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重生之創業人生〕〔夫人你人設崩了〕〔總裁,你乖一點〕〔極夜玩家〕〔重啟迪迦之重生怪〕〔上門女婿陳平〕〔傾城時光共相依〕〔蘇凱〕〔不敗神婿txt下載〕〔不敗神婿txt全集免〕〔不敗神婿〕〔傅立恒葉蓁〕〔爹地,黑化萌寶不〕〔隱世佳人趙婉兮〕〔當總裁老公破產以〕〔LCK的中國外援〕〔太乙〕〔天降豪婿〕〔蝸牛少女流浪記〕〔厲少,你老婆馬甲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劍公子 第60章 我的合伙人
    長銘這時聳了聳肩,道:“你討好我也沒用,你也看到了,我什么也沒說啊!根本沒關系的啊!”

    渠年急道:“不是,公主嫂嫂,你不表態,他們敢放肆?”

    長銘笑道:“你也看到了,我沒表態!”

    邊上的楚三敢就道:“師父,他們是一伙的,我都看出來了,你看不出來嗎?跟他們說再多也是廢話,不如擼起袖子跟他們干!”

    解元令冷笑一聲,看著渠年道:“秦國公子,你還沒有你徒弟識相,你徒弟都知道我們是一伙的,你又何必垂死掙扎呢?你不用搖尾乞憐,你現在就是跪下來磕頭求饒也晚了,我勸你善良,趕快束手就擒,如果執迷不悟,刀劍可不長眼睛,到時斷了胳膊斷了腿,那我也愛莫能助嘍!”

    遠處的蟬夕和玉夙也在看著這邊,這時玉夙就小聲說道:“小姐,這些人是在故意找秦公子的麻煩啊!”

    蟬夕道:“我看得出來,樹大招風!”

    玉夙道:“那我們要不要幫幫他啊?”

    蟬夕道:“這些人全是齊國的權貴子弟,我們只是商人,怎么幫?幫了就是把自己也搭進去!再說了,幫得了一時,幫不了一世,如果秦國公子連這點事都擺不平,我看他這青樓也就沒有必要再開下去了!”

    玉夙道:“他在這里無根無基,若不是有秦國公子的身份,估計連小命都保不住,怎么可能擺得平這件事?”

    蟬夕嘆道:“那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樓上那些姑娘們這時也沒有心思接客了,都一臉緊張地看著這邊,畢竟他們昨天剛剛嘗到了甜頭,對這里已經有了感情,如果他們的東家被人抓走了,那這個店也就不可能再開下去了,那她們又要去別的青樓給人壓榨了,這是她們不想看到的,何況她們雖然跟渠年這個東家沒有相處幾天,卻感覺這個東家為人卻是極好的,從沒有把她們當作下賤的人,對她們非常和氣,沒看他罵過一個人。

    而那些圍觀群眾也是有人歡喜有人憂,嘗到甜頭的客人不免為此感到惋惜,以后再也體驗不到這種帝王般的待遇了。也有一些人是嫉妒渠年的,此時不免有些幸災樂禍。

    眾人以為,渠年想要保住這家店,現在也只有放下尊嚴,磕頭求饒了。

    結果令他們意外的是,渠年不但沒有跪地求饒,臉色這反而發生了變化,剛剛還一臉賤相,現在卻慢慢變得冰冷,看了看解元令,又看了看長銘,頭顱抬起,好像根本沒有把他們放在眼里,冷冷道:“本來我只想和和氣氣地做生意,不想節外生枝,但你們卻欺人太甚,不知收斂,好了,我不裝了,你們知道這家店的合伙人是誰嗎?想過動這家店的后果嗎?”

    那群紈绔子弟見他氣勢逼人,均是微微一怔,面面相覷。

    解元令道:“我管你的合伙人是誰?難不成是秦國資助你開的?不過我告訴你,就算是秦國資助了你,也得遵守我齊國的律法,齊國不是你為所欲為的地方!”

    渠年冷笑一聲,道:“我告訴你,這家店是我跟陵陽君合伙開的,你們不給我面子,就是不給陵陽君的面子,你們考慮過后果沒有?今天你們動了我,明天你們就得上門來給我賠禮道歉!”

    此話一出,人群一陣唏噓。

    就連遠處的玉夙都小聲說道:“小姐,這家店真的是他跟陵陽君合伙開的?”

    蟬夕道:“那我哪里知道?不過我估計他是騙人的,陵陽君怎么可能跟他合伙開這樣的店?如果陵陽君跟他合伙了,今天開業,陵陽君不可能不來啊!”

    果然,長銘公主也不相信,咯咯一笑,道:“秦公子,剛剛我還以為你是一個很有城府的人,沒想到你轉眼間就變得這么幼稚,就算你想撒謊,麻煩你也撒一個比較靠譜一點的謊。你也知道我叔叔是陵陽君,身份何其高貴?會跟你一個質子合伙?就算合伙,會跟你開青樓?我告訴你,你這是在污蔑陵陽君,如果讓陵陽君聽到,就算我饒了你,他也不會放過你的!別以為你買下他的酒樓,便可以借用他的身份,我告訴你,他的身份可比酒樓高貴多了!”

    楚三敢心道,高貴個屁!我師父一萬兩就搞定了!

    渠年聳了下肩,道:“話我已經說了,如果你們不信,你們可以去陵陽府問一下,免得鬧出誤會,到時大家都尷尬!”

    解元令冷笑一聲,道:“你以為我們都像你這么無聊,你不怕尷尬,我還怕尷尬!天哪,不自不覺聽你說了這么多的廢話,簡直是浪費我的時間!”說完就轉頭向苗萬旗遞了個眼色。

    苗萬旗會意,大叫一聲:“給我拿下!”

    院子里的兵卒聽了這話,紛紛拔劍出鞘,就順著樓梯沖了上來。

    楚三敢不愿坐以待斃,也準備拔劍一戰,結果卻被渠年按住了手,渠年笑道:“別沖動,委屈一下,師父會帶你出來的!”

    楚三敢雖然脾氣暴躁,但倒是聽渠年的話,這時劍已經拔出一半,又插了回去。

    轉眼間,那些兵卒已經沖了上來,把劍搭在了他們幾人的脖子上。

    渠年笑了笑,轉頭看了下那些姑娘和他的員工,大聲道:“你們別怕,在家安心做生意,我不會有事的,最多晚上就回來了,他們不敢把我怎么樣!”

    他也是沒有辦法,才用這最霸氣的口吻說著最慫的話。

    但那些圍觀群眾和員工心里都在想,只要你被帶走,人也差不多完了,看這些人的陣勢,絕不會心慈手軟的,估計進去了,不死也要虐殘,就算能回來,人也廢了,店也廢了,誰還敢來玩?

    所以人群里就傳來一陣嘆息。

    苗萬旗這時大喝一聲:“帶走!”

    話音剛落,天空忽然傳來一場頓喝:“住手——”

    眾人嚇了一跳,皆抬頭仰望,卻見到一道風.騷的身影從天而降,優雅地落在了院子里。

    眾人定睛一看,竟就是陵陽君,落地的時候還捋了一把額前的劉海。

    渠年估計這個陵陽君在屋頂上潛伏良久,才醞釀出這么個風.騷的姿勢,便道:“陵陽君,你就不能來早一點?害我這個東家在顧客的面前顏面盡失,這店還要不要開了?”

    陵陽君笑了一下,道:“莫急莫急,我來得不是剛剛好嗎?你不也沒被帶走嗎?”

    眾人均覺驚訝,雖然他們只短短地說了兩句話,但他們又不是傻子,完全能夠聽得出來,這兩人之間的關系非同尋常。看來渠年沒有撒謊,這個陵陽君可能真的是他的合作伙伴。

    陵陽君這時見常大喜跑了過來,便道:“發生了什么事?”

    常大喜應了一聲,便把這里發生的事快速跟他稟報了一遍。渠年直到現在才知道,這個常大喜說話很快,就跟放鞭炮一樣,噼哩叭啦,轉眼功夫,就把這么復雜的事情匯報完畢了。

    陵陽君點了點頭,就順著樓梯緩緩走了上來,樓梯上站滿了兵卒,這時連忙收起兵刃,拼命往兩側擠,給他騰出一條路來。

    包括架在渠年脖子上的兵刃,這時也很有眼色地收了起來。

    陵陽君走到渠年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轉頭又看著那群紈绔子弟,一個一個指了一遍,搖了搖頭,道:“你們這些娃娃啊,你說我開個店容易嗎?等了兩三年才開張,今天剛開業,你們就跑來搗亂,分明就是一點面子都不給我嘛!”

    那些紈绔子弟還處在震驚之中,怎么也不敢相信秦渠年真的是陵陽君的合作伙伴,不要說渠年這個質子,就算他們去找陵陽君合作,陵陽君也不會同意的。

    他們不知道,渠年是讓陵陽君看到了甜頭,后來才合伙的,如果起先就找陵陽君合伙,陵陽君斷然也不會同意的,肯定理都懶得理他。

    所以他們想破腦袋也想不出緣由,畢竟秦大公子以前是什么德性,那是有目共睹的,連他們都瞧不起,陵陽君怎么會瞧得起呢?他們絕不會想到渠年是事后主動讓出一半的利潤來誘惑陵陽君的,畢竟他們沒有這樣的魄力。

    聽陵陽君說話,解元令才緩過神來,急忙抱拳回道:“陵陽君息怒,元令真不知道這是陵陽君的店,要不然借我十個膽子,我也不敢來搗亂啊!”

    現在他也不敢提表弟被毆打的事了,有陵陽君撐腰,現在秦公子就算把他表弟再拖過來打一頓,他也只有翻白眼的份。

    渠年卻道:“陵陽君,他在騙你,我都跟他說了,這是我們合伙經營的店,但他們就是故意不給你面子!”

    解元令看他狗仗人勢的模樣,恨得咬牙切齒,但也無可奈何,急忙解釋道:“我是真沒想到陵陽君會跟他合伙開青樓,所以才沒有相信他的話,要不然我決不會搗亂的!”

    陵陽君轉頭看著渠年道:“我們開的是青樓嗎?”

    渠年道:“怎么可能?以我們的身份怎么可能開青樓?我們開的是娛樂會所!”

    陵陽君又看著解元令道:“聽到沒有?我們開的是娛樂會所,不是青樓!不要到處去敗壞我的名聲!”

    解元令忙道:“現在我們知道了,這里是娛樂會所,不是青樓!”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山河遠闊語輕輕〕〔咫尺之間人盡敵國〕〔我能修煉一億次〕〔血未涼〕〔小閣老〕〔伏天氏〕〔萬族之劫〕〔極道兵王在校園〕〔暗黑破壞神之毀滅〕〔我師兄實在太穩健〕〔回到地球當神棍〕〔它貼著一張便利貼〕〔記憶殺場〕〔特種兵之我是戰神〕〔我家大師兄腦子有
  sitemap
3d组三多少钱一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