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美漫大妖王〕〔萬界最強簽到系統〕〔斗羅之幸運之子〕〔重生九零小哭包〕〔雪狼出擊〕〔大唐楊國舅〕〔徐少逼婚之步步謀〕〔重生完美大佬〕〔太子殿下又又又傲〕〔顧九辭霍明澈小說〕〔天才雙寶:傲嬌前〕〔上門龍婿txt免費下〕〔神醫狂妃甜且嬌全〕〔顧九辭霍明澈小說〕〔至尊龍婿〕〔豪門狂婿〕〔婚后再愛:前夫蜜〕〔奶爸仙尊林凡〕〔小說上門龍婿葉辰〕〔林凡凌雪菲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劍公子 第83章 來看看咸魚
    <b>最新網址:渠年陡地一驚,心道,好機靈的小姑娘,竟完全看透了他的內心!臉上卻是無所謂,笑道:“姑娘說這些話我怎么聽不懂?哪有那么復雜?我只是單純地想談個戀愛而已,就是一個光棍漢的寂寞,僅此而已!”

    玉夙笑道:“秦公子,在我的眼里,你是絕頂聰明之人,所以你裝糊涂的樣子真的很明顯!豬永遠扮不了虎,同樣,虎也永遠扮不了豬!而你就是一頭虎!”

    渠年笑道:“姑娘太高看我了,受寵若驚哪!”

    楚三敢雖然也自詡為絕頂聰明之人,此時卻聽得一臉懵逼,明明就是師父調戲別人,怎么在玉夙的眼里,卻是在裝糊涂呢?難道自己的智商只能跟師父裝糊涂時的智商在一個水平?

    也就在這個時候,賀敏和袁唱逍走進了朔華大街,走到渠年的院門口,卻見門外站了幾個人。

    見到他們走到門口,吳建春便問道:“兩位特使大人是來找秦公子的嗎?”

    賀敏點了點頭道:“正是!請問我家公子在家嗎?”

    吳建春道:“在家!”

    賀敏道:“請問諸位是來保護公子的嗎?”

    吳建春點了下頭,道:“沒錯!”

    賀敏和袁唱逍相視一眼,心中愈發篤定,昨天夜里渠年之所以能夠安然脫險,肯定就是這幫人在暗中保護他,看來這個渠年公子在臨淄早已經混得不錯了!

    楚三敢這時過來開了院門,賀敏和袁唱逍就走了進去,見渠年和一個姑娘正坐在石桌旁,估計那姑娘是他的丫頭,便也沒有多想,上前一步,躬身行禮道:“下官賀敏(袁唱逍)拜見公子!”

    渠年就站了起來,笑道:“兩位特使不必客氣,關上門來都是自家人!”

    二人道:“多謝公子!”說完站直了身子, 賀敏又道:“我們雖然來到了臨淄十多日了,但一直公務繁忙,未能及時過來拜謁公子,還望公子見諒!”

    渠年笑道:“這說的是哪里話?我是那么小氣的人嗎?你們不來殺我,我已經高興的不得了了!”

    兩人心頭一凜,看來這個渠年公子也已經懷疑昨晚的事是他們干的!但他們肯定不會承認,賀敏便笑道:“公子這話說的折煞我們了,我們就是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來刺殺公子啊?”

    渠年道:“外面那幾個人看到了嗎?”

    賀敏怔道:“當然看到了!”

    渠年道:“他們全是齊國的大內侍衛,全是八階九階的高手,晚上還會來的更多,全部埋伏在我院子周圍,我院子雖小,但除非派軍隊過來,要不然想攻破我的小院,也是難于上青天呀!”

    賀敏就知道,這話是故意說給他聽的,生怕他不知死活,晚上再派人過來刺殺他!便道:“既然有這么多高手保護公子,那我也就安心了!”

    渠年道:“安心就好!就怕有些人的心騷動不安哪!”

    賀敏不露聲色,岔開話題道:“不知公子和長銘公主打算什么時候成婚哪?”

    此言一出,不但是渠年,就是玉夙和楚三敢白小牙都是大吃一驚!

    渠年道:“你是喝醉酒來的吧?怎么說話不著邊際呢?”

    賀敏道:“難道公子還不知道這件事?”

    渠年嗤笑一聲,道:“我知道什么呀?你說的又是什么呀?什么我跟長銘公主成婚?我怎么可能跟長銘公主成婚呢?長銘公主不是要嫁給太子嗎?”

    賀敏道:“改嫁了!”

    渠年就感覺隱隱不妙,道:“還沒嫁又怎么改嫁呢?”

    賀敏道:“我剛從齊王宮過來,齊王說了,如果秦齊兩國聯姻,就是長銘公主和你聯姻!長銘公主看不上我國太子,就看上了公子你!”

    渠年心下一沉,急道:“這怎么可能?你不會是聽錯了吧?難道齊王一家的腦袋都被門擠過了?堂堂太子不嫁,非要嫁給我?我除了有點錢之外,還能有什么?”

    賀敏道:“說明公子太過優秀!”

    渠年道:“優秀個屁!你們不會已經答應了吧?”

    賀敏道:“這事太過意外,下官也不敢擅自做主,所以我要回去稟告我王,讓我王定奪!”

    渠年道:“那你趕快跟秦王說,哦不,跟我爹說,這事千萬不能答應,這是齊國的陰謀,他們是在敷衍你們,連太子都不嫁,不是揶揄咱們秦國嗎?而且我也不想參與這些國家大事,不想做政.治的犧牲品,我只想做個生意人,做個大土豪!”

    賀敏道:“這事我做不得主,公子也做不得主,只能讓我王定奪了!”

    渠年雖然自認為長得玉樹臨風,但也沒想到有這么大魅力,短短幾日,確切地說,短短幾天,竟然讓不共戴天的長銘給看上了,怪不得他說要給自己一個驚喜,原以為是什么驚天陰謀,沒想到還真是驚喜啊!不過對他來說,這個驚喜跟驚嚇也差不多,太嚇人了!

    雖然長銘長得不如蟬夕,但也不丑,算得上漂亮,但這個女人實在太惡毒了,他永遠也忘記不了當日在玲瓏山,她射殺他時的眼神,如同蛇蝎,何況結婚這種事情,總要兩情相悅,這種強行結婚跟母豬配.種又有何區別?

    渠年心里有點慌,但賀敏把話說到這份上,他也是無計可施,如果長銘只是想殺他,他倒可以連夜逃跑,但是人家想跟他結婚,他若逃跑就有些不甘心,畢竟這么大的產業,扔了也是心疼!

    這時便道:“那假如我爹同意的話,我們什么時候結婚?”

    賀敏道:“齊王說是一年半載!”

    渠年心下稍寬,既然有一年半載的時間,倒可以撈一筆再跑!便道:“事已至此,我也不想多說什么,反正你回去跟我爹說一下,跟我聯姻的意義不大,讓他一定要三思而后行,一不小心就上了齊國的當!”

    賀敏道:“我一定幫公子把話帶到!”

    渠年發現,在這個臨淄城,確實是仇人比朋友多,眼前這個人也是殺自己的仇人,自己也差點死在他的手上,所以看著極不順眼,也不想跟他廢話,便道:“你們還有別的事嗎?”

    賀敏道:“我們就是要回國了,特地過來看看公子,本來想給公子買點東西的,但得知公子現在已經發財了,買的東西公子未必瞧得上眼,所以兩手空空而來,見公子平安無恙,我們心里也就踏實了,沒有其他的事情!”

    渠年就感覺他說的比唱的還好聽,不愧是秦國使臣,能說會道,若不是已經知道他的狼子野心,還以為他是個良民!便笑了下道:“那就多謝了!既然沒別的事,你們就回去吧,路上小心點,幫我跟我爹問個好!”

    二使也有自知之明,知道渠年不待見他們,便也沒有廢話,就行了禮,道:“那公子保重,下官告退!”

    說完轉身就走,出院門的時候,非常自覺,順手關上了門。

    聽著兩人腳步聲遠去,楚三敢便小聲說道:“師父,我說的沒錯吧?現在應該是你對我佩服的五體投地了吧?我就說那個長銘公主喜歡你,你還不信,現在應驗了吧!女人很簡單,我只要看一眼,就能看穿她的心肝脾肺腎!”

    渠年心情不好,白了他一眼,沒有理他!

    玉夙卻是抱拳笑道:“恭喜秦公子了!”

    渠年翻了下白眼,道:“你是在諷刺我嗎?”

    玉夙正色道:“公子這話說的,我是真心誠意道喜,怎么會是諷刺公子呢?像長銘公主這樣的美人,又是一國公主,多少人求之不得,連秦國的太子都得不到,現在卻被公子得到了,難道不是公子的福氣嗎?”

    渠年苦笑一聲,道:“美人?”又長嘆一口氣,就坐了下來,搖了搖頭,道:“這樣的美人我消受不起啊!”

    楚三敢道:“師父多慮了!你又不是女人,就算你不喜歡他,你還可以再娶三妻四妾,女人不值錢,只有男人占便宜!再說了,剛好她跟你有仇,你把她娶回來,糟蹋個幾年再把她拋棄了,既可以報仇又可以爽,何樂而不為呢?”

    白小牙道:“我覺得三敢的話有道理,總比逛青樓劃算吧,人家還自帶嫁妝,還不要你出錢,以齊國的家底,你還能賺錢,一箭雙雕啊!”

    渠年嘆道:“這不是大丈夫所為!”

    楚三敢道:“大丈夫玩女人,天經地義嘛!如果你不愿意,洞房之夜徒弟愿意代勞,多大點事嘛!”

    白小牙道:“你這個畜生,你師娘是你能玩的嗎?”

    楚三敢聽他這么一說,好像也覺得不妥,就撓了撓頭,道:“我不是想給師父分憂嘛!你看一個女人把她愁的,至于嗎?”

    渠年就端起碗,把里面的井水一飲而盡,仿佛喝的是烈酒,還哈了一口氣,又把水碗放下,道:“不管了,反正還有一年半載的時間,到時我也賺夠了錢,大不了跑路!”

    玉夙的心里確實是覺得奇怪的,畢竟以長銘的身份相貌,足以傾倒全天下所有的男人,要不然解元令那幫紈绔子弟也不會像舔狗一樣天天跟著她。這時便道:“你真的不想娶長銘公主?”<b>最新網址: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山河遠闊語輕輕〕〔血未涼〕〔咫尺之間人盡敵國〕〔我能修煉一億次〕〔伏天氏〕〔小閣老〕〔萬族之劫〕〔暗黑破壞神之毀滅〕〔極道兵王在校園〕〔回到地球當神棍〕〔我師兄實在太穩健〕〔記憶殺場〕〔它貼著一張便利貼〕〔神仙三爺是個妞〕〔特種兵之我是戰神
  sitemap
3d组三多少钱一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