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奶爸仙尊林凡〕〔小說上門龍婿葉辰〕〔林凡凌雪菲〕〔你是我的萬千星辰〕〔顧久辭霍明澈小說〕〔重生后我渣了死對〕〔大魔王嬌養指南〕〔重生后我成了首輔〕〔在霸總身邊盡情撒〕〔棄婿當道〕〔妖女請自重〕〔老祖宗在天有靈〕〔諸天扮演〕〔萬古最強宗〕〔都市仙醫武神〕〔從簽到開始制霸全〕〔上門女婿陳平〕〔閃婚甜妻:傅爺,〕〔張平〕〔金盛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劍公子 第69章 埋伏
    楚三敢就覺得奇怪,小聲說道:“師父,這些人莫不是腦子有問題,一共就十個人,為什么要分成兩批啊?”

    渠年也覺得奇怪,道:“不知道呢,看他們的樣子,有可能他們不是一伙的吧?”

    楚三敢驚道:“這么多人想殺你?”

    渠年道:“你問我我問誰?像我這么和藹可親的人,我也不知道哪來那么多人想殺我!”

    楚三敢道:“師父說的極是!那我們該怎么辦?”

    渠年道:“還能怎么辦?看戲唄!下面可能有好戲看了,不過你可以添把火!”

    楚三敢怔道:“怎么添火?”

    渠年便附在他的耳邊小聲說了兩句。

    第二撥進入院子的五個人,是解元令派過來的,他們不像秦國的刺客做足了功課,連渠年住哪一間房都不知道,翻入院子就感覺兩眼一抹黑,有點手足無措,幸好院子里只有三間房,不是三十間房,讓他們心里略微寬慰。

    本來以他們這樣的身手,刺殺一個剛剛破階的修士,又是在自家地盤上作案,根本無所畏懼,完全可以放開手腳,無奈他們臨來之前,解元令曾交代他們,說這個秦國質子狡詐多端,有可能會算準他今天晚上會派人刺殺他,說不定會在屋里設有埋伏,他們務必小心。

    其實解元令不過是為了嚇嚇他們,讓他們小心行事,可不相信渠年有這么聰明,能料定他今晚會派人刺殺他,但這些刺客卻信以為真,心里就有了陰影,所以進入院子以后,走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本來他們見院子里有三間房,準備從左到右一間一間地找,不料卻發現中間那間房卻是開著門的,好像是屋里的主人知道他們要來,特地開門迎接似的,就差沒在門口放兩個迎賓小姐了,這讓他們有些慌張,因此緩慢移動的腳步就變得更加緩慢了,五人面面相覷,感覺有點不對勁。

    雖然他們沒有看過諸葛亮的空城計,但他們畢竟是身經百戰的高手,就算心里有點緊張,也不可能只因為目標家里開著門,就嚇得落荒而逃,這事要傳到解元令的耳朵里,那幫紈绔子弟肯定不放過他們。

    五個人這時相互遞了個眼色,點了下頭,就往中間靠攏了些,擺開劍式,緩緩向中間那間房走去。

    他們緊張,屋里的那五個人比他們更緊張,因為屋里昏暗,外面看不到里面,里面卻能把外面看得清清楚楚,看外面那五個人正向他們這間房走來,那姿勢,就是甕中捉鱉的姿勢,好像是怕被甕中的鱉咬到,所以才畏手畏腳。那眼神,正緊緊地盯住他們,步步緊逼。

    其實他們這只是心理作用,他們感覺被人埋伏了,所以外面的人怎么看都像是埋伏他們的人,跟疑人偷斧是一樣的。

    他們握劍的手心就被汗水浸透了。

    那名六階修士畢竟是老大,邊上就有一人附在他的耳邊用極其微弱的聲音說道:“怎么辦?”

    那么六階的修士也是心亂如麻,但他是老大,只能強做鎮定,只也用極其微弱的聲音回道:“大家都準備好,就算拼個魚死網破,也絕不能束手就擒!”

    其他幾人均點了下頭。

    由于他們太過緊張,呼吸也變得粗重,想克制都力不從心,外面那五個人現在離門口只有幾步之遙,而且他們也是高手,耳目極其靈敏,里面的人說話雖然聲若蚊吟,但他們還是隱約聽到了,都停下了腳步,如同人狗相遇,人也緊張狗也緊張。

    但他們的想法還是有些差距的,里面的人畢竟是秦國人,在異國作案,到處風聲鶴唳,感覺他們已經被包圍了,只有拼個魚死網破才有生還的可能。而外面的人雖然知道屋里有人,也感覺遭遇了埋伏,但他們沒有被逼到絕路,只要不貿然進屋,他們完全可以全身而退。

    所以他們停下了腳步,甚至還有些猶豫,猶豫要不要進去,畢竟以他們這樣的身手,一般人就算想埋伏他們也是以卵擊石。他們甚至還想開個會,分析一下敵我形勢。

    渠年雖然離得遠,但也能感覺到他們之間濃濃的火藥味,現在他們離爆發沖突只剩下一個火星的距離,眼看外面那五人停下了腳步,火藥味有濃轉淡的跡象,渠年可不想錯失良機,就用胳膊碰了碰楚三敢。

    楚三敢會意,知道到了他添把火的時刻了,便伸手摸了下身邊的瓦片,輕輕一掰,就掰下一個碎角,放在中指上就用力彈了出去。

    畢竟他也是四階的修為,以氣御石,那瓦石如同離弦之箭,呼嘯而去,就像子彈一樣,射進了中間那扇門里,那扇門里正站著秦國的五個刺客。

    以他的修為,不要說相隔這么遠的距離,哪怕是近在咫尺,也是不可能偷襲到這些高手的,但它的作用并不是為了偷襲,而是為了點火。

    秦國那五個刺客本來就已經劍拔弩張,繃緊了神經,已經到了爆發的邊緣,哪怕是一點小動靜,都有可能讓他們情緒崩潰,何況是見到有暗器偷襲他們?那說明外面包圍他們的人已經開始動手了,他們如果再無動于衷那就是坐以待斃了!

    這塊小瓦片無疑就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那名六階高手大叫一聲:“兄弟們!隨我一起砍死他們!”

    其他四人齊聲應了一聲,挺劍就一起沖了出去,直接撲向外面那五人!

    外面那五人雖然有些吃驚,但也并不覺得意外,因為他們已經感覺到被人埋伏了,剛剛若不是他們猶豫了一下,早就跑了,現在見到屋里那五人如同餓狼撲食一般撲向他們,想撤也撤不了了。狹路相逢勇者勝,誰先轉身誰完蛋。

    本來這兩撥人素未謀面,之間也是無仇無怨,甚至都沒有說過話,更沒有說過“你瞅啥?”就這樣無緣無故地打了起來,而且打得非常認真,沒有一個拖泥帶水,全部都是以命相搏。不知道為何,他們也沒有迫害妄想癥,但在今天夜里,他們卻無一例外地覺得,對方想殺了自己,而且這個想法非常堅定。

    他們如同約好過來打架一樣,不但人數相當,就連修為也是一模一樣的,都是四個五階修士配一個六階修士,旗鼓相當,一人對一人,五階對五階,六階對六階,打的難解難分。

    趴在屋頂上的楚三敢見到這種情況,就變得興奮起來,碰了碰渠年的胳膊,激動道:“師父,他們無緣無故的怎么會打起來呢?就算是約架也不可能把約架的地點選在你家呀!”

    渠年道:“可能這就是黑暗森林法則吧!”

    楚三敢怔道:“什么是黑暗森林法則?我怎么沒聽過?”

    渠年道:“這是執劍人說的”

    楚三敢又是一怔,道:“誰是執劍人?”

    在這個關鍵時刻,渠年也懶得跟他糾纏,要不然這個問題他最少要解釋三天三夜,便道:“我就是執劍人!”

    楚三敢遲疑道:“你就是執劍人?那你是執劍人,我是什么?”

    渠年道:“你是劍人!”

    楚三敢點了點頭,意味深長地說了一句:“好像也有點道理!”說完又把目光移到了院子里,看了一會兒,說道:“師父,里面有幾個人好像用的是秦國劍法!”

    渠年點了點頭,深吸一口氣,道:“我感覺也像!”

    楚三敢便道:“難道他們是秦國人?”

    渠年道:“有可能!還有五個人明顯是齊國人,那另外五個人是秦國人也就不足為怪了,如果也是齊國人,可能就不會鬧出這么大的烏龍了!”

    楚三敢遲疑道:“可你是秦國公子啊,秦國人為什么要殺你?難道是怕你回去搶王位?”

    渠年道:“我是秦國的棄子,在秦國的眼里,我就是一個窩囊廢,怎么可能怕我回去搶王位?”

    楚三敢道:“但你現在不是窩囊廢了呀!今天你還讓長銘公主下不了臺,她明面上都不敢把你怎么樣,現在整個臨淄誰還敢說你是窩囊廢?說不定正是因為師父這兩天風頭正盛,才會引起秦國某些公子的嫉妒吧?”

    渠年搖了搖頭,道:“沒那么快!我開店的消息還沒有傳回秦國呢?這件事一看就是早有預謀,就算是秦國人要殺我,也不可能是因為我變得牛.逼了!”

    楚三敢道:“那他們好端端的為什么要殺你?”

    渠年深吸一口氣,道:“我也想不明白!”

    白小牙忽然指著韓國質子府的方向,小聲道:“你們看!”

    兩人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就見到韓琦忘的院子里也站著五個黑衣人,韓琦忘和趙穎川也站在院子里,似乎在為他們壯行!

    楚三敢就覺得奇怪,道:“今天什么日子啊?開黑衣人廟會了嗎?怎么這么多黑衣人?難道這韓不要臉的也準備殺人?”

    渠年道:“像!”

    楚三敢怔道:“那他想殺誰呢?”

    渠年道:“你猜?”

    楚三敢驚道:“師父,不會又是準備來殺你的吧?”

    渠年道:“我也不知道,接著往下看,馬上就知道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山河遠闊語輕輕〕〔咫尺之間人盡敵國〕〔血未涼〕〔我能修煉一億次〕〔小閣老〕〔伏天氏〕〔萬族之劫〕〔極道兵王在校園〕〔暗黑破壞神之毀滅〕〔我師兄實在太穩健〕〔回到地球當神棍〕〔它貼著一張便利貼〕〔記憶殺場〕〔神仙三爺是個妞〕〔特種兵之我是戰神
  sitemap
3d组三多少钱一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