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上門龍婿txt免費下〕〔神醫狂妃甜且嬌全〕〔顧九辭霍明澈小說〕〔至尊龍婿〕〔豪門狂婿〕〔婚后再愛:前夫蜜〕〔奶爸仙尊林凡〕〔小說上門龍婿葉辰〕〔林凡凌雪菲〕〔你是我的萬千星辰〕〔顧久辭霍明澈小說〕〔重生后我渣了死對〕〔大魔王嬌養指南〕〔重生后我成了首輔〕〔在霸總身邊盡情撒〕〔棄婿當道〕〔妖女請自重〕〔老祖宗在天有靈〕〔諸天扮演〕〔萬古最強宗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劍公子 第49章 咸豬手
    渠年也沒想到今天迎接的第一個客人竟是范葉落,頗感意外,可真夠猴急的,但人家畢竟是客人,還交了定金,所以也是笑臉相迎,道:“范公子今天來得可真早啊!”

    范葉落翻了下白眼,指了下天,道:“還早?也不看看現在是什么時辰了?我就懷疑你們店是故意的,白白浪費我半天時間!”

    渠年笑道:“范公子想多了!我們店以后都是這個時辰營業!”

    范葉落就道:“你別跟我說廢話,你知不知道從現在開始,我的時間有多寶貴?就跟你說這兩句話,最少十文錢沒有了!快,帶我去見那個什么姬零姑娘!”

    渠年道:“見姬零姑娘要先付錢!”

    范葉落就不高興了,斜眼看著他,道:“你什么意思啊?瞧不起我啊?怕我吃霸王雞啊?”

    渠年笑道:“我不是這個意思,這是本店規定,因為姬零姑娘的出場費太高,為了保險起見,不得而為之。當然,我們并不是針對范公子,對誰都是這樣,昨天黎將軍也是先付的錢!”

    范葉落怔道:“黎情絲也是先付錢的?”

    渠年笑道:“不信你可以問他,他很有錢,不是打腫臉充胖子!”

    范葉落急道:“你這是什么意思?難道我就是打腫臉充胖子了?”

    渠年笑道:“范公子怎么這么心虛啊?我不過是就事論事而已,沒有針對你啊!好像不管我說什么話,都能刺激到你似的!”

    范葉落也覺得自己有點過激了,沒有回懟他,畢竟他今天是真心誠意來玩.女人的,所以并不想跟他糾纏,那都是錢在燃燒啊,這時便從懷里掏出一沓銀票,點了一千九百兩,粘著口水點了三四遍,確定無誤,就拍在了渠年的胸前,道:“點一下!”

    渠年卻沒有點,而是把銀票遞給了身后的常大喜。常大喜是陵陽府派來收錢的,是莫管家的心腹,但比較年輕,外面的人大都都不認識他,渠年任命他做副掌柜。

    常大喜接過銀票,點了一遍,道:“一千九百兩!”

    渠年道:“入賬!”

    常大喜就應了一聲,收起了銀票。

    范葉落道:“現在可以見人了吧?”

    渠年笑道:“當然可以!”

    范葉落急道:“那就快點吧!現在也在算錢啊!”

    渠年便把王析德叫了過來,附在他耳邊說了兩句。

    王析德點了點頭,便對范葉落道:“公子請隨我來!”

    范葉落就帶著兩名手下上樓了,一個是上次被楚三敢打敗的令木,由于當時受的是輕傷,已經過了十天,傷口已經愈合,身著一襲白衣,英姿颯爽。不過他始終冰冷著一張臉,沒有任何表情,包括見到楚三敢也沒有打招呼,仿佛互相都不認識。另一人是范葉落請來的四階高手,畢竟范葉落是深入虎穴玩.女人,如此壯舉,驚天地泣鬼神,不帶個高手在身邊,心里不踏實。

    王析德領著范葉落上了二樓,來到姬零的房間外,敲響了門,轉眼功夫,門就開了,姬零款款而立。

    范葉落頓時兩眼放光,本來他心里還在彷徨,因為這個女人當時只是遠遠看了一眼,根據他多年看女人的經驗,很多女人都是遠看青山流水,近看呲牙咧嘴,生怕這錢花得冤枉,不過現在他踏實了,這個錢花得不冤枉,這個女人近看之下,也是沒有一點瑕疵,就像是一塊美玉,讓他有了雕琢的欲.望。嗯,雕是第三聲。

    范葉落剛準備進門,王析德卻道:“公子稍等,我跟姬零姑娘交待兩句!”

    范葉落就有點不耐煩,道:“那你快點,你說話說的都是我的錢!”

    王析德應了一聲,就進了門,順手關上了門,附在姬零耳邊小聲道:“姑娘,秦公子說了,這家伙可能不是好人,如果他有不軌之舉,一定要大聲叫出來,不要吃啞巴虧,我們都在樓下!”

    姬零便道:“多謝秦公子!讓秦公子放心,我有分寸!”

    王析德點了點頭,便開門又走了出來,笑道:“范公子請進!”

    范葉落點頭“嗯”了一聲,就大刺刺地走了進去,而兩名手下就留在了屋外。

    范葉落進門就順手關上了門。

    姬零雙手交叉放在腹前,欠腰道:“見過范公子!”

    范葉落笑道:“姑娘免禮!”說時就伸手去托姬零的手,假裝想把他扶起,其實想趁機揩一下油,看看她的手嫩不嫩,畢竟花了這么多錢,總要先驗下貨啊,有的肉看起來很嫩,但嚼起來卻很老。

    但姬零聽說他不是好東西,心里早有準備,這時后退一步,讓他托了個空,笑道:“多謝范公子!”

    范公子的咸豬手已經伸出去了,這時撲了個空,就僵在了半空,好在他臉皮厚,也覺得無所謂,便又把手抽了回來,拍了拍手,尬笑一聲,道:“我就站在這里嗎?”

    姬零忙道:“公子請坐!”

    范葉落便在圓桌旁坐了下來,姬零就拿起茶壺給他倒了一杯茶水。

    而范葉落就一直直勾勾地看著她,仿佛他的眼神有倒刺,可以勾走姬零的魂!

    其實他自認為自己并不是一個好.色的人,畢竟他也是有身份的人,身旁美女如云,但那些美女他看著沒有半點感覺,甚至不會生出邪惡的想法,只有見到絕頂漂亮的女人,心中才會產生漣漪,哦不,是波濤,就像是千國商會的大掌柜蟬夕,還有眼前的這個姬零。

    也正因于此,一旦讓他看到心儀的女人,就會變得比普通人更加瘋狂,所以蟬夕不待見他,他仍然會風雨無阻地跑去見她,當然,每次都見不著。后來又讓他看到了姬零,心里的波濤就完全淹沒了他的理智,為了見她一面,不惜下了血本,甚至連楚三敢的羞辱之仇都可以放到一邊。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嘛!

    姬零對他的勾魂眼卻是視若無睹,這時放下茶壺,笑了下,道:“公子,要不讓我為你彈首曲子吧?”

    范葉落也知道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心里想著,雖然這家黑店開門有點遲,但也還有大半天的時光,也不急在一時,在優美的曲樂聲中見證他倆的初見見面,倒也是一件浪漫的事情!便道:“那好吧,姑娘,請開始你的表演!”

    姬零應了一聲,便到琴旁坐了下來。

    樓下,畢竟今天是開業的日子,渠年在門口站了一會,這時聽樓上傳下優美的琴聲,心里略微寬松一點,他已經交待了王析德,要時刻注意姬零房間里的動靜。雖然他感覺這個姬零來到臨淄肯定有所圖謀,但這畢竟只是他的臆測,沒有確鑿證據,人家一個可憐巴巴的小姑娘,無依無靠,為了他連雞都做了,他總得要為她負點責任,雖然這個可憐巴巴的小姑娘的修為比他還要高,而且還是高出一大截。

    渠年在大門口站了一陣,期間已經有不少客人慕名而來,渠年招待了一會,也覺無趣,就準備進屋了,卻在這時,東邊的大街上就過來六個男人,出現在拐角,也就是天上.人間的門口。

    六個人站在渠年的面前,領頭的是一個青年,五官精致,唇紅齒白,模樣俊俏,但渠年總覺得有點娘炮,而且還有點眼熟。

    那個青年估計也是認識她,沖著他笑了一下,笑得渠年頭皮一麻,竟有了一種搞基的感覺。

    楚三敢眼尖,一下就叫了起來:“大掌柜,你怎么變成男人過來了?”

    渠年經他提醒,才認出這個青年竟是千國商會的大掌柜蟬夕,怪不得這么英俊,這么娘炮!

    蟬夕道:“也不看看這是什么地方?我畢竟是個女孩子,明目張膽地逛青樓,成何體統?”

    渠年急道:“我跟你說,我開的不是青樓,是娛樂會所!”

    蟬夕道:“難道沒有青樓嗎?”

    渠年道:“那只是一小部分!你不能因為桌上有兩條魚,就說這桌酒席是全魚宴,還有別的菜,別的湯嘛!”

    蟬夕笑道:“但據我所知,昨天你們店試營業,賺了不少錢,絕大部分都是青樓幫你賺的!”

    渠年怔道:“大掌柜挺關心我的店嘛,賺不賺錢你都知道?”

    蟬夕笑道:“你別忘了,我也是生意人,對人家的生意很敏感的,整個臨淄,什么生意賺錢,什么生意不賺錢,我都知道!”

    渠年急道:“大掌柜,你不會眼紅了吧?不會也想開一個跟我一模一樣的店吧?我告訴你,你要真這樣做的話,咱們連朋友都沒得做了?”

    蟬夕一本正色道:“對于女人來說,賺錢比朋友重要!”

    渠年急道:“你這什么意思啊?我怎么聽著很不友好啊?”

    蟬夕笑道:“你怕了嗎?”

    渠年道:“不是怕不怕的事情?咱們雖然算不上朋友,但也算是合作伙伴吧,三百六十行,那么多行業,你做哪一行不行呢?為什么一定要到我的碗里搶飯吃呢?就算咱們做不成朋友,也不想做仇人啊!仇人見面,那是分外眼紅啊!”

    楚三敢也道:“就是啊,大掌柜,我知道你有錢,想開什么店就開什么店,但你不能砸我師父的飯碗啊,要不然我不會放過你的,我楚國也不會放過你的!”

    蟬夕咯咯一笑,道:“你不用拿楚國來嚇我,我不是嚇大的!不過你們放心,我對青樓不感興趣!”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山河遠闊語輕輕〕〔血未涼〕〔咫尺之間人盡敵國〕〔我能修煉一億次〕〔伏天氏〕〔小閣老〕〔萬族之劫〕〔暗黑破壞神之毀滅〕〔極道兵王在校園〕〔回到地球當神棍〕〔我師兄實在太穩健〕〔它貼著一張便利貼〕〔記憶殺場〕〔神仙三爺是個妞〕〔特種兵之我是戰神
  sitemap
3d组三多少钱一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