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我的上海老婆〕〔我有一口大黑鍋〕〔今天起做鋼鐵猛男〕〔九海之王〕〔炮灰她嫁了豪門大〕〔村長家的福寶〕〔獵天爭鋒〕〔影視世界當神探〕〔帝道獨尊〕〔炮灰嫁給了她的謝〕〔亂世棟梁〕〔全球星卡師〕〔蘇廚〕〔從港島電影開始〕〔木葉養貓人〕〔柯南之圣杯許愿的〕〔穿越養娃日常〕〔我窮得就剩下錢了〕〔世俗大亨〕〔柯南之我不是蛇精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劍公子 第110章 留一手
    <b>最新網址:待到傍晚時分,解元令喝完小酒,剛準備去耕地,苗萬旗忽然來訪,解元令非常意外,便把他帶去了自己的臥室!

    剛進入房間,苗萬旗就把房門關了起來,神神秘秘的!

    解元令就覺得奇怪,道:“兩個大男人關門干嘛?”

    苗萬旗就在桌旁坐了下來,又招了下手,待解元令在他對面坐下,才伸長脖子小聲道:“我有一個天大的秘密要告訴你!”

    解元令遲疑道:“你能有什么秘密?”

    苗萬旗道:“你想不想聽?”

    解元令道:“要說就說,賣什么關子?”

    苗萬旗嘿嘿一笑,道:“我不是賣關子,這確實是絕頂機密的事情!費飛你知道嗎?”

    解元令怔道:“哪個費飛?”

    苗萬旗小聲道:“就是燕國天火宗盜走天之眼的那個費飛啊!”

    解元令怔道:“怎么了?跟我有關系嗎?”

    苗萬旗道:“聽說他在殷墟鬼城出現了!”

    解元令驚道:“出現了?臥槽,你這個消息哪里得來的?可靠嗎?”

    苗萬旗道:“這話說的,不可靠我會說嗎?這是我王得到的密報!”

    解元令怔道:“既然是密報,那為什么要告訴你呢?”

    苗萬旗一臉得意,道:“因為我接到任務了!”

    解元令怔:“你能接什么任務?不會讓你去抓捕費飛吧?這么重要的事怎么會交給你去?”

    苗萬旗道:“這件事已經交給陵陽君去辦了,陵陽君已經出城了,剛剛走的,長銘公主也去了!”

    解元令驚道:“公主也去了?”

    苗萬旗笑道:“對啊!公主沒帶你,是不是很失望啊?”

    解元令確實很失望,但嘴上說道:“我有什么好失望的,本來這么重要的事也不應該我去參與啊!”

    苗萬旗臉色又開始變得神秘,小聲道:“現在你有機會了,要不要去?”

    解元令怔道:“你什么意思?”

    苗萬旗道:“我要去殷墟鬼城了,你要不要一起去?”

    解元令道:“你去干嘛?就憑你能搶得過陵陽君?”

    苗萬旗道:“誰說我要去搶的?我奉了王上之命,讓我率領一千羽林軍精銳,暗地里保護陵陽君的!”

    解元令怔道:“保護陵陽君?陵陽君九階修為,需要你保護?”頓了下,又道:“哦,我明白了,王上是不放心陵陽君,畢竟這天之眼的誘惑太大了,他把陵陽君私吞了天之眼,名義上是讓你暗地里保護他,其實是讓你監視他!”

    苗萬旗小聲道:“你可以這樣想,但你不能這樣說,反正我就是去保護陵陽君的,王上交待我,一定要把陵陽君平安帶回臨淄!”

    解元令點了點頭,道:“我就搞不明白了,羽林軍雖然不上戰場,但也是猛將如云,怎么會把這么重要的任務派給你呢?”

    苗萬旗故作不悅,道:“你這話說的,難道我不是猛將嗎?”

    解元令道:“你只能算是猛男,跟猛將沒有一點關系!”

    苗萬旗笑道:“就算我不是猛將,但猛將聽我指揮不是一個樣嗎?而且我爹說,王上派我去,就算陵陽君知道了,也不會太排斥,感覺我就是鬧著玩的!”

    解元令沉吟片刻,點頭道:“對,這樣確實溫和一點,如果直接派你爹去,陵陽君肯定不高興,一看就是防著他的,而且王上對你爹也未必放心,畢竟羽林軍都是聽他的,到時你爹搶了陵陽君,后果更嚴重,如此說來,你倒確實是一個合適的人選,翻不起多大的浪花,但也能起到震懾的作用!”

    苗萬旗道:“你別分析這么多了,我就問你,你去不去?”

    解元令怔道:“我去干嘛?來回奔波不累啊?就為了保護陵陽君?我才不想去!”

    苗萬旗又放低聲音,道:“難道你對天之眼不感興趣?”

    解元令微微一怔,道:“那玩意誰不感興趣,聽說有了它就可以得道升仙了,簡直是世界上最寶貴的東西,但感興趣又有屁用?你還敢從陵陽君手里搶不成?”

    苗萬旗小聲道:“我們人多,萬一那個費飛從陵陽君手里逃了呢?那我們不是可以撿漏了?”

    解元令心頭一動,道:“你為什么要帶上我?”

    苗萬旗道:“我長這么大沒干過這么大的事,心里緊張,你去了可以出謀劃策,還可以壯壯膽,咱們畢竟是好朋友,有福同享,有難同當,賭一把就可以長生不老,何樂而不為?”

    解元令舔了下嘴唇,心跳開始加速,道:“可是我們的父母兄弟都在臨淄,萬一走漏了風聲,他們必死無疑啊!”

    苗萬旗道:“人生自古誰無死?早死晚死他們反正都要死,只有得道成仙,才能長生不死,那也算是光宗耀祖,就算他們死了,也算是死得其所,祖宗還為他們高興呢!”

    解元令就感覺口干舌燥,心里愈發緊張,畢竟這個誘惑實在太大了,他們沒有機會得到時,雖然動心,但也不會多想,就跟王位一樣,誰都想得到,但沒有機會之前,誰也不會多想!但現在機會就擺在眼前,一旦得到天之眼,就可以睥睨天下,長生不死,安能不心動?這時也放低了聲音,幾乎是貼在苗萬旗的耳邊,小聲道:“靠譜嗎?”

    苗萬旗道:“我們不見兔子不撒鷹,見機行事,有機會就下手,沒機會就當是去散散心,又沒有什么損失!”

    解元令認真地考慮了一遍,雖然風險很大,但他還是無法拒絕這樣的誘惑,點了點頭,道:“什么時候動身?”

    苗萬旗道:“明天早上!”

    解元令點頭道:“好!明天早上我找你!”

    兩人就這樣愉快地決定了,苗萬旗再三交待他要保密,然后就偷偷摸摸地回去了!

    第二天早上,太陽剛剛升起,渠年三人就已經起床吃好早飯,來到天上人間的門口,根據昨晚的約定,他們把見面的地點就定在這里!

    他們三人到達的時候,蟬夕已經到了,帶了二十幾個人,全部騎著馬,很有氣勢。

    蟬夕和玉夙果然都是女扮男裝,英氣勃發。

    渠年就覺得難為情,三人騎馬走了過去,渠年笑道:“大掌柜來這么早?讓你們久等了,真不好意思!”

    玉夙道:“還早?也不看現在什么時辰了?”

    蟬夕笑了下,道:“我們也剛到!”

    畢竟此行有風險,甚至有可能危及性命,渠年也很謹慎,就把這群合伙人認真地打量了一番,雖然看不出這些人的修為,但從這些人的氣勢中就可以感受出來,修為都不低,特別是蟬夕邊上有一個老頭,頭發花白,看著特別邋遢,衣服磨得油光閃亮,頭發也是亂糟糟的,大概有好長時間沒有洗了,往地上一坐,那就是如假包換的乞丐!

    這老頭手里還拿了一壇酒,看見渠年,視若無睹,這時就抱著酒壇喝了一口酒,酒水就順著他的嘴角溢了出來,染濕了胡須和胸前的衣服,但他卻擦也不擦!

    渠年心頭一動,連忙沖著那老頭抱拳道:“敢問前輩是不是當日在玲瓏山對晚輩施以援手的那個人?”

    那老頭對他的話充耳不聞,就跟沒聽見一樣!

    渠年知道高手都是孤傲的,所以也沒有生氣,也不敢生氣,坐在馬上深深地作揖道,:“多謝前輩當日救命之恩!”

    那老頭白了他一眼,依舊沒有說話!

    玉夙咯咯一笑,道:“你不是說他不行,把你嚇掉半條命他才出來,你不是想找他的麻煩嗎?我正在等著看熱鬧呢,怎么忽然變得這么客氣了?太令我失望了!”

    渠年嚇了一跳,就瞪了他一眼,道:“胡說八道!前輩于我有救命之恩,我對前輩的感激之情,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怎么可能會前輩有意見呢?我感激都來不及呢!”

    玉夙撇了下嘴,道:“你就不能有志氣一點,讓我對你刮目相看?”

    渠年又瞪了他一眼,道:“你別想挑撥我跟前輩之間的關系,你不會得逞的!”

    玉夙笑了笑,沒再揶揄他。

    蟬夕這時說道:“這是我酒叔!”

    渠年驚道:“九叔?九大高手?”

    蟬夕就指了下酒叔手里的酒壇,道:“這個酒!”

    渠年恍然大悟,連忙朝著酒叔抱拳,道:“見過酒叔!以后還請多多指教!”

    酒叔喝了一口酒,依舊沒有理他!

    渠年笑道:“不知酒叔喜歡喝什么酒啊?下次我給你買!”

    酒叔終于開口了:“別拍我馬屁,我討厭!”

    渠年不以為然,他從不相信這世上有人不喜歡被拍馬屁,如果有,只能說明自己的馬屁拍得不夠到位,不夠精準,沒有拍到他內心的g.點,看來以后還得多加摸索。

    當然,他也不賤,看老頭傲慢的模樣,他也覺得反感,但對方的身手他已經見識過了,真的是驚艷絕絕啊,這是去殷墟鬼城,前事難料,關鍵時候還能用得著他,就指著他保命呢,所以也不敢得罪,反正他是做銷售出身的,笑臉陪慣了,也覺得無所謂,賣笑能賣到錢,那才是世上最賺錢的生意!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來自愛網。

    <b>最新網址: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鄉下千金要逆襲〕〔我有無敵升級系統〕〔山河遠闊語輕輕〕〔王軍馬婷〕〔寵婚蜜愛:寧先生〕〔萬族之劫〕〔超凡大衛〕〔帶個懲戒去聊齋〕〔我的細胞監獄〕〔我師兄實在太穩健〕〔大奉打更人〕〔幸福人生護士蘇鑰〕〔伏天氏〕〔家的味道〕〔第一序列
  sitemap
3d组三多少钱一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