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上門龍婿txt免費下〕〔神醫狂妃甜且嬌全〕〔顧九辭霍明澈小說〕〔至尊龍婿〕〔豪門狂婿〕〔婚后再愛:前夫蜜〕〔奶爸仙尊林凡〕〔小說上門龍婿葉辰〕〔林凡凌雪菲〕〔你是我的萬千星辰〕〔顧久辭霍明澈小說〕〔重生后我渣了死對〕〔大魔王嬌養指南〕〔重生后我成了首輔〕〔在霸總身邊盡情撒〕〔棄婿當道〕〔妖女請自重〕〔老祖宗在天有靈〕〔諸天扮演〕〔萬古最強宗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劍公子 第91章 狩獵開始
    <b>最新網址:趙穎川嚇了一跳,忙把頭搖著像撥浪鼓,道:“我才不去!我一點本事都沒有,去了也只會給你們拖后腿,不如坐在家里等你們的好消息吧!”

    雖然他也想親手殺了渠年,或者親眼看著他被殺,一報當日之恥,再把當日被敲詐的錢親手搶回來,但他發現,他現在可能歲數大了,受不得驚嚇,剛剛被楚三敢踹了一下門,就嚇得膽戰心驚,如果遇到更刺激的事,估計能當場猝死。而且他發現,這個秦渠年已經不是以前的秦渠年了,前段時間他還覺得,秦渠年是狐假虎威,沾了楚三敢的光罷了,但他現在發現,就算沒有楚三敢,這家伙也不是善茬,崛起得實在太快,轉眼間就跟公主勾搭上了,而自己還在原地踏步,一不小心,自己就有可能跌入萬劫不復之境!

    至于韓琦忘不死心,那也與他無關,他不過是送個消息罷了,如果刺殺成功,他也可以跟著歡喜,如果刺殺失敗,他也可以撇得干干凈凈!特別是看到韓琦忘一個人躲在家里喝酒吃肉,他更是寒心,跟這種人交往,就算殺了秦渠年,他也未必有好果子吃!如果他跟著一起去,到時說不定還會把他殺之滅口,然后一個人搶光秦渠年的錢!

    韓琦忘本來就瞧不起他,他的心態跟趙穎川恰恰相反,看到渠年崛起,趙穎川感到害怕,而他卻感到嫉妒,因妒生恨,就像韓國嫉妒秦國崛起一樣!所以見他不去,也沒有勉強,反正是在城外殺人,可以殺得干干凈凈,不留一絲痕跡,不需要找人跟他一起背鍋!

    第二天,天氣不錯,風和日麗。

    渠年起得不算早,等洗漱完畢,太陽已經升得老高了。

    渠年怕引起韓琦忘的注意,所以先讓白小牙去了一趟千國商會,看看大掌柜的高手準備好了沒有,如果準備好了,就讓白小牙把他連夜繪制的玲瓏山地形圖交給她,上面標明了高手埋伏的位置,到時他就不往別的地方去了,專門就在埋伏圈里轉悠,這樣也比較安全。

    白小牙因為是騎馬去的,所以速度很快,一會兒就回來了,進了院子,渠年正坐在井邊的石桌旁等他。

    白小牙走了過去,小聲道:“那個玉夙說,高手已經派出去了,估計現在已經到了玲瓏山,已經埋伏好了,就等你把韓琦忘引過去了!”

    渠年驚道:“已經過去了?他們那么早過去干嘛?知道埋伏在哪里嗎?”

    白小牙道:“我也是這樣問她的,但她說,讓我們盡管放心前去,只要離開城門,他們的高手就會看到我們,會暗中保護我們!”

    渠年道:“他們派了多少高手?”

    白小牙道:“我也這樣問了?玉夙說,讓我們盡管放心,他們派出的高手殺十個韓琦忘都不吃力!”

    渠年深吸一口氣,道:“這事干的,我怎么感覺不踏實呢?怎么好像我站在坑的邊上,他們拼命對我說,跳吧跳吧,沒事的!”

    楚三敢道:“我們又不傻,她讓我們跳我們就跳啊!”

    渠年白了他一眼,道:“我只是打個比方!關鍵是這個坑還是我自己挖的!”

    楚三敢道:“那怎么辦?我們不去了?”

    渠年道:“萬一人家真的已經把高手派過去了呢?第一次合作就放人家鴿子,這合適嗎?”

    白小牙道:“那萬一沒派呢?我們不就自己把自己作死了嗎?”

    渠年道:“我只是心里不踏實!雖然我對千國商會有疑慮,但我感覺那個大掌柜不會想害我,我想不到他害我的動機!再說了,長銘公主自己還要帶護衛呢?”

    白小牙道:“萬一長銘公主沒帶護衛呢?”

    渠年道:“先去看看!沒帶護衛再從長計議!”

    說時就站了起來,帶著兩人走出院外,一人牽了一匹馬,馬上掛著弓和箭,向巷子外走去。

    這時太陽已經升得高了,三人不慌不忙,又去吃了早點,才去了天上人間,他和長銘公主接頭的地點就是天上人間!

    到了天上人間,就見長銘已經在門口等他了,騎在馬上,一臉不耐煩,東張西望!果然不出渠年所料,長銘帶了兩個護衛,看著已經不年輕了,都留著胡子,一人騎著一匹馬,手里都拿著劍!

    長銘轉頭見渠年騎馬走了過來,就抿了下嘴,掉轉馬頭迎了上來,就站在恩德大街的正中央,也不顧來往行人,待渠年走近,便道:“你怎么現在才來啊?我都等你半天了!”

    渠年怔道:“現在應該還沒到巳時吧?”

    長銘道:“沒到你也應該早早的等我啊!我從來不喜歡等別人!以前跟解元令他們出去玩,他們都早早就到王宮門前來等我了!”

    渠年若不是正在利用她,真想說一句,去你媽.的!嘴上說道:“我不是解元令,我也不喜歡等別人,我只喜歡等時間,時間一到,我就出現,時間不到,永不出現!”

    長銘急道:“你……”隨即想到這是跟他第一次約會,也不想鬧得生分,便擺了擺手,道:“算了算了,大不了我下次晚一點來!”

    渠年心道,約得這么不愉快,僅此一次,沒有下次了!但自己約的獵,含淚都要打完!這時就看了一下她身后的兩個人,道:“這是你的護衛?”

    長銘道:“對呀!我看你秦大公子那么膽小,特地帶兩個護衛來保護你,現在你就不用害怕了!”

    渠年看她臉色極不自然,看來還是心虛,帶著兩個人過來,分明就是防著他,只是帶的人有點太少了吧?能是韓國那幾名刺客的對手嗎?便道:“什么修為?”

    長銘心虛,忙道:“你管他們什么修為?反正保護你是綽綽有余!”

    渠年聽了這話,心下稍安,看他說的這么有底氣,說不定是煉化境的高手,這樣反而好,這兩個人穿著便裝,不容易惹韓琦忘起疑心,倒省得他去偽裝了!而且現在千國商會那邊不確定,心里也沒有底,被韓琦忘生疑就發生疑吧,就當是出去散心了,畢竟長銘也算是美女,從外表上看,自己也不吃虧。便道:“那就好,那我心里就踏實了!”

    長銘便笑了下,道:“走吧!膽小鬼!”

    六個人便騎馬向城門外走去,從西門出,守門的官兵大多認識渠年,但見他和公主走在一起,也無人敢攔!其中有兩人還嚇得瑟瑟發抖,因為半個月前,渠年像乞丐一樣站在城門口的時候,其中一人還拿著劍搭著他的脖子上。現在回想起來,脊背陣陣發涼,生怕渠年看見他們,勾起不愉快的回憶,所以兩人都是低著頭!

    等到渠年遠去,雖然天氣涼爽,但這兩人的衣服已經濕透了,他們怎么也想不到,才過去短短半個月,往日最受人歧視的秦國質子竟然攀上了公主這根高枝!

    真是莫欺少年窮,半個月河東,半個月河西啊!

    渠年六人騎的都是良駒,速度很快,不到半個時辰,就到了玲瓏山腳下。

    此時時值秋季,草木雖然沒有了生機,但依舊茂盛,馬不能行。

    幾人便把馬系在山下,背著著弓和箭,徒步上山了!

    長銘這時轉頭看著渠年,說道:“你對這里有陰影嗎?”

    渠年曾經被射殺在此地,當然有陰影!但嘴上笑道:“怎么會有陰影?這里對我來說,只剩下歡樂的回憶,要不然我也不會首選此地打獵了!”

    長銘半信半疑,如果這話是真的,那說明渠年心里是真的喜歡她的,哪怕被心愛的人射殺過,心里也是歡喜的。如果說的是假的,那這話就頗有風涼,說明他根本無法忘懷,心里說不定還是恨他的!

    不過她還是相信前者多一點,因為她對自己的魅力頗有自信,要不然也不會把那群紈绔子弟迷得神魂顛倒了!

    這時便笑道:“過了今天,這里才會成為你最美好的回憶!”

    渠年道:“但愿如此吧!”

    長銘笑了笑,道:“你箭法如何?”

    渠年道:“不知道,沒試過!”

    長銘道:“要不我們比賽吧?”

    渠年道:“怎么比?”

    長銘道:“就是看誰打的獵物多呀!誰多誰贏!不過有賭注,沒有堵注不刺激!”

    渠年道:“什么賭注?”

    長銘歪頭想了下,道:“那就賭一千兩銀子,如何?”

    渠年道:“獵物有什么講究?”

    長銘怔道:“沒有講究啊,只要是小動物,都可以,不論大小,有一只算一只,豺狼也算,野豬也算,小兔子小野雞都算!”

    渠年道:“螞蟻和毛毛蟲算嗎?”

    長銘白了他一眼,道:“那當然不算!胡鬧!”

    渠年道:“既然這兩樣獵物不算,那我不賭!”

    長銘就露出鄙夷的神色,道:“你怎么這么掃興呢?畢竟你現在也是有錢人了,怎么就這樣輸不起呢?”

    一千兩現在對于渠年來說,確實不是什么大數目,但他一想到他店里的姑娘要接二十個男人,磨破了皮才能分得一千兩,這錢實在是來之不易,就這樣白白輸掉了,難免會痛心疾首。至于長銘鄙夷他,無所謂啦,反正又不指望得到她的青睞!這時便道:“輸不起和贏不到是兩碼事,我還是有些自知之明的,就我這水準,也只能射在墻上了!”

    長銘翻了下白眼,道:“真掃興!”<b>最新網址: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山河遠闊語輕輕〕〔血未涼〕〔咫尺之間人盡敵國〕〔我能修煉一億次〕〔伏天氏〕〔小閣老〕〔萬族之劫〕〔暗黑破壞神之毀滅〕〔極道兵王在校園〕〔回到地球當神棍〕〔我師兄實在太穩健〕〔記憶殺場〕〔它貼著一張便利貼〕〔神仙三爺是個妞〕〔特種兵之我是戰神
  sitemap
3d组三多少钱一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