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沈璃月傅司絕〕〔秦雪月〕〔秦偃月東方璃〕〔川行道〕〔洪荒小神傳〕〔獸人養娃之地主發〕〔穿到原始部落種田〕〔萬界第一神話〕〔最強玩家闖仙界〕〔原來愛情這么傷〕〔命運神師〕〔東洲傳〕〔系統升級中〕〔激戰千年〕〔道跡之仙魔源起〕〔修仙在飛升之后〕〔丹皇武帝〕〔重生后皇上為我黑〕〔飄香劍雨傳〕〔怒馬鮮衣覓封侯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劍公子 第65章 臭狗屎
    渠年故作驚訝,驚訝中帶著不舍,道:“現在就走?那怎么成?大掌柜隨了那么一大筆的禮,不吃個晚飯再走,你我心里都不是滋味啊!”

    蟬夕笑道:“不必客氣,一頓晚飯而已!”頓了下,又道:“剛剛那個小二不是你們店的小二吧?”

    渠年笑道:“怎么可能?就是我們的小二,只是我員工太多,不太熟而已!”

    蟬夕道:“你不用裝了,我又不會去告密,剛剛你恐嚇他的話,我都聽到了!”

    渠年笑道:“大掌柜的耳朵真長!”

    蟬夕道:“你們幾乎就站在我的門口說話,雖然聲音很小,但我想聽不到也難啊?”

    渠年就拍了下大腿,道:“大意了!”

    蟬夕道:“你把那個小二叫過去干嘛的?盤問秘密?”

    渠年就把手攏在嘴邊,湊在她的耳旁,小聲道:“實不相瞞,敲詐了一下!”

    這個動作有些曖昧,蟬夕的耳根被他吹得微微發燙,不免臉上一紅,道:“敲詐了多少?”

    渠年小聲道:“實不相瞞,二十幾萬兩!”

    蟬夕怔道:“你在騙我吧?”

    渠年便把剛剛揣進懷里的那沓銀票又拿了出來,在她面前晃了下,道:“看到沒有,全是你千國商會錢莊的銀票!”說時又抽出一張,遞給他道:“對了,我還沒有查過真偽呢!你幫我看看,這是不是真的,如果不是真的,我再回去找他算賬!”

    蟬夕接過銀票看了下,點頭道:“是真的!”

    渠年點頭道:“真的就好!”

    蟬夕驚道:“那人這么有錢?”

    渠年點頭道:“可有錢了,是地主家的傻兒子,你們要不要也找點人再去敲詐一遍,說不定還能榨出一點油水!”

    蟬夕怔道:“沒聽說你以前做過土匪啊?”

    渠年道:“別說那么難聽,這不過是業余愛好罷了!”

    蟬夕道:“你為什么要告訴我這些?就這么信任我?不怕我去告密?”

    渠年道:“無憑無據的事情,說出去誰信哪?剛剛你都不信,何況別人?而且我也沒別的意思,我就是想炫耀一下!”

    蟬夕笑道:“你倒是挺實誠的?”

    渠年點頭道:“這話一點不假,如果這世上的人都像我這么實誠,這個世界的明天一定會變得更加美好!”

    楚三敢就怔怔地看著他師父,沒想到他師父竟然還是一個不要臉的人。

    蟬夕笑道:“不過你也要小心一點,今天你是得罪了公主和那幫權貴子弟,他們說不定真會殺你?”

    渠年怔道:“那怎么辦?要不去你千國商會避兩天?”

    蟬夕道:“我不過是個商人,在官府面前,如同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又怎么保得住你?”

    渠年嘆道:“既然大掌柜都保不了我,那我也只能自求多福嘍!”

    蟬夕怔道:“你好像一點都不怕?”

    渠年道:“怕呀,小心肝撲通撲通地跳,但又有什么辦法呢?”

    蟬夕笑了下,道:“還有那個陵陽君也不是什么好人,你要小心一點!”

    渠年抱拳道:“多謝大掌柜提醒!”

    蟬夕忽然話鋒一轉,道:“那套劍法真的是你教楚公子的?”

    渠年還沒來得及回話,楚三敢就搶道:“那當然了!除了我師父,誰能教我那么精妙的劍法?”

    蟬夕就看著渠年,道:“用長銘公主的話來說,我是越來越看不透你了!”

    渠年道:“又不指望結婚,為什么一定要看透我呢!每個人都保留一點小秘密,不是挺好的嗎?”

    蟬夕道:“但愿我們能成為朋友,而不是敵人!”

    渠年笑道:“我們怎么可能成為敵人呢?我又不會開店去搶你的生意!”

    蟬夕笑了笑,道:“好了,不說了,我也要回去了!”

    渠年道:“我送你!”

    蟬夕道:“不用客氣,你忙你的,我們自己找得著路。”

    渠年道:“那哪能呢?冷落大掌柜半天,我心里就非常過意不去了,簡直是心如刀絞啊,就當給我一個彌補的機會,讓我送送大掌柜。”

    蟬夕撇了下嘴,道:“那好吧!”

    渠年喜道:“好嘞!大掌柜,這邊請!”

    玉夙白了他一眼,道:“你還能再假一點嗎?”

    渠年笑道:“真亦假來假亦真,假亦真來真亦假,姑娘多慮了,我是一片赤誠哪!”

    玉夙翻了下白眼,道:“鬼信!”

    渠年呵呵一笑。

    畢竟人家隨了這么多的禮錢,不看人的面子,也要看錢的面子,所以渠年非常講究,一直把他們送出大門外,臨別時還不忘揮了揮手,大聲叫道:“兩位常來玩啊!”

    這姿勢,如果手里再拿個手帕,那就是典型的老鴇送客,而且由于聲音太大,引得路人頻頻側目,畢竟這里是青樓,而蟬夕和玉夙又是女扮男裝,所以在路人的眼里,這兩人就有了嫖.客的標簽。

    兩人被路人火辣的目光盯得羞臊難耐,玉夙就跺了下腳,回頭沒好氣道:“來你個頭!以后再不來了!”

    渠年呵呵一笑,又擺了擺手,就上樓陪陵陽君喝茶了。

    蟬夕和玉夙腳步匆匆,只到擺脫路人的目光,心下才稍微平復,玉夙就鼓著腮幫子,氣道:“小姐,我發現,這個秦國公子越來越壞了,越看越不像個好人,壞透了!”

    蟬夕道:“他本來就不是好人,一口氣就能敲詐人家二十幾萬兩,簡直就是個強盜!”

    玉夙點頭道:“比強盜還壞,強盜還盜亦有道,他是根本沒有道義,吃人不吐骨頭,殺人不見血!”

    蟬夕道:“只是我覺得奇怪,他怎么知道人家的身上有二十幾萬兩的銀子呢?”

    玉夙道:“可能他也不知道,就瞎貓撞見死耗子了唄,就像是榨油一樣,他也不知道黃豆里面有油,榨著榨著就有了,所以那個人就被他榨光了!簡直是敲骨吸髓,畜生行徑!現在想想那個店小二,真是天底下最可憐的人,被人家打得鼻青臉腫不說,結果又遇到這個黑心掌柜,又被狠狠地敲詐了一下,血淋淋的傷口又被這個黑心掌柜撒了一把鹽,簡直是泯滅良心啊!”

    蟬夕點頭。

    兩人心里有氣,一邊走一邊說渠年的壞話,如果讓渠年聽到,他肯定感覺此時的他還不如路邊的臭狗屎。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山河遠闊語輕輕〕〔血未涼〕〔咫尺之間人盡敵國〕〔我能修煉一億次〕〔伏天氏〕〔小閣老〕〔萬族之劫〕〔暗黑破壞神之毀滅〕〔回到地球當神棍〕〔我師兄實在太穩健〕〔極道兵王在校園〕〔記憶殺場〕〔我有一座巨龍城〕〔它貼著一張便利貼〕〔神仙三爺是個妞
  sitemap
3d组三多少钱一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