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戰斯爵寧熙小說免〕〔戰斯爵寧熙〕〔奮斗在沙俄〕〔大魔王嬌養指南〕〔向隔壁許先生撒個〕〔皇后天天想逃跑〕〔現代手藝人〕〔靳先生的心尖寶〕〔武漢封城季〕〔陰陽神婿〕〔神級醫婿〕〔西風吻過梨花開〕〔神醫帝凰:誤惹邪〕〔他說愛情已遲暮〕〔都市大進化時代〕〔他命中缺糖〕〔未婚美妻超級甜慕〕〔林辛言宗景灝免費〕〔宗先生的追妻攻心〕〔總裁誘妻成癮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劍公子 第76章 小翠死了
    <b>最新網址:長銘這時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放下茶杯,道:“玲瓏山的事畢竟是不愉快的事,不提也罷,不過昨天晚上的事你應該不會隱瞞了吧?”

    渠年道:“昨天晚上的事公主不是已經知道了嗎?”

    長銘道:“我只知道解元令派人去殺你,但過程我并不知道,我只聽說昨天夜里不但解元令派人殺你,連秦國都派人殺你了,秦國為什么要殺你呢?你怎么說也是秦國公子啊?”

    渠年笑道:“公主問的問題都是我不知道的問題,其實我比公主還要好奇,秦國為什么要殺我?沒有人告訴我為什么,所以我也沒法回答公主的問題!”

    長銘道:“也對,你在齊國這么多年,消息閉塞,秦國的狀況你知道的還沒有我多,不知道也是正常的!但既然昨天晚上有兩撥人去殺你,據我所知,光解元令派去的人就全都是五階六階的高手,秦國派去的應該也是高手,至少也是開化境,我就想不明白了,這么多高手去殺你,怎么會被你反殺呢?還有兩個竟然被你活捉了,就算你徒弟的劍法再厲害,也不可能一下打敗這么多高手啊?我是百思不得其解啊,你能告訴我嗎?這應該不算是秘密了吧?”

    渠年笑道:“這個自然不是秘密了!”臉色忽然變得神秘,小聲道:“告訴公主一個秘密,其實我會跳大神,那些人都被我跳死了!”

    長銘怔道:“什么是跳大神?”

    渠年神神秘秘道:“一種獨門秘技!”

    長銘的臉上就充滿好奇,道:“能告訴我嗎?”

    渠年搖了搖頭,道:“這是不能說的秘密!”

    長銘怔道:“你不相信我?”

    渠年心道,我信你個鬼!嘴上道:“不是不相信公主,我也是為了公主好,有些秘密公主還是不知道的好,知道了對公主也未必是好事!”

    長銘輕嘆一口氣,道:“既然你不想說,我也不為難你,那就不說吧!”

    渠年道:“多謝公主理解!”

    卻在這時,一個店小二走了過來,由于王析德也站在他的身后,那店小二就附在王析德的耳邊悄悄的說了一陣,王析德聽后,臉色明顯變了。

    渠年便道:“發生了什么事?”

    王析德便道:“公子,借一步說話!”

    渠年便站了起來,跟他走到一旁,王析德便小聲說道:“小翠死了!”

    渠年聽得一頭霧水,怔道:“小翠是誰?跟我有關系嗎?”

    王析德便道:“小翠就是昨天那個煮茶女啊,就是為長銘公主和解元令煮茶的,當時你讓她證明解元令陷害你的!”

    渠年心頭一沉,就想到了昨天那個因為害怕而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的姑娘,便道:“她怎么死的?”

    王析德道:“昨天夜里回家的路上被人殺了!”

    渠年驚道:“夜里沒有人陪她一起回去嗎?”

    王析德道:“哪有?我們店的工人下班以后,都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雖然渠年跟這個姑娘并不熟悉,甚至現在才得知她的名字,但聽聞她的死訊,心上仿佛被針扎了一下,隱隱作痛!本來那個姑娘是不敢揭發解元令的,是他鼓勵了她,還跟他說,他會保護好她,結果他卻把她給遺忘了,再次想起她時,竟是因為他的死訊!

    昨天他還在她的懷里偷偷塞了一百兩的銀票,原以為姑娘會開心好一陣子,沒想到姑娘還沒來得及花上一文錢,就已經魂斷黃泉了!

    渠年的心里就有些悔恨,把手指捏得格格作響,咬了咬牙,道:“小翠家在哪里?”

    王析德道:“城南!”

    渠年道:“你找得到嗎?”

    王析德道:“我找不到,但有人找得到!有兩個小二家離她家挺近的!”

    渠年道:“叫過來,我去看看她!”

    王析德遲疑道:“公子親自去嗎?”

    渠年點了點頭。

    王析德道:“那我去安排!”說完就下去找那個能找著路的店小二了!

    長銘公主依舊坐在桌旁,這時說道:“說什么悄悄話呢?我怎么感覺你越來越神秘了?”

    渠年就走了過來,臉色嚴肅了許多,冷冷道:“小翠是你殺的?”

    長銘怔道:“小翠是誰?”

    渠年道:“就是昨天給你煮茶的那個煮茶女,跪在地上說實話的那個姑娘!”

    畢竟是昨天發生的事情,渠年稍一提醒,長銘便想了起來,忽地撲哧一笑,道:“看你嚴肅的樣子,我以為是什么大人物,原來是個煮茶女啊!她被人殺了嗎?”

    渠年道:“難道不是你殺的?”

    長銘笑道:“我連她的名字都不知道,我殺她干嘛?她在我的眼里,不過是一只螻蟻罷了,螻蟻咬了我,如果方便的話,我可能會順手捏死它,但如果螻蟻跑了,我不會追著不放的,我沒那么無聊!”

    渠年遲疑道:“難道又是解元令干的?”

    長銘抿嘴想了想,道:“八成是的!不過解元令這事干得沒出息,竟然去暗殺一個手無寸鐵的小丫頭,沒意思!”

    渠年咬了咬牙,眼睛微瞇,迸出寒光,冷冷道:“何止是沒出息,簡直是喪盡天良!”

    長銘怔道:“不是,我怎么感覺你有點不對勁呀?不就是死了一個煮茶女嗎,一個下人罷了,怎么看你好像很傷心的樣子,至于嗎?看把你傷心的,這能損失多少錢?大不了我再買兩個送給你!”

    渠年冷笑一聲,道:“好像下人在你的眼里就不是人,是畜牲?”

    長銘怔道:“差不多吧!有區別嗎?”

    真是話不投機半句多,渠年就不想搭理她,剛好見王析德已經把那個帶路的小二叫了過來,渠年便走了過去,看著那小二,道:“帶我過去!”

    小二應了一聲。

    長銘便伸長脖子道:“你們去哪里呀?”

    渠年頭也沒回,也沒有理她,在小二的帶領下,就領著楚三敢白小牙出門了!

    氣得長銘公主狠拍了下桌子,咬牙道:“過分!”

    王析德因為要照看店鋪,沒有跟出去,就站在大堂里,這時嚇了一跳。

    長銘就向他招了招手,道:“你過來!”

    王析德就戰戰兢兢的走了過來,道:“公主有何吩咐?”

    長銘沒好氣道:“秦渠年去哪?”

    王析德膽小,沒有渠年那樣的魄力,不敢欺騙這個殺人狂魔,如實說道:“公子是去看望小翠的!”

    長銘遲疑道:“就是那個被人殺掉的煮茶女?”

    王析德點頭道:“是的!”

    長銘想了想,道:“他跟那個小翠是親戚?還是他們之間有不可告人的關系?我看這個小翠長得也不好看呀!”

    王析德便道:“不是親戚,也沒有關系,公子也是今天才知道她的名字,以前都不認識的!”

    長銘深吸一口氣,道:“那秦渠年為什么這么傷心?不就是一個下人嗎?死了就死了唄,真是莫名其妙!”

    王析德道:“可能是因為我家公子心地善良,心下不忍,故而傷感吧!”

    長銘喃喃道:“心地善良?真是一個善良的人?我倒是第一次見到!”

    王析德道:“我家公子一直都很善良,一向體恤下人!”

    長銘猛地站起,道:“我也去看看!”

    渠年剛走出天上人間的大門,楚三敢就忍不住說道:“師父,你說這個長銘公主是什么意思呀?既然她想殺你,干嘛要來這一出?仇人見面不應該分外眼紅嗎?她怎么還跟你嘻嘻哈哈的?你們兩人坐在一起一點都不像仇人,倒像是朋友在談心,都把我看蒙了!他這是欲擒故縱嗎?還是笑里藏刀啊?”

    渠年心里有心思,心思已經不在長銘的身上,隨口說道:“你想知道你去問她呀,問我干嘛?”

    楚三敢嘿嘿一笑,道:“我去問她她也不會告訴我實話呀!不過剛剛我竟然有一種錯覺,好像這個長銘喜歡你!”

    渠年白了他一眼:“喜歡殺我么?”

    楚三敢道:“也有可能!反正我看得出來,他現在對你很感興趣!”

    渠年瞇眼看著他,道:“你怎么這么八卦?”

    楚三敢笑道:“我是在給你分析敵情!”

    渠年怔道:“小翠的死,你一點都不難過嗎?”

    楚三敢怔道:“我難過干嘛?我跟她又不熟!每天世上死人那么多,每個人我都要難過的話,那我早就難過死了!師父,你不會是真難過吧?不是裝給長銘看的?”

    渠年輕嘆一口氣,道:“看來也不能怪長銘,你們都是一樣的!”

    楚三敢急道:“師父你說什么呀?我怎么可能跟她一樣?”

    渠年道:“我沒有怪你,我只怪我自己無法融入這冷血的世界,或許也不是冷血,而是三觀不合吧!”

    楚三敢怔道:“師父,你說什么呀?我怎么聽不懂呀!”

    渠年道:“聽不懂就算了!”

    忽聞身后有急促的腳步聲傳來,三人轉頭一看,就將長銘公主氣喘吁吁地追了上來。

    渠年頗感意外,道:“你怎么來了?”

    長銘喘著出氣,道:“我也想去看看小翠了,忽然我有些同情她了,一個姑娘家挺可憐的!”<b>最新網址: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山河遠闊語輕輕〕〔咫尺之間人盡敵國〕〔我能修煉一億次〕〔血未涼〕〔小閣老〕〔伏天氏〕〔萬族之劫〕〔極道兵王在校園〕〔暗黑破壞神之毀滅〕〔我師兄實在太穩健〕〔回到地球當神棍〕〔它貼著一張便利貼〕〔記憶殺場〕〔特種兵之我是戰神〕〔我家大師兄腦子有
  sitemap
3d组三多少钱一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