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沈璃月傅司絕〕〔秦雪月〕〔秦偃月東方璃〕〔川行道〕〔洪荒小神傳〕〔獸人養娃之地主發〕〔穿到原始部落種田〕〔萬界第一神話〕〔最強玩家闖仙界〕〔原來愛情這么傷〕〔命運神師〕〔東洲傳〕〔系統升級中〕〔激戰千年〕〔道跡之仙魔源起〕〔修仙在飛升之后〕〔丹皇武帝〕〔重生后皇上為我黑〕〔飄香劍雨傳〕〔怒馬鮮衣覓封侯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劍公子 第61章 可憐的天子
    陵陽君又看著長銘道:“長銘,你一個女孩子不好好待在宮里繡花,跑這里來干嘛?這青樓是你女孩子來的地方嗎?信不信我告訴王兄,揍你一頓?”

    長銘嚇了一跳,笑了下道:“叔叔,你不是說這里不是青樓嘛,這里是娛樂會所啊,我是過來喝茶的呀!”

    陵陽君怔了下,道:“既然是來喝茶的,就安心喝茶,別給我添亂!”

    長銘笑道:“好好好,我們現在就去喝茶!”轉身招了下手,道:“都站在這里干嘛?走,去喝茶,看你們鬧的,茶都涼了!”

    那群紈绔子弟也不敢吭聲,跟陵陽君行了禮,轉身就跟著長銘向茶室走去,也包括范葉落。他可不敢一個人留下,要不然肯定又要被楚三敢揍一頓,長這么大也沒花過今天這么多錢,沒想到卻花得這么不愉快,兩千兩銀子啊,卻換來一頓打,還是白打,這話說出去誰信哪?

    苗萬旗就偷偷將手伸出欄桿外,揮了揮,那些羽林軍的將士會意,不用他吩咐,很自覺地撤走了。

    渠年這時也揮了揮手,大聲道:“大家都散了吧!”

    那些姑娘就歡天喜地地回房了,她們真的沒想到東家的背景竟然這么大,竟然拉來陵陽君做靠山,就這樣的靠山在,她們再也不怕別人來搗亂了,包括面對客人,腰板也硬了許多,遇到那些有虐待傾向的客人,她們也不用再忍氣吞聲了,以后也可以安安心心地接客了。

    蟬夕和玉夙也回茶室了,剛進茶室,玉夙就忍不住說道:“小姐,真沒想到陵陽君真是他的合伙人啊,陵陽君當初怎么會看上他呢!”

    蟬夕笑了下,道:“是金子總是要發光的,我們不也覺得他很有前途嗎?”

    玉夙道:“但我們是等他拿下望月樓后才認為這個人不簡單,但陵陽君賞識他,肯定是在他拿下望月樓之前,那時的秦公子可是一無所有啊,而且形象還是齷齪不堪!”

    蟬夕嘆道:“可能是陵陽君比我更有眼光吧!”

    外面的陵陽君打了一個噴嚏。

    見人都散了,陵陽君就拍了拍渠年的肩膀,笑道:“怎么樣?分我一半的利潤不冤吧?”

    渠年笑道:“當然不冤!要不然我也不會主動找你啊!”

    邊上的白小牙和楚三敢不由暗暗佩服,昨天晚上去找陵陽君的時候,聽說要分一半的利潤給他,他們還覺得無比惋惜,現在看來,渠年的眼光真的太具前瞻性了,要不然今天這事可不好善終,如果出了這件事再去找陵陽君,估計就算分一半的利潤,陵陽君還要拿點架子,甚至會坐地起價。

    陵陽君又湊近渠年,小聲道:“有什么好的門路,盡管跟我說,我們還可以再合作別的,錢要讓它生錢,存起來沒意思!”

    渠年笑道:“那必須的嘛,陵陽君放心,有好的門路我肯定找你合作!”

    長銘公主這時回頭看了一眼,見他們貼耳細語,動作甚是親昵,不免疑竇叢生,畢竟她叔叔可不容易這般與人親善,給人一點笑臉,就已經是相當客氣了。

    陵陽君這時又拍了拍渠年的肩膀,道:“既然這邊的事情了結了,我也回去了,你就放心干,沒人敢再來惹事了!”

    渠年道:“怎么說你也是東家,今天剛開業,怎么也要坐一會喝杯茶再走啊?”

    陵陽君想了想,道:“那行,那你陪我喝杯茶吧!”

    渠年笑道:“那不榮幸至致嘛!”這時又大叫一聲:“老王——”

    王析德剛剛也被嚇出一身冷汗,這時擦去腦門上的汗水,跑了過來,彎腰道:“公子有何吩咐?”

    渠年道:“安排一間茶室,我要跟陵陽君喝杯茶,他也是東家,自己人,不要上太好的茶,共同節約開支嘛!”

    王析德笑道:“可不敢!陵陽君,這邊請!”

    因為茶室就在二樓,所以沒走幾步,就進了一間茶室,楚三敢倒也懂得規矩,沒有跟過去,而是跟白小牙下樓了。

    長銘等人又走進了原先那間茶室,一伙人都憋了一肚子的氣,畢竟他們都是齊國的權貴子弟,長這么大也沒有丟過今天這么大的人,感覺臉都丟盡了,若不是長銘非要找個臺階下,當時他們就要拂袖離去了。

    剛進門,解元令就忍不住說道:“公主,你說這個秦質子怎么會跟陵陽君牽上線呢?陵陽君眼光極高,朋友極少,怎么會對這個秦質子另眼相看呢?”

    長銘道:“你問我,我問誰啊?反正這個秦質子從玲瓏山活著回來以后,處處透著不對勁,短短幾天時間,不但破了階,還有了錢,連楚三敢都拜他為師,我叔叔又對他另眼看待,這件事太邪門!”

    解元令點了點頭,道:“公主啊,這家伙把我們當成了仇人,今天又結下了梁子,估計他恨不得吃我們的肉,喝我們的血,不把他除掉,恐有后患啊!”

    長銘道:“那你說該怎么辦?”

    解元令剛準備說話,卻聽到苗萬旗叫了一聲:“你怎么又進來了?”

    眾人轉頭一看,均覺意外,原來是剛剛要被他們毆打的店小二又進來了,還主動關上了門,好像是在請求他們關門打狗似的。

    周伯邑心道,機會難得,不把你們放倒了,我也舍不得走啊!這次他學聰明了,進門的時候偷偷吞一顆解藥,原打算進門就放喪元香的,但又怕解藥在胃里沒有化開,早早放毒,自己也有中毒的風險,所以他猶豫了一下,沒想到他真是金子,不管什么時候都要默默發光,自己已經夠低調了,進門以后就主動站到角落里,沒想到還是被他們發現了。

    喪元香就握在他的手里,他決定先下手為強,但因為這是毒氣,所以瓶口密封極好,他嘗試單手撥掉瓶塞,竟沒有撥動,看來只有用另一只手來拔了,但眾目睽睽之下,他也不敢這么明目張膽。他也想到捏碎瓷瓶的效果也是一樣的,但畢竟有響聲,容易惹人警覺,所以想了下,又作罷。

    這時便笑了下,道:“我是服侍你們的小二啊,你們沒走,我哪里敢走啊?”

    苗萬旗笑道:“你膽子倒是不小啊!還敢進來?不怕我們揍你嗎?”

    周伯邑笑了下,道:“你們的茬已經找過了,再揍我已經沒有意義了,何況陵陽君還沒走呢。”

    他畢竟是天子,平時不太懂得處事之道,他以為這話說得十分誠懇,容易博得這些人的好感,畢竟人都是喜歡說實話的人的,但這些人都憋了一肚子氣,他再笑著說這句話,在這些人的耳朵里,就有了嘲笑的感覺。而且在這些人的眼里,他是渠年的店小二,那肯定是渠年的人,說不定就是渠年專門派他來嘲笑他們的。

    這十幾個人頓時就不高興了,就算他們今天再落魄,也輪不到一個店小二嘲笑,十幾個人立馬圍了過來,周伯邑嚇了一跳,急道:“你們想干嘛?”

    苗萬旗冷笑一聲道:“我們今天雖然吃了癟,但揍你一個店小二的能力還是有的!”

    長銘便道:“打一頓拖出去!”

    這些人本來就準備動手了,一聽公主這話,立馬拳腳就招呼了上來,本來他們就憋了一肚子的氣,正愁找不到出氣筒,結果這店小二就很知趣地跑來讓他們出氣了。何況他們剛剛就準備揍他的,后來因為范葉落的事給打斷了,如果不把這件事完成了,總感覺人生有點不完整。

    可憐的周伯邑,天下共主,堂堂天子之尊竟然變成了出氣筒。

    他畢竟只有三階修為,而對方基本都是三四階的修為,何況人數還那么多,他就感覺對方黑壓壓的拳頭就如同雨點一樣往他身上傾泄下來,根本招呼不過來。

    這些人對他拳打腳踢,完全不知道憐惜,辣手摧花,如果讓他們知道他們打的人是當今天子,估計這事要夠他們炫耀一輩子的,就是后果好像有點承擔不起。

    周伯邑被他們打得嗷嗷直叫,原本想著這些人怎么說也是齊國的權貴子弟,應該是有涵養的人,怎么會如此粗魯?早知道他們這么粗魯的話,他就不來了,太遭罪了。

    因為人太多,很多人還沒來得及發揮,所以打了半天,對方也沒有停手的跡象,卻把周伯邑給打急了,心里想著,此時不下手,更待何時?所以就趁亂把另一只手伸了過來,借著袖口遮掩,抓住瓶塞,猛地將瓶塞拔了出來,心里還想著,待會等你們人事不知的時候,把你們全部打殘。

    他以為他拔瓶塞的動作已經遮掩的天衣無縫,其實他并沒有看自己的手,在對方的蹂躪之下,兩只手已經完全露了出來,雖然他是偷偷摸摸地拔了瓶塞,但他現在有十幾雙眼睛盯著,跟光明正大地拔,根本沒有區別。

    更可悲的是,由于那瓶塞密封極好,就像是紅酒的瓶塞,猛地拔了出來,就發出“嘣”地一聲聲響,非常清脆,所有人都聽見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山河遠闊語輕輕〕〔血未涼〕〔咫尺之間人盡敵國〕〔我能修煉一億次〕〔伏天氏〕〔小閣老〕〔萬族之劫〕〔暗黑破壞神之毀滅〕〔回到地球當神棍〕〔我師兄實在太穩健〕〔極道兵王在校園〕〔記憶殺場〕〔我有一座巨龍城〕〔它貼著一張便利貼〕〔神仙三爺是個妞
  sitemap
3d组三多少钱一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