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沈璃月傅司絕〕〔秦雪月〕〔秦偃月東方璃〕〔川行道〕〔洪荒小神傳〕〔獸人養娃之地主發〕〔穿到原始部落種田〕〔萬界第一神話〕〔最強玩家闖仙界〕〔原來愛情這么傷〕〔命運神師〕〔東洲傳〕〔系統升級中〕〔激戰千年〕〔道跡之仙魔源起〕〔修仙在飛升之后〕〔丹皇武帝〕〔重生后皇上為我黑〕〔飄香劍雨傳〕〔怒馬鮮衣覓封侯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劍公子 第111章 冤家路窄
    <b>最新網址: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蟬夕就感覺越來越摸不透渠年了,不論你用什么態度對他,他總是用一種態度回應你,就像一個棉花包,不論你是重拳打在上面,還是輕掌拍在上面,他總是軟綿綿的,打不爛,壓不垮,讓你無計可施。

    這時便道:“時辰不早了,那我們走吧!”說時就踢了一下馬肚,順著恩德大街向北走去。

    渠年卻道:“那你們先從北門走,我從西門走!”

    蟬夕又停了下來,遲疑道:“為什么?那地方在北面,你往西干嘛?”

    渠年道:“我是質子,北門不一定出得去!”

    蟬夕怔道:“那西門就能出去嗎?”

    渠年道:“我在西門有關系!”

    蟬夕點了點頭,道:“那行,我們在北門外十里等你!”

    渠年點了下頭,便帶著楚三敢和白小牙向西門走去!其實他在西門有屁關系,只不過是狐假虎威罷了,上次他跟長銘就從這里一起出過城,就跟好朋友一樣,那里的守衛極有眼色,估計不會為難他!

    果然,等他們到了西城門,那些守衛比他想象中的還要有眼色,點頭哈腰,客氣的不得了,讓他們出城了!

    其實對于這些守衛來說,之所以對他客氣,并不單單是因為他跟長銘一起出過城,還有他現在是陵陽君的合作伙伴,整個臨淄城誰人不知?而且他和長銘定親的事,已經在小范圍內開始流傳,這些人畢竟是官家人,消息比較靈通,哪里敢攔當朝駙馬,還是長銘那個惡毒公主的駙馬,惹他不高興就是惹長銘不高興,一不小心就小命難保!

    渠年三人出了西門,快馬加鞭,順著官道向北疾馳而去,在北門外十里處,蟬夕正在等他!

    等他走近,蟬夕笑道:“那些人沒有為難你吧?”

    渠年道:“沒有,都跟你說了,西門我有關系!”

    玉夙就陰陽怪氣地說了一句:“人家現在是公主的相公,誰敢攔啊?不要說西門,隨便哪一個門都是暢通無阻,除非那些人活膩了!”

    渠年笑道:“你早這么說,我不就從北門走了嘛!我怎么沒想起這一茬呢!我發現我太低調了!”

    玉夙撇了下嘴。

    蟬夕道:“那我們現在就走吧!”

    渠年點了下頭!

    一行人就順著官道向北趕去。

    城外就是廣袤無垠的荒地,這段時間少雨,路比較結實,特別適合馬兒奔跑,鐵蹄錚錚。

    一直跑到午后,下去幾百里地,路過幾個城池都沒有歇腳,楚三敢終于忍不住了,大聲叫道:“喂——你們不吃飯哪?餓死啦!就算人不吃飯,馬也要吃草啊!”

    蟬夕聽到這話,猛拉了一下韁繩,馬就停了下來,其他人見狀,連忙也跟著停了下來!

    蟬夕便道:“既然楚公子餓了,大家就一起吃點再走吧!”

    楚三敢怔道:“我的意思是,再遇到城池我們就停下來,進去找個飯店吃一頓,這里怎么吃?跟馬一樣吃草啊?”

    話還沒說完,他就知道人家怎么吃了,原來這些禽獸都帶了干糧,放在馬鞍旁的一個袋子里,有饃有餅有水,酒叔的懷里還掏出半只燒雞,此時啃得津津有味。自始至終,他的懷里一直抱著一個酒壇,一路奔波,也不嫌累贅,啃兩口燒雞,喝一口酒,愜意的不得了!

    渠年三人看得眼都直了!

    所有人都下了馬,大部分就在草地上坐了下來,邊吃邊歇息,騎了這么長時間的馬,屁股都坐麻了!

    玉夙這時也從袋子里拿出一個木盒,就遞給了蟬夕。蟬夕打開,里面放著精致的點心,五顏六色,煞是好看!

    蟬夕剛準備用餐,卻見渠年三人正眼巴巴的看著她,便遲疑道:“你們沒帶干糧嗎?”

    楚三敢道:“帶個屁啊!沒人通知帶干糧啊?誰知道你們背著我們開小灶啊?”

    玉夙這時又拿出一個木盒,不過沒有遞給任何人,而是自己打開,捏了一塊點心放進嘴里,邊嚼邊道:“這還要通知嗎?你們沒出過遠門嗎?出門在外備干糧不是常識嗎?”

    楚三敢道:“你怎么吃得下去呢?良心不會痛嗎?”

    玉夙道:“不會啊!我就知道不吃的話胃會痛!”

    蟬夕這時就把手里的點心盒遞給了渠年,道:“既然你們沒帶干糧,就吃我的吧!”

    渠年剛準備客氣一下,楚三敢卻一把抓了過來,拿起一塊綠豆糕就塞進了嘴里,又拿了一塊塞進了白小牙的嘴里,然后又拿了一塊放到渠年的嘴邊,渠年卻吃不下,道:“你一個大男人就不能忍一下?你吃完了人家吃什么?”

    楚三敢才覺得不好意思,把手里的點心盒又遞給了蟬夕,道:“給你!”

    蟬夕笑道:“你們吃吧!我跟玉夙兩人吃一盒就行了!”轉頭又看著玉夙道:“還有嗎?”

    玉夙點了點頭,轉身又從馬背上掏出一盒點心,遞給了渠年,道:“都在這里了!你們就別客氣了,我跟小姐飯量小,兩人吃一盒也差不多!”

    楚三敢長嘆一口氣,道:“我以為我們今天是出來干大事的,沒想到弄到最后,就是出來要飯的!”

    渠年沒有接點心盒,笑道:“你們吃吧!我還不餓!”

    酒叔坐在一旁的地上,這時喝了一口酒,道:“我最討厭矯情的人,有的吃就吃唄!”

    渠年聽了這話,反而不好意思了,就接過了玉夙手里的點心盒!

    楚三敢道:“師父,你就別客氣了,就這幾個點心,塞牙縫都不夠,再客氣就要餓死在路上了!我錦衣玉食長這么大,今天之前,從沒有想過有一天我會淪落到討飯的下場,還吃不飽,這世界真的太奇妙了!”

    蟬夕笑道:“先將就著吃一點,我知道你們肯定吃不飽,但這附近沒有城池,不過前面十幾里就是烏雞山了,就前面那座山,看的到的,那山上肯定有野味,我們可以到那里獵一點!”

    楚三敢驚道:“我們走到烏雞山了?我聽說烏雞山盜匪橫行哪,就連官軍都敢打劫,根本沒放在眼里,我們進去會不會太危險?不要被人家當成了獵物?”

    蟬夕道:“烏雞山綿延幾百里,山高林深,不會那么巧就讓我們碰到劫匪了!”

    楚三敢道:“只要大掌柜不怕就行,反正盜亦有道,劫匪要么劫財要么劫色,我都不在乎!”

    蟬夕有點受不了他的無恥,白了他一眼,就不理他了!

    一行人休整一番,就準備出發了,結果剛跨上馬背,就聽身后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就像雷聲一樣,轟轟隆隆,震的地面都微微顫抖!

    眾人轉頭一看,就見遠處跑來一隊騎兵,陽光下鎧甲閃閃發亮,足有上千人,跑得塵土飛揚,由于速度太快,轉眼間就到了眼前!

    雖然對方有上千人,但渠年一眼就看出來了,最前面兩個人正是解元令和苗萬旗,都是鮮衣怒馬,意氣風發!

    渠年因為有迫害妄想癥,所以心下一沉,心里想著,莫不是追殺我來了?

    心念至此,就往酒叔那個高手身邊靠了靠!

    本來解元令和苗萬旗忙著趕路,根本沒想到會在路上碰見渠年,無奈這荒郊野嶺的,這十幾匹馬站在馬路中央特別顯眼,十多里外就看見了,而且附近荒草漫漫,又沒有其他景致,所以目光難免就放在了這十幾個人的身上,遠遠就開始打量,結果就瞅到了渠年,就像是黑夜里的螢火蟲,那樣的鮮明,那樣的奪目!

    對于解元令來說,這簡直是意外之喜啊!雖然今天出門沒有看黃歷,但看樣子今天是個好日子,適合出遠門。

    解元令這時豎了下手,猛地拉住韁繩,馬就長嘶一聲,雙蹄離地,才停了下來!

    身后的上千將士這時也停了下來,一時人喊馬嘶,塵土飛揚,場面一度很混亂!

    苗萬旗這時揮了下手,騎兵才有序散開,將渠年等人團團圍在中央,蟬夕的手下便紛紛拔出兵器,凝神戒備!

    解元令卻不以為意,畢竟對方只有十幾人,他們一人吐一口唾沫都可以把他們淹死。這時驅馬上前一步,看著渠年,臉上就露出戲謔的笑容,道:“喲,這不是秦大公子嗎?還認識我不?”

    渠年本來躲在酒叔的身后,本以為可以瞞天過海,沒想到還是沒有躲過對方毒辣的眼睛,這時見對方指名道姓,他也不好像烏龜一樣縮著腦袋,便驅馬走了出來,但也不敢走得太遠,還是緊貼住九叔,只有抱著這個高手的大腿,他心里才有安全感。這時便道:“解公子我能不認識嗎?你是特地來追我的嗎?”

    解元令冷笑一聲,道:“追你?你太抬舉你自己了!就憑你也值得我興師動眾嗎?”

    渠年笑道:“既然不是追我我就放心了,那說明我們只是偶遇,解公子肯定還有別的要緊的事,就別耽擱了,趕快走吧,有機會咱們再聚一下,告辭!”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來自愛網。

    <b>最新網址: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山河遠闊語輕輕〕〔血未涼〕〔咫尺之間人盡敵國〕〔我能修煉一億次〕〔伏天氏〕〔小閣老〕〔萬族之劫〕〔暗黑破壞神之毀滅〕〔回到地球當神棍〕〔我師兄實在太穩健〕〔極道兵王在校園〕〔記憶殺場〕〔我有一座巨龍城〕〔它貼著一張便利貼〕〔神仙三爺是個妞
  sitemap
3d组三多少钱一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