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大羅金仙〕〔男主今天也沒渣[快〕〔閑觀兒媳們爭奇斗〕〔日月風華〕〔俠女們的夜宴〕〔暮光之龍的日常生〕〔我再造了仙界〕〔戰爭從亮劍開始〕〔超能神棍〕〔扶明〕〔遮天之無敵天尊〕〔禁欲系神豪〕〔我用樹枝造大炮〕〔劍武凌世〕〔第五浩劫〕〔這個忙我幫定了〕〔詭秘之上校〕〔想啥呢龍是這個世〕〔海賊世界的千玨〕〔女主是被大佬們氪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劍公子 第78章 八卦
    <b>最新網址:渠年嚇了一跳,他覺得,所謂的驚喜肯定不是好事,因為這娘們昨天說有驚喜送給他,晚上就有刺客刺殺他。急忙說道:“你又想干嘛?”

    長銘笑道:“你害怕了?”

    渠年道:“當然,我膽子比較小,有什么話你擺明了跟我說,我不需要驚喜!”

    長銘嘟了下嘴,道:“我偏不說,我偏要給你驚喜!”

    渠年看他天真爛漫的樣子,竟覺毛骨悚然,感覺她就是童話里的狼外婆,明明是一頭兇殘的狼,偏要裝作和藹可親的模樣,關鍵她還賣萌,好人賣萌是可愛的,如果認定一個人是壞人,那賣起萌來,連面部表情都感覺是扭曲的,面由心生嘛!

    渠年試探道:“公主是鐵定不放過我了?”

    長銘鄭重地點了下頭,道:“對啊,就不放過你!”又咯咯一笑,道:“我走了,告辭!”說完就雙手負后,蹦跳著走了,像是一個懵懂無知的孩童,但在渠年的眼里,卻像是一個在黑夜里行走的鬼娃。

    白小牙望著長銘的背影,忍不住說道:“渠年,我怎么感覺這個長銘笑得很詭異,不會又醞釀什么陰謀吧?”

    渠年道:“有可能!”

    楚三敢一臉疑惑,道:“你們的想法怎么跟我不一樣,我怎么感覺這個長銘好像喜歡上師父了,害得我都想叫她師娘了!”

    白小牙道:“以你的智商,只能看到表面!”

    楚三敢急道:“你放屁!”為了讓別人覺得他也是一個有心機的人,連忙補救道:“我只是說了一下我的感覺,其實我一直都知道,這個長銘不是好東西,心如蛇蝎,只不過是黃鼠狼給雞拜年,肯定沒安什么好心!剛剛我看她一個人,我就想把他拉到邊上的小巷子里,先奸后殺!”

    白小牙道:“估計還沒開始,就已經有萬人圍觀了!”

    楚三敢道:“那才刺激!”

    渠年道:“別說這些沒用的,回去睡覺吧!”

    三人就朝朔華大街走去,白小牙又面露擔憂,道:“渠年,如果長銘再醞釀什么陰謀,我們還回去睡覺嗎?萬一再被人偷襲,可沒有夜里那樣的好運氣了!”

    渠年道:“白天不會的!先睡一覺再說!”

    白小牙道:“那到了晚上呢?萬一齊國不派高手來保護我們呢?長銘畢竟是公主,可以只手遮天,隨隨便便派幾個高手過來,我們都吃不了兜著走!”

    渠年點頭道:“實在不行,形勢一不對,我們就跑路,此地不留爺,自有留爺處!”

    楚三敢道:“師父,你如果跑了,那你的店怎么辦?這么紅火的生意,你舍得啊?”

    渠年道:“生意重要還是命重要啊?到時候把店留給你!”

    楚三敢急道:“那可不行,我要跟著你一起跑!”

    渠年道:“你如果跑了,你就沒有機會回去做楚王了!”

    楚三敢道:“不跑也沒機會,我在這里做人質也做夠了,也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反正師父不管去哪里,我都跟著師父!”

    渠年深吸一口氣,道:“先觀望幾天看看吧,估計也不用跑路,走著瞧吧,先睡一覺再說!”

    千國商會。

    蟬夕正坐在賬房里看著賬本,玉夙推門而入,蟬夕放下手里的賬本,抬頭問道:“查出來了嗎?”

    玉夙走近說道:“不太好查,昨晚那兩個活口好像已經死了,應該是被刑部滅口了,現在只知道昨天晚上有十個刺客去刺殺秦國公子,還是兩批人,一批應該是秦國派來的,還有一批查不出來,我估計就是昨天在天上人間的那批齊國紈绔公子干的!”

    蟬夕怔道:“秦國?秦國為什么要殺他們的公子!秦渠年有所發跡也是這幾天的事情,秦國不可能得這么快得到消息,在秦國的眼里,他不過是一個廢子,為什么要殺他呢?”

    玉夙道:“那我就不知道了!”

    蟬夕想了想,道:“已經好多天了,齊國也沒有答應聯姻,難道是秦國為了給齊國施加壓力?”

    玉夙道:“那我就不知道了,有可能吧?”

    蟬夕道:“我感覺十有八九,這可能是早就布置好了一步棋,秦渠年只是一個犧牲品!”

    玉夙想了想,道:“那那個秦國公子也太可憐了吧?”

    蟬夕道:“在國家利益面前,一個廢公子又算得了什么?”

    玉夙道:“人家說虎毒還不食子,這秦王的心也太狠了!”

    蟬夕笑了下,道:“秦國本就是虎狼之國!”頓了下,又道:“那群紈绔子弟也就罷了,既然是秦國派人刺殺秦渠年,異國作案,肯定計劃周密,應該派的都是高手啊?怎么會沒有得手?”

    玉夙道:“不但沒有得手,還被秦公子活捉了兩個呢!”

    蟬夕深吸一口氣,道:“這就奇怪了,昨天在天上人間,范葉落帶去的四階修士和三階修士聯手都折在了楚三敢的手上,長銘公主如果不傻,派去的刺客至少也應該五階六階吧?就算楚三敢的劍法有獨到之處,但也沒到了天下無敵的地步,怎么可能殺得了這兩批高手呢?”

    玉夙道:“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這個秦公子好像被鬼神附體了一樣,怎么變得這么厲害?”

    蟬夕長嘆一口氣,道:“我是越來越看不透他了!”

    玉夙點頭道:“我也感覺這個秦公子越來越神秘了,我想扒開他的心里看看,他的心里藏了多少秘密!”

    蟬夕道:“長銘有動靜了嗎?”

    玉夙點頭道:“有!今天上午他單獨去了天上人間找秦公子了,一個護衛都沒有帶!”

    蟬夕怔道:“找他干嘛的?”

    玉夙道:“那我就不知道了,不過他們后來一起去了桂花坊!”

    蟬夕又是一怔,道:“去桂花坊去干嘛?”

    玉夙道:“就是昨天天上人間那個煮茶女,當時給長銘公主他們煮茶的,后來跪在地上給那個來路不明的店小二作證的,就那個女孩,小姐記得嗎?”

    蟬夕點頭道:“記得!”

    玉夙道:“那個女孩叫小翠,家就住在桂花坊,不過夜里回去的時候被人暗殺了!”

    蟬夕驚道:“暗殺了?”

    玉夙點頭道:“是的!應該就是被那幫紈绔子弟給暗殺了,長銘公主有沒有參與我就不知道了,不過他跟秦公子一起去了小翠的家里,聽說她還向小翠的遺體鞠躬了,說明小翠可能不是她殺的,畢竟以她的身份,沒有必要委曲求全!”

    蟬夕點頭道:“有點道理!長銘公主雖然狠毒,但一向自持身份,不會去暗殺一個下人!”

    玉夙道:“更奇怪的是,聽說那個小翠當時死不瞑目,他的家人用了很多方法也無法使他閉眼,但秦公子去了以后,就在小翠的耳邊說了幾句悄悄話,小翠就閉上了眼睛!”

    蟬夕驚道:“還有這種事?”

    玉夙點了點頭,道:“好多人都看見了,所以我說這個情況是越來越神秘了!”

    蟬夕喃喃道:“確實神秘了!”

    玉夙道:“而且這個秦公子還給了小翠家人好像不少錢!”

    蟬夕怔道:“你怎么知道的?”

    玉夙道:“當時好多人看見了,秦公子塞了一張銀票給小翠的父親,只是當時沒人知道銀票上有多少錢,不過秦公子從小翠家走后不久,最多一個時辰,小翠的哥哥就拿了一張一萬兩的銀票到了千國商會鑒定真偽,說明這銀票原先不是小翠家的,而且他家也不可能有這么多錢,那就只有一個可能,這銀票是秦公子給的!”

    蟬夕道:“給這么多?”

    玉夙道:“也不算多,秦公子昨天就敲詐了二十幾萬兩,這點錢對他來說,毛毛雨!”

    蟬夕道:“話不能這樣說,這錢雖然是他敲詐來的,但也是他的本事,何況進入他的手里,就是他自己的錢,有幾個人舍得再吐出來?何況還只是吐給一個下人的家屬,一般東家能賠個一百兩,就已經是仁慈了!”

    玉夙笑道:“也對,所以說這個秦公子也是一個有情有義的人啊!對一個下人都是如此,對朋友家人那肯定更有情意了,若是哪個女人嫁給他,倒也是一種福氣呢!”

    蟬夕笑道:“你想嫁給他嗎?”

    玉夙撇了下嘴,道:“以前他配不上我,現在我配不上他,我們之間沒有緣分,不過小姐,你倒是可以考慮一下啊!”

    蟬夕嗔道:“死丫頭,胡說八道!”

    玉夙嘻嘻一笑,道:“我就開個玩笑嘛,現在這個秦公子朝不保夕,嫁給他不就跳進火坑了嗎?”

    蟬夕皺了皺眉,道:“他現在確實是朝不保夕,畢竟他在齊國沒有一點根基,如果長銘公主執意要殺他,他也是兇多吉少!”

    玉夙道:“他不是有陵陽君這個靠山嗎?”

    蟬夕道:“陵陽君這個人靠不住,有可能最想殺他的人就是陵陽君!”

    玉夙臉上就有些緊張,道:“那照小姐這么說,秦公子不是完蛋了嗎?”

    蟬夕道:“反正他有危險!待會你去問問他,有沒有興趣逃跑,如果有興趣的話,我們千國商會可以幫他一把!”

    玉夙怔道:“幫他逃跑?那他跑了以后不就沒有利用價值了嗎?”<b>最新網址: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鄉下千金要逆襲〕〔我有無敵升級系統〕〔山河遠闊語輕輕〕〔王軍馬婷〕〔寵婚蜜愛:寧先生〕〔萬族之劫〕〔超凡大衛〕〔帶個懲戒去聊齋〕〔我的細胞監獄〕〔我師兄實在太穩健〕〔大奉打更人〕〔幸福人生護士蘇鑰〕〔伏天氏〕〔家的味道〕〔第一序列
  sitemap
3d组三多少钱一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