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上門龍婿txt免費下〕〔神醫狂妃甜且嬌全〕〔顧九辭霍明澈小說〕〔至尊龍婿〕〔豪門狂婿〕〔婚后再愛:前夫蜜〕〔奶爸仙尊林凡〕〔小說上門龍婿葉辰〕〔林凡凌雪菲〕〔你是我的萬千星辰〕〔顧久辭霍明澈小說〕〔重生后我渣了死對〕〔大魔王嬌養指南〕〔重生后我成了首輔〕〔在霸總身邊盡情撒〕〔棄婿當道〕〔妖女請自重〕〔老祖宗在天有靈〕〔諸天扮演〕〔萬古最強宗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劍公子 第42章 黎情絲
    雖然渠年一直跟別人解釋,他開的不是青樓,是娛樂會所,說得嘴都干了,但現在整個臨淄的人都在說,秦國公子開的就是青樓。

    玉夙道“肯定是這個秦國公子比較好色吧,所以才開了一個青樓,可以遮人耳目,讓他可以為所欲為!”

    蟬夕搖了搖頭,道:“你這是什么道理?好色的人就一定要自己開青樓啊?那好吃的人不得自己再開個飯店?”

    玉夙道:“反正有聯系!”

    蟬夕道:“你覺得我漂亮嗎?”

    玉夙微微一怔,道:“小姐這話說的,您不漂亮,世上還有漂亮的人嗎?七國第一美人,難道是白叫的嗎?”

    蟬夕笑道:“你說秦國公子好色,但我見了他兩面,他的眼神卻很清澈,不像別的好色的男人!”

    玉夙道:“或許他藏得深呢?”

    蟬夕嘆道:“那說明他城府深,才可堪大用,這個秦國公子我確實有點看不透!”

    玉夙道:“那這樣的人有點危險吧?”

    蟬夕道:“這樣的人才值得栽培,像楚三敢那種沒有一點心機的,雖然沒有危險,但也沒有多大用處,就算楚三敢回到楚國,就他那點心機,王位對他來說,就是墓地!”

    玉夙點頭道:“小姐說得極是,楚三敢就是一個愣頭青,剛才我也看到他了,耀武揚威,正在給秦國公子的青樓做宣傳呢,一路大喊大叫,賣力得不得了,跟龜.公沒什么區別,哪里像一國公子啊?”

    蟬夕道:“不過秦國公子能把這個愣頭青收為己用,看著還死心踏地,這份魄力我還是佩服的,我跟楚三敢也相處好幾年了,但我就做不到!楚三敢雖然是愣頭青,但畢竟是楚國公子,也是心高氣傲,是一個不愿意臣服別人的人!”

    玉夙道:“我也覺得奇怪呢!楚三敢怎么會拜他為師呢?他有什么好教的?”

    蟬夕長嘆一口氣,道:“這件事可能也就他們自己知道了!”

    楚三敢領著兩百頂花轎在葬水集轉了兩圈,就回天上.人間了。

    這時已經中午時分,王析德已經讓廚房做了二十桌便飯,姑娘們下了花轎就開始吃飯,吃完飯就開始營業了。

    這些姑娘在別的青樓里攬客,都喜歡站在大門口,揮舞著手帕,嘴里叫道:“來呀,老板,來玩玩呀!”

    渠年覺得這種方式太過庸俗,就取消了,就讓姑娘們站成兩排,從大堂一直站到內院,又從樓梯站到樓上,雙手交叉放在腹前,表現得非常矜持,等客人進門,只需說上一句“歡迎光臨”即可,無需賣弄風情,女人只有自重,才能贏得尊重。雖然干她們這一行,已經沒有自重的資格,但不要緊,表面上自重,依然能博得男人的好感。男人就是這樣,你越是對他曲意逢迎,他越是看輕你,越覺得你便宜。

    渠年看姑娘們站好,就坐到了柜臺里,心里也很緊張,魚塘的水已經抽開了,能不能抓到魚,就看今天了,所以緊張的午飯都沒有吃,就眼巴巴地看著屋外。

    屋外依舊站著很多看熱鬧的百姓,探頭探腦,楚三敢這時走到屋外,大叫一聲:“天上.人間現在開始試營業,飯店、客棧、茶館、賭坊、美人,一應俱全,有需要的朋友可以進來玩耍了!”

    其實站在外面的這些男人都想進去玩耍,但一看里面的陣容,很多人心就怯了,有的是因為囊中羞澀,有的是因為難為情,還有的竟然是因為自卑,反正不一而足,所以大多數的人依舊抱著觀望的態度,無動于衷。

    但也有幾個厚臉皮的,早就等不及了,有兩個還是快馬加鞭從葬水集趕過來的,這時就從人群里走了出來,走進了天上.人間的大門。

    因為他們是有備而來,早就在心中記好了心儀的姑娘的編號,所以進門二話不說,直接報號。

    王析德喜上眉梢,連忙著人安排,就領著這幾個客人上樓了,同時安排人打熱水送上去,先讓客人洗個玫瑰花瓣木桶浴,畢竟客人花了這么多錢,總要讓人家覺得物有所值,這樣生意才能長久。

    先接到客人的那幾個姑娘非常興奮,畢竟接一單,最少就要分五十兩銀子,換作以前的東家,夠他們掙個把月的。

    沒接到客人的姑娘就滿眼艷羨,不過這種艷羨也是短暫了,因為有幾個厚臉皮開道了,還有一些矜持的客人就放開了,一會功夫,就進來幾十個人,當然,有些人是進來吃飯的,也有些人是進來賭錢的,換個賭坊換換運氣,也有些人是進來喝茶。

    不管他們進來是干嘛的,總歸都是生意,把王析德喜得樂不可支。

    大約過了一個多時辰,姑娘們就被帶走了一半,渠年坐在柜臺里,懸著的一顆心終于落下了,看來不管是那個世界,還是這個世界,男人的本性都是一樣的,照這個情況估計,看來他是不用跑路了。

    卻在這時,門外進來一個青年,相貌平平,但穿著非常講究,一看就是富家公子。

    這公子面無表情,進門后也不看那些迎客的姑娘,徑直走向柜臺,從懷里掏出一沓銀票,輕輕地拍在了柜臺上,沖著渠年說道:“這里是兩千兩,我要見樓上一直沒下樓的那個姑娘!”

    渠年也是大吃一驚,本來她把姬零定兩千兩的價格,根本就沒打算讓她接客,就把她當作天上.人間的花瓶,讓人看看就行了,畢竟姬零賣藝不賣身,除非男人的腦子壞了,才會花這么多錢去聽她彈兩首小曲。

    王析德也站在柜臺邊,雖然這幾天他花了二十幾萬兩的銀子,但也是驚得瞠目結舌,看來渠年公子說得沒錯,臨淄城里人傻錢多的人還真是不少。這時連忙堆上笑臉,走了過來,道:“那客官請隨我來!”

    那青年點了下頭。

    渠年卻站了起來,道:“等一下!”

    那青年臉露不悅,轉頭道:“怎么?想漲價嗎?”

    王析德心下一沉,心道,不能再漲了,已經夠黑了!再黑要折壽的。

    渠年笑道:“本店誠信經營,怎么可能坐地起價呢?我只是想提醒客官,姬零姑娘賣藝不賣身,你雖然花這么多錢,她也只能陪你聊聊風花雪月,但你卻不能碰她,肌膚接觸都不可以,客官要考慮清楚啊!”

    那青年卻喃喃說了一句:“姬零?”說完卻沒有理渠年,而是看著王析德道:“帶路!”

    王析德連忙很狗腿地彎了一下腰,笑道:“客官請隨我來!”

    楚三敢也站在柜臺的里面,待這個青年上樓,便小聲道:“師父,你知道他是誰嗎?”

    渠年道:“我哪里知道?齊國人那么多,我能都認識?”

    楚三敢道:“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他應該是齊國鎮遠大將軍黎向陽的兒子黎情絲!”

    渠年驚道:“黎向陽的兒子?”

    黎向陽他是知道的,齊國的鎮遠大將軍,所以鎮得很遠,帶甲十萬,常年駐守在秦韓魏三國的交界處,為的就是防止秦國東出。渠年這些年比較關注邊界的動向,所以有點了解。

    楚三敢這時點頭道:“應該是的,八九不離十!”

    渠年道:“聽說這個人不也應該在軍中嗎?怎么跑臨淄來了?”

    楚三敢道:“這里是人家的家啊!回來看看不是挺正常的嗎?不像我們,有家回不了!”

    渠年深吸一口氣,道:“臨淄的大人物太多,這店開得有點不踏實啊!”

    楚三敢道:“師父是怕這家伙會對姬零動手動腳?”

    渠年道:“有此疑慮!”

    楚三敢道:“只要他敢對姬零動手動腳,我就弄死他!”

    渠年瞪了他一眼。

    王析德親自領著黎情絲來到二樓,到了姬零的房間門口,輕輕地敲了下門,轉眼間,門便開了,姬零站在了門口。

    王析德點頭笑了下,道:“姬零姑娘,有客人要見你!”

    姬零就沖黎情絲欠腰行禮道:“見過公子!”

    黎情絲看了眼姬零,依舊面無表情,說了一句:“不用客氣!”說完就走了進去。

    王析德順手關上了門。

    屋里有張圓桌,黎情絲徑直走到桌旁坐了下來,姬零就過去彎腰給他倒了一杯茶水。

    這時姬零離他很近,黎情絲抬頭看著他道:“你很香!”

    姬零笑了下,道:“多謝公子夸獎!庸脂俗粉罷了!”

    黎情絲道:“你是哪里人?”

    姬零道:“燕人!”

    黎情絲道:“沒想到那苦寒之地竟然能長出姑娘這般漂亮的人物!”

    姬零笑道:“多謝公子夸獎!”

    黎情絲就端起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茶,便不再言語。

    姬零道:“要不我為公子撫琴一曲,解解悶?”

    黎情絲點頭道:“可以!”

    窗邊擺放著一把黑色的七弦琴,姬零就走了過去,在琴邊坐下,雙手按在弦上,稍一醞釀,手指撥動,美妙的音符就從琴弦上飄了出來,琴聲悠悠,時而輕緩,如同清泉流過山澗;里面湍急,如瀑布九天直下;時面清脆,如同珠落玉盤,婉轉而不失激昂,令人心曠神怡。

    黎情絲似乎已沉醉在她的琴聲之中,茶杯放在唇邊,久久沒有放下,似乎已經忘記手里還有一杯茶!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山河遠闊語輕輕〕〔血未涼〕〔咫尺之間人盡敵國〕〔我能修煉一億次〕〔伏天氏〕〔小閣老〕〔萬族之劫〕〔暗黑破壞神之毀滅〕〔極道兵王在校園〕〔回到地球當神棍〕〔我師兄實在太穩健〕〔它貼著一張便利貼〕〔記憶殺場〕〔神仙三爺是個妞〕〔特種兵之我是戰神
  sitemap
3d组三多少钱一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