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美漫大妖王〕〔萬界最強簽到系統〕〔斗羅之幸運之子〕〔重生九零小哭包〕〔雪狼出擊〕〔大唐楊國舅〕〔徐少逼婚之步步謀〕〔重生完美大佬〕〔太子殿下又又又傲〕〔顧九辭霍明澈小說〕〔天才雙寶:傲嬌前〕〔上門龍婿txt免費下〕〔神醫狂妃甜且嬌全〕〔顧九辭霍明澈小說〕〔至尊龍婿〕〔豪門狂婿〕〔婚后再愛:前夫蜜〕〔奶爸仙尊林凡〕〔小說上門龍婿葉辰〕〔林凡凌雪菲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劍公子 第79章 密談
    <b>最新網址:蟬夕就從桌子里走了出來,芊芊玉指輕輕的敲打著桌面,許久才道:“就去試探一下他,看看他有沒有逃跑的打算,而且就算他逃跑了,這種人才跑到哪里都是有用處的!”

    玉夙點了點頭,道:“小姐說的沒錯,以秦公子這樣的人才,以后做個謀士,也是大有可為!”

    蟬夕點了點頭。

    玉夙道:“不過我要晚一點去找他,他可能回去睡覺了!”

    蟬夕怔道:“這個時候他還有心思睡覺?”

    玉夙點頭道:“是的!所以他不是一般人!”

    齊王宮。

    渠年被刺殺的事,齊王已經得到消息,據刑部的人說,刺客有兩撥,一撥是秦國的,一撥是齊國的,齊國那撥刺客,就是那些紈绔子弟策劃的,據刺客說,長銘公主好像也參與了。

    齊王深信不疑,因為長銘和那幫紈绔子弟已經殺過秦質子一次了,上次他們把秦質子騙到玲瓏山獵殺,那件事他也是知道的,為此他還把長銘臭罵了一頓,沒想到長銘不知收斂,越來越過分,讓他勃然大怒,本來準備把長銘叫過來再臭罵一頓,結果長銘卻早早出宮了!

    如果只是長銘策劃這件事情,就算他痛罵一頓,這件事也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沒想到秦國也牽扯了進來,動機不明,他就不得不慎重地考慮這件事情。

    上午他叫了幾個大臣過來,商量了此事,商量了半天,也沒商量出個所以然來,所以過了中午,他又派人把陵陽君叫了過來,畢竟陵陽君有齊國第一智囊之稱。

    既然是智囊,都比較清高,不喜與人在朝堂上爭辯,都喜歡獨來獨往,所以齊王又把他叫去了御書房!

    陵陽君是吃過午飯來的,剛進御書房坐下,就有丫頭給他倒了茶水,茶不燙,陵陽君就端得起來,抿了一口,才放下杯子,說道:“王兄叫我來所為何事啊?”

    齊王問道:“夜里有人刺殺秦質子,這件事你知道吧?”

    陵陽君點道:“略有耳聞!”

    齊王道:“聽說你跟那個秦質子合伙做生意了?”

    陵陽君有些難為情,赧然一笑,道:“臣弟手頭有點緊,賺點外快罷了!”

    齊王笑道:“你的外快賺得很輕松啊,聽說還不少啊!”

    陵陽君笑道:“不過是蠅頭小利罷了,難不成王兄眼紅了?”

    齊王笑道:“確實有點眼紅!”

    陵陽君笑道:“王兄坐擁天下,怎么可能看得上我那一畝三分地?”

    齊王道:“開個玩笑,說正經事,既然你知道昨天晚上的事,那依你所見,這是誰干的呢?”

    陵陽君道:“聽說刺客有兩撥,一撥是秦國的,一撥是齊國的,齊國的刺客不用多想,肯定是長銘和解元令那幫人派去的!”

    齊王點了下頭,道:“這個我知道,確實是他們干的,我現在疑惑的就是秦國那幾個刺客,他們是誰派來的?秦國使團嗎?畢竟現在秦國使團還在臨淄!”

    陵陽君道:“應該就是秦國使團!”

    齊王道:“何以見得?秦國使團代表的可是秦國,如果沒有秦王授意,他們絕不敢刺殺自己的公子,哪怕是一個質子!可是秦王為什么要殺他的兒子呢?難道就因為他的兒子跟你合伙開了個店?”

    陵陽君道:“那倒不是,我跟秦質子合伙,也不過是近幾天的事,秦王還不可能得到消息!”

    齊王遲疑道:“那難道是秦國使團自作主張?”

    陵陽君道:“那肯定不可能,秦國使團沒有這樣的權利,也沒有動機,這肯定事先就布置好的,這些刺客也是從秦國帶來的,只不過是化成普通修士偷偷入城的!”

    齊王道:“那他們為什么要殺秦質子呢?動機何在?畢竟據我所知,以前的秦質子就是一個爛泥扶不上墻的人,也就是一個坐吃等死的人,對秦國任何人都構不成威脅,何況他還是秦王的兒子,秦王為什么非要置他于死地呢!”

    陵陽君道:“這件事我也想了一上午,我感覺只有一種可能!”

    齊王精神一振,道:“什么可能?”

    陵陽君道:“秦國想與齊國聯姻,但王兄一直拖延不決,已經過去十多天了,秦國使團可能等不及了,所以想殺了秦質子,給齊國增加一點壓力,就算秦質子再爛泥扶不上墻,畢竟也是一國公子,如果他死了,這件事可大可小,齊國肯定要給人家一個說法,如果這個說法不令秦國滿意,那便是授人以柄了,秦國肯定會趁機發難!”

    齊王只覺茅塞頓開,拍了下大腿,就指著陵陽君,喜道:“你分析得很有道理呀,比那些庸臣說的有道理多了,依我看,這就是秦國刺殺秦質子的真正目的所在!”頓了下,又道:“那依你所見,這件事該怎么處理呢?”

    陵陽君道:“秦國的刺客還有一個活口,滅口了嗎?”

    齊王道:“沒有滅口,但跟秦質子說已經死了,不過從他的嘴里也問不出什么話來,他只是執行命令的人,執行誰的命令也不知道!”

    陵陽君道:“沒必要再查了,這件事就當沒發生過吧,查清楚了也沒用,秦國也不會承認的,何況人家是殺自家的公子,我們也不好多說什么!”

    齊王點了點頭,道:“那他們會不會不死心,以為我們不知道,再去刺殺秦質子呢?”

    陵陽君沉吟片刻,道:“也有這個可能!不過在我齊國的地盤上,這事好辦,他們也最多派幾個刺客,又不會派軍隊過來,我們只需把幾個高手放在朔華大街就行了!”

    齊王又點了點頭,道:“有道理!”

    陵陽君道:“不過聯姻的事,王兄考慮的怎么樣了?總不能也一直這樣拖著吧?總要給齊國使團一個答復啊!”

    齊王深吸一口氣,面色就有些不高興,道:“我派人去試探各國的反應了,各國反應很激烈,像楚國還說,如果我們與秦國聯姻,他們也要聯姻,意思就是倒向秦國了,那山東六國的聯盟就瓦解了,氣死我了,一點面子都不給我!”

    陵陽君道:“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那王兄怎么考慮?”

    齊王道:“我還能怎么考慮?我也不能因小失大啊!”

    陵陽君道:“那王兄是打算放棄聯姻了?”

    齊王長嘆一口氣,道:“但我不甘心!”

    正說著,門外忽然傳了一個太監的聲音:“王上,長銘公主求見!”

    齊王一聽到長銘公主,就是一肚子氣,何況他現在心情還不好,便道:“她還敢來?讓她進來!”

    門外的太監應了一聲。

    緊接著,門就被推開了,長銘就走了進來,帶著一臉春風得意,見到陵陽君也在這里,微微一怔,就走了過來,帶著笑意行禮道:“見過父王!見過君叔!”

    齊王本來就冷著臉,見了長銘還有臉笑,他的臉上都能擰出水來,冷哼一聲,道:“你還敢來見我?”

    長銘笑道:“我知道,不就是秦國質子的事嗎?不過父王你冤枉我了,我沒有參與殺人,但我知道這件事,反正秦國質子沒事,我們先不談這件事,我是來給父皇排憂解難的!”

    齊王瞪了她一眼,道:“你不給我惹事,就是給我排憂解難!”

    長銘道:“父王,我這次真的是來幫助你的!你不是要把我嫁給秦國太子嗎?聽說其他國家不同意是吧?父王很為難,對吧?我就是來給父王出主意的?”

    齊王心頭一動,道:“你能有什么主意?”

    長銘笑了下,道:“父王,你想啊,你要把我嫁給秦國太子,太子畢竟是一國儲君,以后就是秦國的王,那我跟秦國太子生下的孩子就有可能是下下一代的秦王,這樣齊國和秦國就拴得太緊了,兩家好像變成了一家,其他國家肯定不樂意了!”

    齊王怔道:“不嫁給太子嫁給誰啊?嫁給太子的仆人?你愿意?”

    長銘道:“不嫁給太子也并不一定就要給太子的仆人哪?秦國的公子多著呢,就比如說在齊國的秦質子渠年,我可以嫁給他呀,畢竟他也是秦國的公子,嫁給他也相當于跟秦國聯姻了,這樣也不用駁了秦國的面子,而且我只是嫁給秦國一個質子,就算其它山東五國得到消息,也不會太反對,畢竟只是一個質子,沒有利用價值,如果他們反對,就讓他們跟質子聯姻好了!”

    齊王心頭一動,竟感覺他的女兒說的話很有道理,遲疑道:“你看上了秦質子?”

    長銘假裝很害羞,道:“不是我看上的,主要我是想給父王排憂解難,我一個人事小,齊國事大!”

    齊王當然不相信他的女兒會忽然間變得這么偉大,前兩天還尋死覓活的,拿絕食威脅他,但這個已經變得不重要了,轉頭看著陵陽君道:“你覺得可行嗎?”

    陵陽君深吸一口氣,道:“我覺得倒也可行,只要公主愿意,嫁給秦國質子,總比直接駁了秦國的面子要好,畢竟秦國這次派了使團過來提親,興師動眾,如果直接拒絕,秦王的面子肯定過不去,以后肯定把我齊國視為眼中釘肉中刺。而且公主說的話也有點道理,誰都知道,質子沒有利用價值,我們把公主嫁給質子,也算是下嫁,在他們眼里,也算不上居心叵測,應該不會反對!”

    長銘道:“就是!如果這樣都反對的話,那說明他們才是居心叵測!”<b>最新網址: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山河遠闊語輕輕〕〔血未涼〕〔咫尺之間人盡敵國〕〔我能修煉一億次〕〔伏天氏〕〔小閣老〕〔萬族之劫〕〔暗黑破壞神之毀滅〕〔回到地球當神棍〕〔我師兄實在太穩健〕〔極道兵王在校園〕〔記憶殺場〕〔我有一座巨龍城〕〔它貼著一張便利貼〕〔神仙三爺是個妞
  sitemap
3d组三多少钱一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