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美漫大妖王〕〔萬界最強簽到系統〕〔斗羅之幸運之子〕〔重生九零小哭包〕〔雪狼出擊〕〔大唐楊國舅〕〔徐少逼婚之步步謀〕〔重生完美大佬〕〔太子殿下又又又傲〕〔顧九辭霍明澈小說〕〔天才雙寶:傲嬌前〕〔上門龍婿txt免費下〕〔神醫狂妃甜且嬌全〕〔顧九辭霍明澈小說〕〔至尊龍婿〕〔豪門狂婿〕〔婚后再愛:前夫蜜〕〔奶爸仙尊林凡〕〔小說上門龍婿葉辰〕〔林凡凌雪菲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劍公子 第43章 聊勝于無
    姬零的琴聲極具穿透力,樓下的渠年也聽得清清楚楚。

    楚三敢就湊近渠年,笑道:“師父,看來那個黎情絲沒有霸王硬上弓,正在安心聽曲呢!”

    渠年嘆道:“也不知道我把姬零留在這龍蛇混雜之地,是不是一個錯誤?”

    楚三敢放低了聲音,笑道:“師父舍不得了?不過姬零長這么漂亮,誰見了都會忍不住憐惜!但師父你別忘了,她是一只雞啊,跟你是不可能有結果的,就算你只是想單純地上床,那心里也膈應啊!所以你看我這段時間就沒有調戲過她,我就怕在床上做得正起勁,砰,懷里變成一只雞,那你想想,誰受得了啊?”

    渠年白了他一眼,道:“你給我閉嘴!”

    楚三敢訕訕一笑。

    由于現在是下午,除了起初來了一撥人,后來來的人就有點少了,過了近兩個時辰,還有一百多個姑娘沒接到客,渠年就有點擔憂。

    卻在這時,范葉落來了。

    范葉落一大早就跑回了家拿銀票,其實他有足夠的時間趕在黎情絲的前面,但他卻不著急,他也能感覺到,臨淄雖然有錢人多,但像他這么傻的有錢人肯定不多,畢竟花兩千兩的銀子只是聽聽小曲,一般人是舍不得花這錢的,有這么多錢都可以買一批姑娘回去了。

    所以他不想表現得太心急,要不然讓渠年知道了,還以為姬零是個搶手貨,剛開業就有人迫不及待地點她,說不定還會坐地起價,畢竟秦國公子不是個好東西,這事全臨淄的人都知道。但他如果來得遲一點,營造出滯銷的假象,那時他也能還還價,最少能還價三五百兩,如果心狠一點,砍下一千兩也不是沒有可能的,畢竟虛價太高。

    不過等他進門,看到渠年和楚三敢親自坐在柜臺里面收錢,臉色就有些尷尬,畢竟這兩人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恨不得殺之而后快,沒想到自己沒出息,不但不找他們報仇,反而送錢來給他們賺,哪怕他還價再多,這個渠年也是賺錢的,畢竟他做的是無本買賣。

    因為現在客人稀少,所以楚三敢一眼就看到了他,笑道:“喲,這不是范公子嘛!來干嘛的?搗亂的嗎?”

    范葉落一聽這話,氣更是不打一處來,真想很有骨氣地說上一句:“老子就是來搗亂的!”無奈姬零的吸引力太大,牢牢地抓住了他的心,就像是狗聞到了樓上的骨頭味,哪里有心思答理貓的挑釁?心里想著,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哦不,是兩天不晚,等他勾引到了姬零,再來慢慢收拾這兩個雜碎。

    想通了這一點,心里也就放開了,這時走到柜臺前,笑了一下,道:“聽聞秦國公子開業,我是特地來捧場的!”

    渠年笑道:“多謝多謝!”又伸了下手,道:“姑娘隨便挑!”

    范葉落搖了搖頭,道:“這些庸脂俗粉我看不上,也配不上我!”

    楚三敢猛然站起,指著他道:“你他媽就是來搗亂的?就你這死樣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母豬都配得上你!”

    范葉落雖然忍氣吞聲,但也是有脾氣的,聽了這話,剛準備拍柜臺,渠年卻站了起來,笑道:“范公子息怒,我徒弟不懂事,不要見怪!”說著也轉頭瞪了楚三敢一眼,道:“我們現在開門做生意,和氣生財,過門都是客,別給我惹事!”

    楚三敢翻了下白眼,抿了下嘴,便不吱聲了。

    范葉落有了臺階下,感覺很滿意,道:“這還差不多!”

    渠年又看著范葉落道:“既然這些庸脂俗粉范公子看不上,那我也愛莫能助了,范公子還是去別家店里尋找配得上你的姑娘吧!”

    范葉落道:“不過你們店有一個人能配得上我!”

    渠年笑道:“哦?哪一位?”

    范葉落指了下天花板,道:“就是樓上的那個姑娘!”

    渠年道:“我們樓上的姑娘多了去了!”

    范葉落道:“就是早上站在陽臺上沒有下樓的那個姑娘!”

    渠年道:“姬零姑娘?”

    范葉落道:“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反正就那一個,聽說是你們店的花魁!”

    渠年道:“既然你知道那是花魁,你也應該知道,花魁的價格很高的,要兩千兩,還賣藝不賣身,連手都摸不到!”

    范葉落鼻孔里“嗤”了一聲,道:“你也知道你貴啊?我以為你不知道自己心黑呢,整個臨淄城,就數你的心最黑!”

    渠年笑道:“我知道我心黑啊!不黑沒法賺錢啊!”

    范葉落就指了下邊上迎客的姑娘,又看著渠年道:“我看你們家也沒什么生意,就是因為太黑了,讓很多人望而卻步,我是誠心實意來捧你的場,給你開個張,這樣吧,你們家的花魁便宜一點,就一千兩,別那么心黑,一千兩也不是一般人能夠付得起的,聊勝于無啊!”

    渠年笑道:“真對不起,不要說你還一千兩,你今天就是開三千兩,也見不到我們的花魁了!”

    范葉落臉色一變,道:“你瞧不起我?”

    渠年道:“那倒不是,來者皆是客,我怎么會瞧不起客人呢?原因是姬零姑娘已經在接客了!”

    范葉落驚道:“是哪個不長眼的?傻.逼啊?”

    渠年道:“是鎮遠大將軍的兒子黎情絲!”

    范葉落又是一驚,道:“黎情絲?這玩意什么時候回臨淄的?”

    渠年道:“那你要上樓去問問那玩意了!”

    范葉落舔了下嘴唇,揮手道:“那算了!”

    渠年道:“你好像很怕他?”

    范葉落急道:“我怕他干嘛?我跟他井水不犯河水!”

    渠年笑道:“那今天就委屈范公子白跑一趟了!”

    范葉落道:“那那個姬零姑娘明天也被人定了嗎?”

    渠年道:“那倒沒有!”

    范葉落就從懷里掏出一沓銀票,然后抽出一張一百兩的,就拍在了柜臺上,道:“那我先付一百兩的定金,明天那個姬零姑娘我包了!”

    渠年拿起銀票看了看,笑道:“那倒是可以的!你明天什么時候來?”

    范葉落見花魁這么緊張,也不敢再還價了,道:“你家什么時候開業我就什么時候來,花了這么多錢,不多玩一會,我不是虧大了?”

    渠年點頭道:“說得也是!我們上午不開業,中午開業!”

    范葉落道:“那我就中午來!”

    渠年就收進銀票,道:“行的!那范公子慢走!”

    范葉落道:“什么慢走?開張收條給我!”

    渠年怔了怔,剛好王析德也站在柜臺的那頭,便招了下手,道:“老王,給范公子開張收條!”

    王析德應了一聲,就繞到柜臺里面,拿出筆墨,寫了一張收條,遞給了范葉落。

    范葉落接過收條,見上面墨跡未干,便拿嘴吹了吹,然后小心翼翼地將收條折疊起來,隨同銀票一起揣起了懷里,才帶著手下出門離去。

    王析德這時喜道:“公子好眼光啊!我原以為以姬零姑娘的這個價格,一年可能都接不到一個客人,沒曾想這個姬零姑娘竟然最搶手,別的姑娘沒生意,她竟然都要排隊了!”

    渠年卻深吸一口氣,道:“這不是好事啊!我怕我罩不住姬零姑娘啊!”

    白小牙就道:“對的,我感覺這個范葉落肯定沒安好心,明天他肯定會搗亂,不可能無緣無故被我們打了一頓,還好心好意地送錢給我們賺,這錢不好賺!”

    楚三敢道:“他敢?他要敢搗亂,我就弄死他!”

    渠年白了他一眼,道:“你是質子,質子就要有質子的覺悟,這是齊國的地盤,你再厲害也只能欺負欺負朔華大街的質子,齊國高手如云,你能打幾個?就算不敢殺你,把你弄殘總可以吧?”

    楚三敢急道:“那難道就看著他搗亂,任人欺負?”

    渠年深吸一口氣,道:“那肯定不行,我開店可不是讓人欺負的!”

    楚三敢道:“又不能打,那只有讓人欺負了!”

    渠年道:“不要總想著打架,那是莽夫,我要找一個靠山!”

    楚三敢怔道:“誰愿意給我們做靠山?”

    渠年笑了下,道:“總有人愿意的!”

    由于好半天沒有客人來,那些迎客姑娘的精神就有些萎靡,如同曬蔫的花朵,再沒有早上出征時的精氣神。

    王析德這時就湊到渠年耳邊,小聲道:“公子,這價格是不是有點定得太貴了,雖然姬零姑娘有生意,但其他姑娘相比之下,有點太冷清了吧?要不要把價格降一點?”

    渠年其實心里也沒有底,這時看了看屋外,太陽已經西斜,便道:“讓姑娘們打起精神,準備吃晚飯,吃完飯肯定會有生意的!”

    王析德應了一聲,就下去準備晚飯了。

    因為絕大部分姑娘沒有接到客,所以吃飯的時候也是哀聲嘆氣,很多姑娘根本就吃不下飯。

    怡紅就沒有吃飯,這時跑了出來,站在柜臺旁,看著渠年笑了下,道:“秦公子,姐妹們都說了,我們的價格是不是定得太高了?姐妹們都說了,其實定個二十兩就差不多了,薄利多銷嘛!一天能賺十兩銀子,我們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渠年道:“你們心滿意足了,那我呢?我投資了上百萬兩銀子,十兩十兩地往回摳,什么時候能摳回本啊?”

    怡紅訕訕一笑,道:“聊勝于無嘛!”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山河遠闊語輕輕〕〔血未涼〕〔咫尺之間人盡敵國〕〔我能修煉一億次〕〔伏天氏〕〔小閣老〕〔萬族之劫〕〔暗黑破壞神之毀滅〕〔極道兵王在校園〕〔回到地球當神棍〕〔我師兄實在太穩健〕〔記憶殺場〕〔它貼著一張便利貼〕〔神仙三爺是個妞〕〔特種兵之我是戰神
  sitemap
3d组三多少钱一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