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重生之創業人生〕〔夫人你人設崩了〕〔總裁,你乖一點〕〔極夜玩家〕〔重啟迪迦之重生怪〕〔上門女婿陳平〕〔傾城時光共相依〕〔蘇凱〕〔不敗神婿txt下載〕〔不敗神婿txt全集免〕〔不敗神婿〕〔傅立恒葉蓁〕〔爹地,黑化萌寶不〕〔隱世佳人趙婉兮〕〔當總裁老公破產以〕〔LCK的中國外援〕〔太乙〕〔天降豪婿〕〔蝸牛少女流浪記〕〔厲少,你老婆馬甲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劍公子 第97章 誘惑
    <b>最新網址:渠年大吃一驚,真沒想到長銘這么開放,也沒想到這個世界竟然有這么開放的女人,這樣的女人就算放在地球上,也是屬于開放型的!驚道:“公主,男女授受不親,這有點不妥吧!”

    長銘道:“醫者父母心,你干嘛想的那么齷齪?那些郎中不也是男人嗎?與其讓他們包扎,那還不如讓你包扎,肥水不流外人田嘛!你就忍心我讓別的男人看?”

    渠年看他說得大義凜然,他也不好拒絕,要不然真顯得自己想法齷齪了!而且這種事情一旦女人提出來,如果男人拒絕,女人肯定會惱羞成怒,反正自己又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又不怕丟了貞潔,包扎一下倒也無妨,便笑了下,道:“既然公主都不介意,那我當然樂意效勞!”

    長銘道:“反正以后都一家人了,有什么介意不介意的!”

    渠年只覺頭皮一麻。

    其實長銘的想法很簡單,她今天被韓琦忘猥褻了,這事無法改變,讓她耿耿于懷,就像是潔白的衣服上染上了污漬,洗也洗不掉,看著揪心,那還不如找一個喜歡的圖案再染一遍,縱然洗不掉污漬,起碼可以遮蓋住污漬!而渠年就是她喜歡的圖案!

    渠年做夢也沒想到,他這輩子會變成一個圖案!

    回到朔華大街,巷子里像往常一樣安靜,只是渠年的心里卻極不平靜,保護他的大內侍衛,白天基本都在睡覺,所以沒有看到!

    渠年的院子以前是沒有門的,現在雖然裝了門,但也沒有鎖,四人在院門口下馬,直接推門而入!

    長銘也是第一次來這里,以前是不屑來的,進院后四下里看了看,道:“這就是你住的地方?倒是清雅別致啊!”

    渠年道:“你不用照顧我的面子,直接說窮酸就可以了!”

    長銘笑道:“人就是這么奇怪,如果你窮的話,這里確實到處透露著窮酸味,但你現在有錢了,同樣一個地方,卻沒有一點窮酸味,讓人感覺真的很清雅!”

    渠年笑道:“公主真是實誠人哪!”

    長銘道:“我本來就不喜歡拐彎抹角!”

    這話渠年是承認的,長銘確實不會拐彎抹角,而且直得有點過頭了,要不然也不會直接跑到他家里來!

    長銘這時見楚三敢和白小牙也跟了進來,不免眉頭一緊,心里想著,這兩人是榆木疙瘩嗎?怎么就不識趣呢?便道:“你們兩個去給我買點金創藥來!”

    楚三敢也是憨,一點都沒有意識到自己是多余的,道:“家里有藥!而且藥量充足,你就是被捅成馬蜂窩也夠用!”

    長銘翻了下白眼,道:“那你去給我買套衣服,我衣服破了沒看到嗎?到處都是血!”

    楚三敢把頭搖得像撥浪鼓,道:“買衣服是不可能的,特別是買女人的衣服,那更不可能,這成何體統?”

    白小牙倒是識趣,這時便道:“走吧,我陪你去買!”

    楚三敢卻道:“我才不去,你要去你自己去,再說我也受傷了,我也要包扎!”

    白小牙道:“剛好我帶你出去包扎,不要打擾別人的好事!”

    楚三敢不愧是鋼鐵直男,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依舊不懂,道:“打擾誰的好事啊?今天有屁好事啊?遇到的全是壞事!”

    白小牙就附在他的耳邊,小聲道:“你師父要辦事!”

    楚三敢怔道:“辦什么事?”不過話剛說完,腦子忽然就開竅了,點了點頭,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道:“哦——我明白了!”轉頭又看到渠年,道:“師父,要不要我給你帶點羊腰子回來?”

    渠年沒好氣道:“滾!速去速回!”

    楚三敢嗤嗤一笑,道:“師父你放心,規矩我懂,以師父的體力,我要真的是速去速回,那就是瞧不起師父!師父盡管策馬奔騰,兩個時辰之內我肯定回不來,我傷得這么重,估計要暈倒在人家醫館了!”

    渠年瞪了他一眼,道:“我跟你說正經的!”

    楚三敢笑道:“我懂我懂,大家都是正經人,就是不干正經事!師父保重!”轉頭又瞪了白小牙一眼,道:“你怎么這么不識趣呢?還愣著干嘛?走吧!”

    白小牙氣得牙都癢癢,但還是跟他走了,出門時,還特地關上了門,走的干脆利落。

    由于楚三敢的話說的太露骨,太粗暴,長銘縱然心再大,臉上也是微微泛紅,這時說道:“這楚三敢太下流了!”

    渠年笑道:“還好還好,我是怕你害羞,才讓他們出去的!公主,那就進屋吧,我給你包扎一下,免得失血過多,虧了身體!”

    長銘的臉上就露出嬌羞之態,道:“那好吧!”

    渠年推開臥室的門,這房間雖然被楚三敢置換過一遍,但畢竟是兩個男人住的,平時也沒有人收拾,所以還是亂七八糟,不過比以前好上了千百倍,讓渠年的臉上不用太難堪,但他還是笑了一下,道:“屋里比較亂,公主不要介意!”

    長銘畢竟自小就生長在整潔的環境里,稍有凌亂,就有點不舒服,但也不是太排斥,畢竟這里還沒有亂到那種惡心的地步,便道:“你現在這么有錢,怎么不找個下人過來收拾一下呢?”

    渠年道:“沒有用人的習慣!而且亂一點才有家的感覺!”

    長銘嘆道:“反正這里對你來說,也就是臨時住的地方,無所謂啦!”說是就走了進來!

    屋里有一張梳妝臺,旁邊一張凳子,渠年就指著那張凳子,道:“公主請坐!”

    長銘看了看凳子,卻沒有坐下,而是說道:“凳子太硬,我不想坐,我坐床邊吧。咦?怎么有兩張床?哪張床是你的?”

    渠年道:“右邊那張!”

    長銘就只能過去,在床邊坐下,由于現在已經是秋季,床上鋪了棉被,確實柔軟了些!

    渠年便道:“公主,那我關門了?”

    長銘道:“那肯定要關的!傷口位置比較特殊,不能讓人家看到!”

    渠年笑了下,便關上了門,又從角落里提了一個藥箱過來,這個藥箱還是前段時間姫零受傷,楚三敢提過來的,后來一直沒有提回去。

    渠年把藥箱放在長銘的腳邊,就站直身子,搓了搓手,就有些手足無措,尷尬的笑了下,道:“那……公主,現在怎么辦?我沒做過這事啊!傷口的衣服要不幫你剪開?”

    長銘也是臉上一紅,道:“剪開和脫掉有區別嗎?”

    渠年舔了下嘴唇,道:“還是有點區別的!剪開只剪一小塊!”

    長銘咬了下嘴唇,道:“算了,剪開還是不方便包扎,我相信你,我把衣服脫掉吧!”說完,臉上就紅得更厲害了,低下了頭,伸手拉了下衣帶,絲滑的衣服就從肩上滑了下來,露出了里面鮮艷的肚兜,也完整地露出了肩胛處的傷口,雖然傷口流了不少血,但都被衣服吸收了,所以傷口周圍的皮膚都也算整潔,白白嫩嫩!

    渠年看得眼都直了,說實在話,長銘的身材真的不錯,皮膚也好,雖然隔著一塊遮羞布,但渠年已經完全想象出來了,不免覺得口干舌燥!

    長銘也是羞得頭也不敢抬,小聲道:“開始吧!”

    渠年就蹲了下來,緊緊盯住他的傷口,一臉沉重,道:“幸虧早回來一步,要不然就晚了!”

    長銘心下一沉,道:“傷的很嚴重嗎?”

    渠年道:“那倒不是,我的意思是,再晚回來一步,傷口就愈合了!”

    長銘低頭看了看,果然見傷口已經不流血了,就有些難為情,好像是自己并沒有傷,而故意誘惑他似的,便道:“那怎么辦?”

    渠年道:“我要搶在傷口愈合之前,給你包扎一下!”

    長銘道:“那好吧!”

    渠年就出去打了一盆井水進來,淘了一條毛巾,就蹲在長銘的面前,給他擦拭傷口周邊的血跡,由于離得太近,都能看見肚兜與皮膚之間的縫隙,里面藏著不一樣的風景,看得渠年口水直咽!

    等傷口擦拭干凈后,渠年便讓長銘躺在床上,然后從藥箱里拿出一個瓷瓶,將里面的粉末倒在了她的傷口上,大概是長銘的傷口真的愈合了,長銘竟也不覺得疼痛,沒有傷口上撒鹽的感覺!

    渠年又從藥箱里拿出紗布,開始給他包扎傷口,因為他的傷口在肩胛處,紗布要繞過他的后背,所以難免要觸碰到他的肌膚,而且包扎的時候,兩人距離極近,姿勢也非常曖昧,都能觸碰到彼此粗重的呼吸,就像是干柴已經感受到烈火的溫度!

    長銘眼睛微閉,雖然出血過多,本應蒼白的臉色,此時也是腮若桃花。

    渠年可不像楚三敢,對于女人,他多少還是有點了解的,他看得出來,長銘已經準備好了,就算他此時撲下去,估計他也不會太拒絕,就算拒絕,可能也就是意思一下,半推半就。他沒想到,楚三敢那天派人把他的房間布置成了婚房,沒想到竟然是有寓意的,人生就是這么邪門!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來自愛網。

    <b>最新網址: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山河遠闊語輕輕〕〔咫尺之間人盡敵國〕〔我能修煉一億次〕〔血未涼〕〔小閣老〕〔伏天氏〕〔萬族之劫〕〔極道兵王在校園〕〔暗黑破壞神之毀滅〕〔我師兄實在太穩健〕〔回到地球當神棍〕〔它貼著一張便利貼〕〔記憶殺場〕〔特種兵之我是戰神〕〔我家大師兄腦子有
  sitemap
3d组三多少钱一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