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沈璃月傅司絕〕〔秦雪月〕〔秦偃月東方璃〕〔川行道〕〔洪荒小神傳〕〔獸人養娃之地主發〕〔穿到原始部落種田〕〔萬界第一神話〕〔最強玩家闖仙界〕〔原來愛情這么傷〕〔命運神師〕〔東洲傳〕〔系統升級中〕〔激戰千年〕〔道跡之仙魔源起〕〔修仙在飛升之后〕〔丹皇武帝〕〔重生后皇上為我黑〕〔飄香劍雨傳〕〔怒馬鮮衣覓封侯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劍公子 第48章 絕食
    三人說著聊著,就回去了朔華大街。

    這段時間,過得最不開心的應該要屬長銘公主了。

    秦國使團來提親,父王卻是不置可否,不說嫁,也不說不嫁,讓她心神不寧,她可不想嫁去秦國那個蠻荒之地,嫁給那個從沒有見過面的秦國太子,在她眼里,秦人就是茹毛飲血的野蠻人,就算坐上了王妃之位,也如同做了猴群的壓寨夫人,想想都瘆得慌。只因為這些年山東諸國一直都在黑化秦國,把秦國妖魔化,所以在山東諸國的眼里,秦國是虎狼之國,但歸根結底,虎狼也是畜生。

    雖然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應該嫁給什么樣的人,或者說想嫁給什么樣的人,反正就是不想嫁給秦國的太子,因為他過慣了趾高氣揚的日子,她怕到了秦國王宮,孤身一人,鎮不住虎狼之國的太子,說不定還要被虐待。就算不被虐待,一旦嫁了過去,肯定也如同籠中之雀,天天困在秦國的王宮里,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哪里像在齊國,她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沒人管沒人問。

    她也曾找過她的父王,說了她心中的想法,不想嫁去秦國,但齊王平時挺寵溺她的,從小到大,很少拒絕她的要求,但在這件事上,他父王卻是一反常態,不但不給她吃定心丸,還把她喝斥一頓,說,你都這么大的人了,也該考慮自己的終身大事了,你連秦國的太子都不想嫁,那你想嫁給誰?秦王那個老頭子嗎?

    長銘公主后來又去找了太子,希望太子能幫她去求情。太子是他同父同母的哥哥,平時對她也是極為寵溺,但在這件事上,卻表現得愛莫能助,態度雖然比齊王溫和了許多,但意思卻是一樣的,大抵就是你連秦國太子都不想嫁,那你想嫁給誰?

    長銘公主自然是氣憤無比,把自己關在房間里,哪都不去,絕食抗議。結果令她意外的是,父王根本不知道心疼她,絕食幾天,她也把消息放出去了,但她父王連看都沒來看她,更別談來安慰她,幸虧她私下里偷吃了不少東西,要不然現在都已經餓死了。

    雖然是假裝絕食,但過程也是痛苦的,在房間里關了幾天,跟坐牢一樣,而且連拉屎撒尿都要偷偷解決,不能讓任何人知道,要不然外面人就知道她偷吃了東西。如此折磨了幾天,自己也受不了了,太遭罪了,她決定出宮散散心。

    這天上午,她讓人提前送了口信給解元令,讓他到王宮南門來見她,而她自己因為不喜歡等待別人,所以又磨蹭了好半天。

    等到中午時分,她才騎著馬姍姍出了王宮,解元令早已領著一幫紈绔子弟騎在馬上等她,這些年他們也等得習慣了,所以也沒人抱怨,也不敢抱怨。

    看到長銘出來,解元令就踢了下馬肚,迎了上去,一臉諂媚,笑道:“公主,這幾天怎么都沒有出宮啊?宮里不悶嗎?”

    長銘翻了下白眼,道:“沒心思!我的事情你不知道嗎?”

    解元令畢竟是相國的兒子,消息靈通,這時點頭道:“聽說了!這幾天我也在為公主發愁呢!也不知道我王是怎么想的?怎么能把公主嫁到秦國那個蠻夷之地呢?齊國人才多如牛毛,隨便找一個人也比秦國的太子強啊!”就沒好說,我就比秦國的太子強!

    長銘嘆道:“你說這些又有什么用呢?”

    解元令道:“不過公主也不用太過擔心,我聽父親說,王上還在試探其它各國的反應,如果其它幾國強烈反對這門婚事的話,想必王上也不會一意孤行!”

    長銘道:“那也有一半的可能嫁過去!”

    解元令道:“公主洪福齊天,運氣不會那么背的!”

    長銘的臉上就有些不耐煩,揮了下手,道:“別說這些事了,聽著我都心煩,找個地方散散心?”

    解元令心道,不是你自己提起來的么?嘴上道:“要不去玲瓏山狩獵?”

    長銘道:“天天狩獵,有什么意思?”

    邊上一個紈绔子弟就很狗腿地騎馬湊了過來,道:“公主,城南剛開了一家戲館,聽說唱得不錯,要不我們去看戲聽曲?”

    長銘沒好氣道:“我現在心情不好,還有心思聽曲?”

    另一個紈绔便道:“既然公主心情不好,要不我們找間酒肆去喝酒?喝酒可以消愁!”

    長銘道:“借酒消愁愁更愁!不想去!”

    這些紈绔子弟要不是看她是公主,氣得真想一人上去踹她一腳,真他媽難伺候,這種人就應該嫁去虎狼之國,讓那些虎狼好好虐待她一番,估計就安穩了。

    解元令忽然心頭一動,道:“公主,你還記得秦國質子嗎?”

    長銘轉頭道:“這不廢話嗎?我腦子又沒壞,怎么可能不記得?”

    解元令道:“他買了望月樓,你知道嗎?”

    長銘道:“我天天待在宮里,哪里知道外面發生的事?不就買個望月樓嗎?有什么大驚小怪的?嗯?望月樓?陵陽君的那個望月樓嗎?”

    解元令點頭道:“對的,就是陵陽君的那個望月樓!”

    長銘驚道:“那個望月樓不是售價四十五萬兩嗎?秦國質子哪來這么多的錢?”

    解元令道:“那我就不知道了,聽說他買下來后,修繕酒樓以及招兵買馬又花了幾十萬兩,總共出了一百萬兩!”

    長銘驚道:“就算他撿到錢了,也不可能撿這么多錢啊?”

    解元令道:“不知道,反正自從那個秦國質子被我們射殺以后,這個人就變得很詭異!”

    長銘深吸一口氣,道:“他買望月樓干嘛?”

    解元令道:“開青樓!”

    長銘怔道:“開青樓?臨淄這么多青樓,那能有生意?”

    解元令道:“聽說生意還不錯呢!昨天聽說試營業了,據外面估算,他一天最少賺一萬兩!”

    長銘又是一驚,道:“一天一萬兩?錢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好賺?”

    解元令道:“因為里面的姑娘價錢定得高,最低都要一百兩!”

    長銘怔道:“一百兩也有人去玩?他當別人的錢都是大風刮來的?”

    解元令道:“不但有人去,而且還是絡繹不絕,要不然也不會賺這么多的錢了!”

    長銘喃喃道:“不可思議!”陡地回過神來,又道:“這才幾天啊?他已經開業了?”

    解元令點了點頭,道:“從他拿到望月樓的那天開始,就馬不停蹄地趕工,根本不計成本,所以昨天就試營業了,今天正式開業,我們剛好沒事,要不要去看看?”

    長銘怔道:“你帶我去逛青樓?”

    解元令聽她這么一說,猛地一驚,想到自己早上并沒有屙屎啊,怎么就把膽給屙掉了呢?帶著齊國公主去逛青樓,好家伙,這要被齊王知道了,腦袋可能都保不住!腦門上頓時滲出一串汗珠,急道:“我是開玩笑的,公主怎么能去那種地方呢?秦國公子不要臉,開青樓,但我齊國的公主可是有身份的人!”

    長銘卻笑道:“不過我倒覺得挺有意思的!長這么大,什么地方都去過,就是沒去過青樓,還是秦國質子開的青樓!我現在有興趣了,走,去看看!”

    解元令見公主跳進自己挖的坑里,非常惶恐,急忙道:“公主三思啊!這要是被王上知道了,我們可就麻煩了,再說了,青樓也沒什么好逛的,跟酒樓相比,就是多幾個女人罷了!”

    邊上一人道:“就是啊,我們逛得多了,沒什么新鮮的!”

    解元令就瞪了他一眼,沒好氣道:“什么我們逛得多了?那是你,沒有我,我可從來沒有逛過青樓!”

    那人才知說漏了嘴,急忙補救道:“對對對,就是我一個人去逛的,沒什么好玩的!”

    長銘道:“既然大家都沒逛過,那就一起去逛逛吧!你們放心,有事我一個人擔著,反正我都要嫁去秦國了,我才不在乎,我巴不得秦國不要我!”

    眾人見公主心意已決,多說也是無益。解元令便一臉緊張,道:“那公主,你就穿成這樣去嗎?人家未必接待女人啊?”

    長銘低頭看了下身上的衣著,道:“確實,女人逛青樓,確實有點尷尬,要不這樣吧,我去換套男人的衣服!”

    天上.人間。

    開業比較隨意,畢竟渠年也沒有朋友來祝賀,所以起得很晚。樓上的姑娘起得也很晚,畢竟她們現在的營業模式變了,上午不用接客,她們私下里都說,這個秦國公子是個好人,是在體恤她們。

    其實那個秦國公子根本沒想到了這一點,只想到上午肯定沒生意,姑娘們白白站一上午,到了下午晚上,狀態反而不佳,影響生意。

    因為秦國公子沒有朋友,所以也沒人送花籃,也沒人送橫幅,更沒有人買炮仗,所以他就讓老王隨便買了一串鞭炮在門口炸了,就算是正式開業了。

    用渠年自己的話說,只要能賺錢,其它的不講究。

    鞭炮剛放到一半,范葉落就到了。昨天他因為磨磨蹭蹭,導致別人捷足先登,所以今天學聰明了,早早就來等候了,就等渠年放鞭炮歡迎他。畢竟兩千兩不是一筆小數目,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在燒錢,來得越晚,虧得越大。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山河遠闊語輕輕〕〔血未涼〕〔咫尺之間人盡敵國〕〔我能修煉一億次〕〔伏天氏〕〔小閣老〕〔萬族之劫〕〔暗黑破壞神之毀滅〕〔回到地球當神棍〕〔我師兄實在太穩健〕〔極道兵王在校園〕〔記憶殺場〕〔我有一座巨龍城〕〔它貼著一張便利貼〕〔神仙三爺是個妞
  sitemap
3d组三多少钱一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