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戰斯爵寧熙小說免〕〔戰斯爵寧熙〕〔奮斗在沙俄〕〔大魔王嬌養指南〕〔向隔壁許先生撒個〕〔皇后天天想逃跑〕〔現代手藝人〕〔靳先生的心尖寶〕〔武漢封城季〕〔陰陽神婿〕〔神級醫婿〕〔西風吻過梨花開〕〔神醫帝凰:誤惹邪〕〔他說愛情已遲暮〕〔都市大進化時代〕〔他命中缺糖〕〔未婚美妻超級甜慕〕〔林辛言宗景灝免費〕〔宗先生的追妻攻心〕〔總裁誘妻成癮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劍公子 第109章 合作
    <b>最新網址:邊上的楚三敢卻聽著心潮澎湃,仿佛他又要成仙了,這時拿胳膊戳了戳渠年,道:“師父,我感覺大掌柜信得過,能去!”

    渠年沒好氣道:“去去去,去了你激動什么?一共五顆天之眼,能有你的份嗎?”

    楚三敢道:“對呀,剛好我們五個人,一人一顆嘛!”

    渠年道:“你想得美,我能不能分一顆都不知道,你一個打醬油的也想分一顆,你以為天之眼是大白菜啊?千國商會派出那么多高手,誰不如你?”

    楚三敢嘿嘿一笑,道:“師父,我也不貪心,如果只能是你分到一顆,你讓我舔兩口就行了!”

    渠年道:“你舔過了我還怎么吃?”

    楚三敢想了下,道:“要不你先舔?我不嫌棄你!”

    玉夙這時忍不住蹙眉道:“你們兩個能別聊這么惡心的話題嗎?”

    楚三敢道:“什么惡心?這說明我們師徒感情深!”

    蟬夕這時就看著渠年,道:“秦公子,愿意合作嗎?”

    天之眼確實誘惑人,渠年說不心動那也是假的,但他還是有些猶豫,道:“大掌柜,就算我相信你的為人,不會為難我,但我估計,殷墟鬼城絕不太平,肯定殺機四伏,一不小心我們的小命都扔在那里了!”

    蟬夕道:“這你放心,我全國商會絕對保你安全。而且你這么聰明,我們先過去看一看,如果有機可乘我們就進去,如果確實殺機四伏,我們就回來,只要我們不參與爭奪天之眼,沒人會為難我們!”

    渠年想了想,道:“如果你真能克制住內心的欲.望,倒也能去一趟,我就怕你到了那里,一聽說里面有天之眼,就像貓聞見腥一樣,奮不顧身地沖進去,那就麻煩了!”

    蟬夕笑了下,道:“你放心,我沒有那么傻,命比天之眼重要!”

    渠年點了點頭,忽然話鋒一轉,道:“你對象去嗎?”

    蟬夕怔了怔,道:“那我不知道!反正我沒有通知他,如果他得到消息,估計會去的!”

    渠年道:“那你不叫你對象去,反而叫我去,他知道了不會吃醋嗎?”

    蟬夕道:“他離得遠,通知已經來不及了,而且他有他的理想,我有我的理想,沒有必要扯到一起,況且我們只是合作,他吃哪門子醋?”

    渠年道:“看樣子你這個對象不合格!”

    蟬夕道:“何以見得?”

    渠年笑道:“這么漂亮的對象,不天天陪伴在身旁,首先就是腦子缺根筋,何況你還這么有錢,天下第一大富婆,如果我是你對象,我就啥事都不干,天天陪著你,安心吃軟飯,多么美好的生活!”

    玉夙忍不住道:“以后你也可以吃長銘公主的軟飯哪!”

    渠年白了她一眼,道:“長銘那不是軟飯,那是硬菜,我是無福消受了!”

    楚三敢道:“就是,她會把我師父吸干的!”

    蟬夕大概聽懂了“吸干”的含義,臉上微微一紅,就看著渠年道:“去不去?”

    渠年笑道:“其實理智告訴我,我真不應該去,但我又不忍心拒絕大掌柜,看得出來,大掌柜雖然坐擁這么大的產業,過得并不開心,畢竟是一個女人,忙得心力交瘁,總感覺力不從心,總想找個人依靠一下,為你分憂解難,可惜你的對象不給力,關鍵時刻總不在身旁,那沒辦法,我只能把我的肩膀臨時借給你靠一下,說不定能收點利息,弄一顆天之眼!”

    蟬夕心頭一動,感覺渠年這番話說進了他的心坎里,別人看她有錢有勢,卻沒有一個人能明白她心里的苦,這么大的產業全靠她一人頂著扛著,還要醞釀復國大計,確實忙得心力交瘁,有時甚至感覺生不如死,真的感覺太累了,想找個人依靠一下,這次找渠年合作,也并不是非他不可,但如果他去,她總感覺心里輕松一些,仿佛肩膀上的重擔被人分去一半,這些年他已經被壓的喘不過氣來了!

    所以渠年這話雖然說的有些曖昧,但她也沒有反駁,道:“那就這樣決定了,明天出發!”

    渠年就站了起來,道:“好!不過有件事我忘了跟你說了!”

    蟬夕怔道:“什么事啊?”

    渠年道:“今天長銘公主也要請我去殷墟鬼城了,但我沒有答應她,我卻答應你了!”

    蟬夕的臉色就有些慌亂,道:“你什么意思?你別誤會啊,我沒有其他意思!”

    渠年道:“你別緊張,我也沒有其他意思,我對別人的老婆不感興趣!我不怕你誤會,我怕長銘誤會,你也知道,我只是一個落魄公子,我不想惹惱一只母老虎,所以呢,為了防止節外生枝,你明天能不能女扮男裝?”

    蟬夕就感覺他們好像是在商量偷情,為了防止被人捉奸似的,心里撲通撲通地跳,臉上故作平靜,道:“你放心,就算你不說,我也會女扮男裝的,要不然不方便!”不過心里對他那一句“我對別人的老婆不感興趣”,卻感到莫名心塞,瞬間感覺自己好像被玷污過一般!

    渠年道:“那就好!長銘不認識你吧?”

    蟬夕道:“不認識!外面認識我的人少之又少!”

    渠年道:“少之又少?那你七國第一美人的稱號是怎么來的?”

    蟬夕怔道:“七國第一美人?誰說的?我怎么沒聽過?”

    渠年就轉頭看著楚三敢,道:“不是你說的嗎?”

    楚三敢嘿嘿一笑,道:“那是我自己在心里給大掌柜排的,別人沒有參與,也沒資格參與,但這個數據絕對準確,大掌柜這么漂亮,七國女人無出其右!”

    渠年白了他一眼,道:“那七國第一美男子是不是就是你呀?”

    楚三敢一本正經地說道:“以前確實是這樣,但后來師父走進了我的生活,那我只能屈居第二了,師父才是第一!”

    渠年道:“你還真不要臉!我說大掌柜頂著七國第一美人的頭銜,齊國的官宦子弟除了范葉落外,怎么沒人來騷擾呢?原來是你這個不要臉的誤導了我!”

    楚三敢又嘿嘿一笑,就不作聲了!

    渠年就看著蟬夕笑道:“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

    蟬夕笑了下,道:“沒事的,我覺得你們師徒之間挺歡樂的,讓人羨慕!”

    渠年道:“羨慕嗎?那我這個徒弟你想要嗎?要就轉讓給你!十兩銀子就行了!”

    楚三敢急道:“我不賣!”

    蟬夕笑道:“你放心,你賣我也不要!”

    渠年笑了笑,道:“好了,天已經黑了,我們回去吧!”

    蟬夕看了看屋外,道:“天確實已經黑了,要不你們吃完晚飯再走?”

    渠年道:“好!”

    蟬夕:“……”

    齊國相府。

    解元令自從上次刺殺渠年失敗以后,日子就過得非常郁悶,首先仇人不死,令他寢食難安。雖然他一心想報仇,但上次的事鬧得太大,差點把自己搭進去,把他也嚇得夠嗆,好幾天沒緩過神來,而且現在渠年有大內侍衛保護,就算他想報仇也沒有機會!

    等他緩過神來,仔細一算,發現自己這次賠了夫人又折兵,仇不但沒報成,仇人還把他的炮.友給拐走了。沒錯,長銘確實跟他有一腿,只不過長銘跟別的女人不一樣,別的女人一旦跟他發生過關系,那肯定對他死心塌地,就算沒發生過關系,對他也是眉來眼去,畢竟他是相國的兒子。但長銘卻是恰恰相反,在他眼里,長銘就是一個提起褲子就不認人的人,跟他上床就像吃酒席一樣,吃完就可以把嘴巴抹得干干凈凈,假裝什么事都沒發生過,別人還不能提,也不敢提!

    當然,他也知道,長銘經常在外面吃酒席!

    但他為了長銘,至今未娶,就是希望長銘能夠嫁給他,雖然每次上床的時候,想到長銘吃流水席的樣子,也會覺得惡心,但人家畢竟是公主,一旦娶了她,他就有了政治資本,畢竟他老爹的相國之位不是世襲的,一切還得靠他自己的本事——床上的本事。

    結果現在倒好,他在床上苦心耕耘這么多年,犁頭都快耕壞了,結果卻讓別人種了莊稼,這個人就是秦渠年。

    這段時間他也經常會去找長銘,但長銘忽然變得清純起來,根本不跟他玩耍,他暗示了好幾次,她還說他下流,腦子里一天到晚就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事!

    他也知道,長銘這段時間經常往渠年家里跑,估計是把地帶到渠年家讓渠年耕了,一想到他們關起門來耕地播種的場景,解元令就想吐血,這是一個正常男人的挫敗感,哪怕他不愛她,但他也想征服她,這是男人的通病!

    但他卻沒有一點辦法,畢竟地是人家的,雖然他有牛有犁,犁頭這幾天還磨得锃亮,但人家不讓他耕,他又能有什么辦法呢?

    他除了會耕地,根本沒有別的特長,既然長銘不讓他耕,他只能去耕耕別人家的地,打發一下無聊的時光,除此之外,就是一個人待在家里喝喝酒聽聽小曲,對其它事情根本提不起興趣!

    他感覺他整個人都頹廢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來自愛網。

    <b>最新網址: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山河遠闊語輕輕〕〔咫尺之間人盡敵國〕〔我能修煉一億次〕〔血未涼〕〔小閣老〕〔伏天氏〕〔萬族之劫〕〔極道兵王在校園〕〔暗黑破壞神之毀滅〕〔我師兄實在太穩健〕〔回到地球當神棍〕〔它貼著一張便利貼〕〔記憶殺場〕〔特種兵之我是戰神〕〔我家大師兄腦子有
  sitemap
3d组三多少钱一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