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戰斯爵寧熙小說免〕〔戰斯爵寧熙〕〔奮斗在沙俄〕〔大魔王嬌養指南〕〔向隔壁許先生撒個〕〔皇后天天想逃跑〕〔現代手藝人〕〔靳先生的心尖寶〕〔武漢封城季〕〔陰陽神婿〕〔神級醫婿〕〔西風吻過梨花開〕〔神醫帝凰:誤惹邪〕〔他說愛情已遲暮〕〔都市大進化時代〕〔他命中缺糖〕〔未婚美妻超級甜慕〕〔林辛言宗景灝免費〕〔宗先生的追妻攻心〕〔總裁誘妻成癮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劍公子 第31章 師父偷藝
    渠年道:“你現在要做的事就是,把整個齊國所有青樓篩選一遍,把最漂亮的女人都給我招攬過來!”

    王析德驚道:“秦公子準備開青樓?”

    楚三敢道:“師父,不要說齊國,就是這臨淄城里,也是青樓林立啊,你再開青樓,未必搶得過人家啊!”

    渠年道:“那些青樓至今還能存活,那是因為我沒有出現,他們把男人都當成了畜生,就開個店讓男人發泄,沒有一點情.調,我要把這個世界的男人的品味提升一個臺階,不能只做一個畜生。而且我開的不止是青樓,我房子這么大,只開一個青樓,那是浪費,我要開一條龍!”

    王析德怔道:“什么叫一條龍!”

    渠年道:“就是集餐飲,住宿,洗浴,青樓,賭坊,娛樂為一體的店鋪,這是一套很成熟的產業鏈,我親自體驗過,保證這個世界的男人來過以后,再也不想去別的地方,一定要讓男人進來以后,就感覺進了天堂,要讓他們欲罷不能。”

    王析德聽得似懂非懂,一臉迷惑,道:“這樣真的可以嗎?”

    渠年道:“肯定可以,日賺斗金不是夢,所以裝修不要舍不得錢,一定要極盡奢華,比齊國的王宮還要豪華,當然,這只是外表的豪華,并不一定用好的材料,像金絲楠木啊,小葉紫檀啊,這些材料我們也用不起,但可以用別的材料替代,感覺上是一樣的,樓上樓下全部鋪上地毯。”

    王析德道:“這些都不是問題!但去別的青樓挖人,還是挖最漂亮的,這可就有些難辦了,那些名妓花魁,贖身費是很貴的,怎么也得幾千兩一個,挖一百個就是幾十萬兩銀子,而且我們店是新開的,就算給他們出贖身費,他們也未必愿意過來!”

    渠年道:“贖身費不用我們出,既然是名妓花魁,這些年肯定也賺了不少銀子,他們自己就有實力把自己贖出來,我們只是提供一個場所給她們營業而已!”

    王析德面露難色,道:“秦公子,你說得我愈發糊涂了,我們又不能拿刀架在她們的脖子上,她們為什么要把自己贖出來啊?”

    楚三敢也道:“就是啊,師父,如果是一兩個,我們還能隔三差五去恐嚇一下,捏死她們的貓,殺死她們的狗,但這么多,我們也不能一個一個去恐嚇啊!而且也不符合我們的身份啊!堂堂一國公子,天天跑去捏死人家的貓,也不成體統啊!”

    渠年白了他一眼,道:“誰說要去恐嚇她們的?師父做的是正經生意!”

    楚三敢怔道:“那人家憑什么過來啊?”

    渠年沒有理他,又看著王析德道:“下午你找一家印刷店,印制個幾千份傳單,把這傳單送往各處青樓,傳單的大致內容就是,只要那些女人愿意來我望月樓工作,每成交一筆生意,所得利潤全部五五分成,如果長得特別漂亮,又特別有才華的,四六分,三七分,也是可以商量的!”

    王析德驚道:“三七都可以商量?公子,沒有工人比東家賺得還多的道理啊?不要說齊國沒有,楚國也沒有啊,天下都沒有啊,工人比東家賺得多,尾巴不得翹到天上去?給一兩成給她們就不得了了。”

    渠年道:“只要她們有實力,盡管得瑟,我不介意,只要能給我賺錢,我親自給她們倒茶遞水都可以。做生意嘛,有舍才有得,只有讓工人滿意了,人家做起事來才會有激.情,才會把我的事業當成他們的事業!”

    楚三敢點了點頭,道:“如果這樣的話,那些女人肯定動心,在別的青樓,我也調查過,老鴇分給她的錢少得可憐,幾乎沒有說分成的,就隨便給一點生活費就打發了,畢竟他們是賣身給青樓的嘛,有些長得丑的,干到三四十歲,連贖身錢都賺不起來,只不過那些漂亮一點的,會有有錢人在私下里打賞一點,日子可能過得寬松一點。”

    白小牙道:“你到青樓是去調查的還是去翻查的?”

    楚三敢嘿嘿一笑,道:“翻查的時候順便調查一下!”

    王析德這時便道:“如果公子舍得讓這么大的利,我想這件事也不會太難辦!”

    渠年點了點頭,道:“既然有信心,就安排人下去辦,多派一點人手,快馬加鞭,附近幾十個城池全部宣傳一下,爭取十天后開業的時候,人全部到齊!”

    王析德點了下頭,道:“好,我這就著人去辦!”

    渠年道:“切記,千萬不要逼良為娼,沒做過這一行的女人,長得再漂亮,一概不要!”

    王析德點頭道:“好!我記住了!”

    渠年道:“還有,宣傳的時候就用望月樓的招牌,畢竟外面的人都知道這是陵陽君的招牌,值得信賴,說出去的話也可以多幾分重量!而且還要加一個噱頭,就說望月樓將打造成全世界最大的娛樂場所!”

    王析德應了一聲。

    渠年道:“那你先讓人去辦這件事,然后你不要走,我跟你再把這棟酒樓規劃一下!”

    王析德又應了一聲,就進內院找那個剛雇的賬房先生了,讓他幫忙擬寫傳單。

    等他把這件事做完,又過來找渠年,渠年便領著他在望月樓轉了幾圈,望月樓共有四層,經過幾番討論,便決定將一樓改成飯店,二樓改成茶館和伎館,以及其它娛樂,三樓改成青樓,四樓改成客棧,后院就改成了賭坊,畢竟賭坊太吵,放在樓上容易吵著客人。本來渠年還準備挖一個大澡堂,后來想想,這里畢竟不是地球,燒一大池的水耗時耗力,便讓王析德建一個大一點的鍋爐,保證全天熱水不間斷,然后再多買一點木桶,改成木桶浴了,現在想想,木桶浴反而有情調,放點花瓣,那感覺,就連渠年這個東家想一想,都覺得熱血沸騰。

    因為望月樓以前就是酒樓,也有兩層做客棧的生意,所以家俱齊全,要改動的地方并不多,只要資金充裕,十天后開業倒也能來得及。

    等到一切都布置完,天已經快黑了,渠年心滿意足地走出望月樓,轉頭看了眼望月樓的招牌,意氣風發地說了一句:“過兩天把這塊招牌換了,改成天上.人間!”

    說完這句話,心里充滿了成就感,在以前的那個世界,這種事情想都不敢想,現在不但可以想,還可以自己開一家,真的是妙不可言,他有點愛上這個世界了。

    因為他們忙到現在,午飯都沒吃,渠年便叫上王析德,一起去吃了頓便飯。

    吃完飯,王析德又去了望月樓,他現在也是精力十足,秦公子給他開的薪水比楚公子高上百倍,而且還跟他說,等望月樓開業了,讓他做掌柜。正如渠年所說,他現在也是激情四射,把望月樓當成了自己的事業。

    渠年也回去了朔華大街,望月樓雖然也是他的事業,但只是一個臺階,助他登上絕頂的臺階,所以他一定要在攀爬的路上,而不應該留戀臺階,他要破階。再不破階,他連做生意的動力都沒有了,就好像娶了再漂亮的女人,如果自己不行,那也是白搭。

    回到小院,渠年就打算修煉九陰真經了,自己都覺得難以置信,自己拿來糊弄人的東西,沒想到現在又開始主動糊弄自己,真的太瘋狂了,連自己都騙。

    但他畢竟沒有修煉過九陰真經,不太熟悉,而楚三敢修煉了兩三天,還突破了開化境,肯定有點經驗,為了讓自己少走彎路,他決定請教楚三敢。

    產生這個想法的時候,自己都覺得荒唐,感覺自己是個奇葩,自己可是師父啊,竟然淪落到向徒弟請教問題,放眼天下,師父做到這種地步的,恐怕找不出第二人了。

    但他畢竟是師父,決不會低聲下氣地去請教,跌了自己的身份,這時就把楚三敢叫了過來,說道:“三敢哪,這兩天你一直都在自行修煉九陰真經,師父沒有時間過問,你把你這兩天修煉的心得跟師父說一說,讓師父看看你有沒有走上歧路?萬一錯了方向,現在挽回還來得及,免得走火入魔啊!”

    楚三敢并不知道師父想偷藝,見師父主動指點他,喜出望外,當下就把這兩天的修煉心得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說得非常詳細,連靈氣走哪條經脈,哪個穴位都說得清清楚楚,渠年就不作聲,豎起耳朵聽,默默地記在心里,要不是臉皮不夠厚,他真想找一個筆記本過來。

    渠年聽完,就有了一種醍糊灌頂的感覺,至于指點楚三敢,那是不可能的,他根本沒有這個資格,這種尷尬的處境,像極了地球上的一個故事,老虎拜貓為師,貓除了會爬樹,根本就沒什么好教的,但爬樹還不能教,教會了以后,自己小命難保,畢竟他對楚三敢這個愣頭青還不是太熟悉。所以聽完就說了一句:“沒錯,你悟性很好,以后就這樣修煉吧!”

    楚三敢怎么也不會想到,自己這個徒弟竟然被師父偷藝了,聽師父夸贊他,心里還很興奮,像極了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的人,這時喜道:“多謝師父夸獎!”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山河遠闊語輕輕〕〔咫尺之間人盡敵國〕〔血未涼〕〔我能修煉一億次〕〔小閣老〕〔伏天氏〕〔萬族之劫〕〔極道兵王在校園〕〔暗黑破壞神之毀滅〕〔我師兄實在太穩健〕〔回到地球當神棍〕〔它貼著一張便利貼〕〔記憶殺場〕〔神仙三爺是個妞〕〔特種兵之我是戰神
  sitemap
3d组三多少钱一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