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戰斯爵寧熙小說免〕〔戰斯爵寧熙〕〔奮斗在沙俄〕〔大魔王嬌養指南〕〔向隔壁許先生撒個〕〔皇后天天想逃跑〕〔現代手藝人〕〔靳先生的心尖寶〕〔武漢封城季〕〔陰陽神婿〕〔神級醫婿〕〔西風吻過梨花開〕〔神醫帝凰:誤惹邪〕〔他說愛情已遲暮〕〔都市大進化時代〕〔他命中缺糖〕〔未婚美妻超級甜慕〕〔林辛言宗景灝免費〕〔宗先生的追妻攻心〕〔總裁誘妻成癮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劍公子 第51章 公主嫂嫂
    周伯邑點頭道:“我也是這樣想的,畢竟聯姻只是一個形式,對于秦國來說,娶哪個公主不是娶?為什么一定要娶長銘這個刁蠻公主呢?所以我們一定要趕在秦國之前,先下手為強!”

    韋公公輕嘆道:“陛下,你也看到了,這里畢竟不是我們的地盤,確實有點不好下手啊?總不能殺進齊國王宮吧?”

    周伯邑聽了這話,就把杯中的茶一飲而盡,臉上就有了焦慮之色,道:“再等兩天看看吧!”

    卻在這時,一個漢子匆匆跑了進來,抱拳行禮,大概怕泄漏主人的身份,所以沒有稱謂,直接說道:“目標已經出宮了!”

    周伯邑陡地一驚,道:“出宮了?去哪了?去玲瓏山狩獵了嗎?”

    那漢子道:“沒有去玲瓏山,而是往這里來了!”

    周伯邑又是一驚,道:“往這里來了?來干嘛?”

    那漢子道:“不知道!”

    周伯邑就站了起來,湊近那個漢子,小聲道:“多調點人過來,埋伏好,見機行事!”

    那漢子應了一聲,就退了出去。

    周伯邑搓了搓手,道:“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啊!”

    韋公公卻面露擔憂,道:“陛下,此地不比玲瓏山,此地龍蛇混雜,又靠近齊國王宮,不好下手啊,就算搶到了東西,我們也未必能安然撤退啊!”

    周伯邑就拍了拍他的肩膀,嘆道:“你老啦,一點斗志都沒有!還沒開始做,你怎么就知道會失敗呢?為什么一定要硬搶呢,我們可以智取啊,如果她進了哪個房間,我們可以用迷香毒酒什么的,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覺把她放倒,然后我們拿了東西就走人,等齊國的人發現,我們早就出城了!”

    韋公公聽他說得好像很簡單,但總感覺哪里不對勁,想了想,道:“但我們又不是店小二,怎么有機會下毒啊?”

    周伯邑道:“這不簡單嗎?可以假扮店小二啊!”

    韋公公怔道:“那誰扮店小二比較合適啊?”

    周伯邑想了想,道:“成敗在此一舉,別人做這件事我不放心,我親自來!”

    韋公公嚇得一下跪倒在地,抱著他的腿,道:“陛下三思啊!您可是天下共主,是天子啊,怎么能扮店小二呢?”

    周伯邑道:“你多說無益,別人我不放心,要不你來扮店小二?”

    韋公公怔道:“我倒也想為陛下分憂,但我這個樣子也扮不了店小二啊!”

    周伯邑道:“那不就完了嗎?此事關系我周室興衰,我受點委屈算什么?只要讓我周室長興不衰,不要說扮店小二,就是讓我跳.刀山火海,我也不會有一點猶豫的!”

    韋公公看他說得大義凜然,竟也無言以對。

    樓下。

    雖然這個天上.人間非常賺錢,但渠年待在這里,卻覺得非常無聊,可惜今天開業,他作為東家,也不好拍拍屁股走人,免得有什么突發狀況,下面的人無法處理。所以此時他又坐在柜臺里,慵懶地躺在椅子上,兩條腿翹在柜臺里的長桌上,嘴里叼著半截筷子,假裝在吞云吐霧。畢竟他以前也是資深煙民,現在沒煙抽了,總感覺嘴上空落落的。

    這時,就聽那些姑娘齊聲說道:“歡迎光臨!”

    渠年伸長脖子一看,外面進來十多個人,雖然逆著光,渠年還是一眼就認出來了,因為這伙人就是當日把他射殺在玲瓏山的那群紈绔子弟,化成灰他都認得。

    長銘公主走在最前面,雖然女扮男裝,但渠年既然已經認出了其他人,所以一眼也就認出了她。

    但這伙人畢竟都是殺害他的仇人,渠年就算不待見他們,現在也不是報仇的時候,所以假裝沒有看到,反正有人招待。

    結果他坐的姿勢太風.騷,長銘公主也是一眼就看到了他,這時就走了過來,在柜臺上敲了下,笑道:“秦公子現在混得越來越好了嘛!”

    渠年這時才抬起眼皮,懶洋洋地說道:“還不是托公主的福!沒有公主,也沒有我的今天啊!”

    長銘笑道:“看來你還在恨我?”

    渠年怔道:“恨你?怎么可能?你看我這個樣子像恨人的人嗎?只會惹人恨!俗話說,過門即是客,在我這里,顧客就是天,沒人會恨天!”

    長銘道:“我就很好奇,你哪來這么多錢開這家店的?”

    渠年道:“我也很好奇,我哪來這么多錢開這家店的?可能我是金子吧?總是忍不住想發光!”

    解元令這時也走了過來,一臉不屑,道:“不就開一家破店嗎?有什么好得瑟的?”

    渠年依舊雙腿翹在桌子上,叼著半截筷子,聳了下肩,道:“真是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我好端端地坐在這里,我得瑟了嗎?”

    解元令看他半死不活的模樣,確實沒有得瑟,但他就是看他不順眼,這時冷哼一聲,沒有說話。

    長銘這時看著他道:“你知道嗎?我可能要嫁去你們秦國了!”

    渠年倒是一陣意外,怔道:“真的嗎?這就是這次秦國使團來的任務?”

    長銘道:“你不知道嗎?”

    渠年又攤開雙手,道:“我不過是秦國的一顆棄子,怎么可能知道這么機密的事?那你要嫁給秦國的誰啊?”

    長銘道:“秦國太子!”

    渠年道:“真的?那我們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又抱了下拳,道:“見過嫂嫂!”

    解元令急道:“見什么嫂嫂?八字還沒一撇呢?誰是你嫂嫂?你秦國也配?”

    渠年又攤開雙手,道:“這天沒法聊了!我招誰惹誰了?”

    長銘這時便道:“我問你一個問題!”

    渠年道:“都是一家人,嫂嫂盡管開口,小叔子我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長銘道:“秦國太子是你的哥哥,你應該非常熟悉,他的性格好不好?”

    渠年笑道:“既然是我秦國太子,那性格肯定是極好的,為人寬厚,尊崇仁義,嫂嫂盡管放心嫁過去,不會虧待你的!”

    長銘眼睛微瞇,總感覺他笑得很詭異,好像是看著她往火坑里跳,幸災樂禍,便冷笑一聲,道:“看來你是巴不得我嫁過去啊?”

    渠年又聳了下肩,道:“公主,你太高看我了,我只是一個棄子,只想安安穩穩地開個小店,安度余生,不談國事,不談政事,也就看是家事,我才多了兩句嘴,其實你認為我說不說有區別嗎?不管秦國太子好壞,我也做不了主,你也做不了主,是不是火坑你都得往里跳,跟我有什么關系? 其實我就是一片好心,安慰你一下,你心里沒數嗎?不要說你是嫁過去的外人,我是秦王的親兒子,不也落得這個下場嗎?我這么多年是怎么過來的,你沒看到嗎?宮墻之中,身不由己,有沒有好日子過,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長銘心下一沉,感覺他說的話好有道理,他是秦王的親兒子,秦王都可以隨意遺棄,何況她這個外人呢?雖然說很多國家都放了質子在齊國,但人家基本都是衣食無憂,就是來度假的,哪里像他秦國的質子,活得像條狗,秦國也沒人憐惜,包括秦國的太子,也算是位高權重,也不派人偷偷慰問一下他的親弟弟,估計也不是什么好東西,都是些心狠手辣的畜生,看來這虎狼之國名不虛傳。

    如果她嫁過去,豈不是就是嫁到了虎穴狼窩?

    心念至此,心里忍不住哆嗦一下,再看渠年,竟有了一種同病相憐的感覺,都是被秦國迫害的人哪!

    渠年見她臉色猶豫,便道:“公主,你不會就是來找我聊天的吧?”

    長銘這才回過神來,道:“不是,我是來玩的!”

    渠年怔道:“沒想到公主還好這一口?”

    長銘這才想起來這是青樓,她說來玩,能玩什么?急道:“你別胡說八道!你這里不是有茶樓嗎?我就是來喝喝茶!”

    渠年笑道:“那您是找對地方了!”這時大叫一聲:“老王!”

    王析德就很狗腿地跑了過來,站在柜臺外,道:“公子,什么事?”

    渠年道:“帶公主去樓上喝茶,記住,煮最好的茶,公主不差錢!”

    王析德雖然一直服侍楚國的公子,但畢竟是一個廢公子,在他眼里,就是一個有錢人,與公子無關,但長銘卻是實實在在的齊國公主,他第一次侍候這么有身份的人,臉上就有些惶恐,欠腰道:“公主請隨我來!”

    長銘看了眼渠年,見他依舊慵懶地躺在椅子里,像是一個沒有骨頭的鼻涕蟲,整個身子都快跟椅子融為一體,但在她的眼里,卻沒有以前的那種頹廢之感,便道:“你跟以前不一樣!”

    渠年笑道:“你根本不了解以前的我,所以你也不會了解現在的我!”

    長銘笑了下,道:“或許吧!”

    說完就領著一幫紈绔子弟跟著王析德上樓了。

    他們上樓的時候,剛好周伯邑和韋公公下樓,在樓道上遇見了,但彼此互不相識,所以連眼神的交流都沒有。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山河遠闊語輕輕〕〔咫尺之間人盡敵國〕〔血未涼〕〔我能修煉一億次〕〔小閣老〕〔伏天氏〕〔萬族之劫〕〔極道兵王在校園〕〔暗黑破壞神之毀滅〕〔我師兄實在太穩健〕〔回到地球當神棍〕〔它貼著一張便利貼〕〔記憶殺場〕〔神仙三爺是個妞〕〔特種兵之我是戰神
  sitemap
3d组三多少钱一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