕,沒有發出一點響聲,而長銘雖然修為稍低,但她最為小心,腳步極輕,稍微發出一點聲響,也被呼嘯的風聲給遮蓋了!

    渠年三人躲在房間的角落里還在大快朵頤,酒碗碰得鐺鐺響,絲毫沒有感覺到有人在向他們靠近。

    這時楚三敢喝了半碗酒,放下酒碗,道:“師父,平常這些魚肉我們也經常吃,但從來都感覺不到有多好吃,但今天不一樣,我感覺吃的好香,是不是因為偷吃的緣故?就跟女人一樣,偷來的女人總比自家的女人玩著刺激!”

    渠年翻了下白眼,道:“什么叫偷吃?我們是光明正大地吃!”

    楚三敢笑道:“那我們為什么不在大殿里吃,偏要跑到這里來吃?跟做賊一樣!”

    渠年嘆道:“你也知道,師父心地善良,而我們酒肉有限,如果我們在大殿里吃,那些人都可憐巴巴地看著我們流口水,能吃得下去嗎?”

    楚三敢道:“那有什么的,我最喜歡這種感覺了,我就喜歡看著別人對我流口水了,不論是饞涎我的美食還是美色!”

    渠年道:“那你應該養條狗!”

    楚三敢道:“不過現在想一想,那些人確實挺可憐的,這么冷的天,還要干啃燒餅,剛剛我看長銘的表情,就跟吃屎一樣!”

    渠年就道:“別說了,趕快吃,吃完要回去,人家以為我們是出來撒尿的,撒的時間太長,容易惹人懷疑!”說時便把蹄髈塞到嘴邊,加急啃了起來!

    結果剛啃了兩口,忽然覺得不對勁,屋里的光線一下暗了下來,轉頭一看,嚇得魂飛魄散,只見門口不知何時已經站滿了人,一眼望去,全是人頭,他們三人仿佛變成了動物園里的猴子,而門口那撥人就是游客,正圍著鐵柵欄觀摩!

    渠年雙手還捧著蹄髈,放在嘴邊,情急之下也忘了放下來,沖著門口的游客咧嘴一笑,只是笑得比哭還難看。

    長銘一下就沖了進來,指著楚三敢怒道:“楚三敢,你剛剛說什么?”

    楚三敢也被嚇傻了,張口結舌,支吾半天,才道:“我剛剛說話了嗎?我說什么了?”

    長銘當然也不好說你說我吃屎了,急道:“你你說什么心里沒數嗎?”

    楚三敢指了指嘴里的肉,道:“關鍵我什么都沒說啊!你看我嘴這么忙,吃肉都來不及,哪里有時間說話啊?是不是鬧鬼了?破廟很容易鬧鬼的!”

    長銘沒好氣道:“鬧你個頭!”

    她跟楚三敢也相處了一段時間,已經習慣了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性格,也懶得跟他較真,較起真來,這個憨貨指不定又要冒出什么難聽的話來!這時就看著渠年,氣乎乎地說道:“秦渠年,你像話嗎?有點好吃的還背著我們吃,我看你真是什么事都干得出來啊!”

    渠年放下手里的蹄髈,伸抹了下嘴角的油污,訕訕一笑,道:“你也知道的,我們就出來撒個尿,沒想到這里還有祭品,誰也沒想到這破廟還能有點香火,本來我打算是拿去跟你們分享的,可惜這祭品太少了,而且你們都是有身份的人,平時山珍海味吃慣了,肯定瞧不上這種祭品,不知道放在這里多少天了,吃下去可能還會拉肚子,太涼了,我吃著都不舒服,味同嚼蠟,何況你們這些貴人呢?”

    長銘當然不相信他的話,剛剛他們的話她也聽到了,楚三敢說從來沒吃過這么香的菜,怎么可能味同嚼蠟呢?不過他也覺得疑惑,直覺告訴他,這些菜都是渠年帶過來的,但現實是渠年沒帶包袱,這么多菜怎么可能裝得過來,而且這菜還裝在盤子里,出遠門誰會帶著盤子?關鍵還有一壇酒,如果揣在懷里,那不得跟大肚婆一樣?

    蟬夕和玉夙面面相覷,她們倒是能隱約猜出個大概,因為今年第一次見渠年時,送了他一百顆白雞丸,當時他就伸手摸了一下,白雞丸就不翼而飛,可能他現在也是用的那個手法,也有可能他身上帶著傳說中的儲物戒指之類的東西,但她們后來注意過,渠年的手上什么都沒有,所以此時也有些好奇,只不過沒有長銘那么嚴重罷了!

    <b>最新網址: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山河遠闊語輕輕〕〔血未涼〕〔咫尺之間人盡敵國〕〔我能修煉一億次〕〔伏天氏〕〔小閣老〕〔萬族之劫〕〔暗黑破壞神之毀滅〕〔極道兵王在校園〕〔回到地球當神棍〕〔我師兄實在太穩健〕〔它貼著一張便利貼〕〔記憶殺場〕〔神仙三爺是個妞〕〔特種兵之我是戰神
  sitemap
3d组三多少钱一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