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美漫大妖王〕〔萬界最強簽到系統〕〔斗羅之幸運之子〕〔重生九零小哭包〕〔雪狼出擊〕〔大唐楊國舅〕〔徐少逼婚之步步謀〕〔重生完美大佬〕〔太子殿下又又又傲〕〔顧九辭霍明澈小說〕〔天才雙寶:傲嬌前〕〔上門龍婿txt免費下〕〔神醫狂妃甜且嬌全〕〔顧九辭霍明澈小說〕〔至尊龍婿〕〔豪門狂婿〕〔婚后再愛:前夫蜜〕〔奶爸仙尊林凡〕〔小說上門龍婿葉辰〕〔林凡凌雪菲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劍公子 第15章 暗殺
    這句話雖然說得很輕松,但對渠年來說,卻如同一個響亮的耳光,扇在了他的臉上,火辣辣的。想起剛剛自己說過的大言不慚的話,渠年只覺無地自容。

    楚三敢卻是一臉驚訝,走了白小牙的面前,驚道:“兄弟,你半日就破階了?天哪,比我當年還要厲害好多倍啊!說,你是不是也是修煉九陰真經的?”

    白小牙現在跟渠年是一根繩上的螞蚱,只能硬著頭皮點了下頭,道:“是的!”

    楚三敢就拍了下手,激動道:“我就說這仙家的口訣不一樣,半日就可破階,說出去誰信哪?如果我能提前得到這九陰真經,得少走多少冤枉路啊?”

    渠年就道:“你修煉九陰真經了?”

    楚三敢點頭道:“修煉一個小周天!”

    渠年咽了口口水,道:“感覺怎么樣?”

    楚三敢道:“仙家的口訣能差嗎?跟我以前修煉的功法簡直是天壤之別啊!其實我已經卡在三階快兩年了,遲遲都沒有突破的跡象,雖然我剛剛只修煉了一個小周天,體內就有了突破的跡象,太牛.逼了!”

    渠年心道,這不過是你的心理作用罷了!只要你不瘋就行!

    楚三敢又道:“師父,連白小牙都破階了,那不用說,你肯定也已經破階了,說不定都突破一階都有可能哪!”

    這句話又像是一個耳光扇在渠年的臉上,好在他臉皮厚,并沒有露出慚愧之色,而是在想方設法保持師父的體面,便道:“我不著急,剛剛我只是試煉一下,尋找合適的修煉姿勢,畢竟想要成仙,以后數百年數千年甚至數萬年都要保持一個姿勢,所以姿勢很重要,既要美觀,也要舒適!”

    楚三敢點頭道:“師父不愧為師父,想法果然是別具一格!”

    渠年恬不知恥地點了下頭。

    楚三敢四下看了下,便道:“師父,你這環境也太差了吧?我幫你改善一下吧?師父是追求舒適的人,這樣的地方睡起來肯定不舒適!”

    這話正合渠年的心意,倒是省得自己開口了,便道:“也行,但不用買太好的,院子沒有門,好東西也容易被人家偷去!”

    楚三敢訕訕一笑,因為那門就是被他踹壞的,連忙說道:“師父放心,現在我們去吃飯,我讓手下現在就去找木匠,買東西,等我們吃完飯回來,這些東西全部搞定!”

    渠年就站了起來,道:“那好,我們去吃飯!”

    這個徒弟對渠年來說,也算是臨時徒弟,就跟露水夫妻一樣,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散伙了,所以不宰白不宰,就當是他以前欺負自己的補償金吧,所以還是找了一家高檔的酒樓,海吃海喝了一頓。雖然他沒有破階,但體力卻是消耗了不少,所以也應該補一補,泥鰍和生蠔吃了不少。

    不得不說,楚三敢那些手下的辦事效率還是不錯的,等他們吃完飯回去,院子的門已經裝好了,推門一看,還給他們買了蠟燭,房間里亮著燈,窗紙上亮堂堂的。

    渠年走到房間門口,推門一看,大吃一驚,短短一個時辰的功夫,房間里的布置已經煥然一新,新置了床和桌椅,還有一張梳妝臺,梳妝臺上點著兩根大紅蠟燭,蠟燭上分別刻著金色的龍和鳳。再看床上,掛著大紅的床簾,里面已經鋪好嶄新的棉被,棉被上繡著刺眼的鴛鴦戲水。

    這尼瑪是按照婚房布置的啊!

    白小牙道:“渠年,我感覺這種氛圍下,我們好像不適合再睡一個被窩了,想想都覺得頭皮發麻呢!”

    渠年道:“誰說不是呢?怎么看都有一種不和諧的味道!”

    楚三敢這時伸長脖子道:“我覺得挺好的啊,很喜慶啊!今天本來就是一個大喜的日子啊!”

    渠年沒好氣道:“喜你個頭,也不看看是什么喜?”

    楚三敢遲疑道:“師父不喜歡這種調調嗎?”

    渠年道:“我要喜歡,我就有問題了!”

    楚三敢道:“那怎么辦?重新布置?”

    渠年道:“讓你手下再買一張床來,小牙現在長大了,我也應該跟他分床睡了,還有,棉被要買得素凈一點,不要這么花哨,又是鴛鴦,又是戲水的,我受不了!”

    楚三敢應了一聲,連忙就讓手下去采辦了。

    臨淄城就慢慢安靜了下來,璀璨的燈火也慢慢熄去,夜已經深了,只剩下清冷的月光照著無人的大街,偶爾聽聞一兩聲狗吠。

    趙國質子府。

    院子里站著十幾個人,都穿著黑色的夜行衣,站得整整齊齊,手里都拿著兵器,有劍有刀。

    趙穎川面對著這十幾個人,他沒有穿夜行衣,畢竟殺渠年這件小事,根本不需要他親自出手,何況以他的能耐,親自出手也就等于親自添亂,這些年疏于鍛煉,連爬床都費勁,更別談爬墻過院了。

    早上他在眾目睽睽之下被渠年羞辱了一番,一整天都沒能把這口氣咽下去,一天沒有吃飯,此恥不雪,終生難安。

    這時趙穎川看著最前面的那名黑衣人,小聲道:“趙楠,這件事就交給你全權負責,一定要給我殺了秦渠年和白小牙!”

    那個名叫趙楠的黑衣人小聲說道:“公子放心,牛刀殺雞,那不是小菜一碟嘛!”

    趙穎川道:“他們現在應該已經睡著了,他的房間你們都知道,直接就沖進去,不問青紅皂白,直接給我剁碎!”

    趙楠點了點頭,道:“那公子不去觀戰嗎?不親自剁上兩刀,能解心頭之恨嗎?”

    趙穎川倒也想去,但這種偷偷摸摸殺人的勾當,他雖然可以嘴上說得輕描淡寫,但真正讓他去,他也是不敢的,便道:“就他還不配讓我親自動手,有你們代勞就行了!”

    趙楠道:“那尸體怎么處理?”

    趙穎川目露寒光,冷冷道:“喂狗!”

    趙楠怔道:“沒有狗啊?”

    趙穎川道:“我去借!”

    趙楠點了點頭,道:“那公子等我們好消息!”這時就招了下手,領著十幾個人打開院門,把頭伸出去偵察一番,然后招了下手,就躡手躡腳地溜了出去。

    此時夜深人靜,朔華大街上冷冷清清,一個人影都看不到。

    一會功夫,這十幾個人就來到了渠年的院門口。

    來之前他們就已經計劃好了,只要安全抵達渠年的院門口,他們就急速沖進去,直接沖進渠年的房間,將那對狗男男剁成碎渣。結果計劃沒有變化快,令他們意外的是,渠年這個窮鬼家竟然裝了門,讓他們措手不及。

    如果只是來欺負渠年,他們也可以像楚三敢一樣,毫不猶豫地將門踹開,但他們是來殺人的,也是心虛,可不敢那么明目張膽,聚頭商量一番,決定翻墻而入。

    院墻不高,雖然他們不是修行者,但也輕易翻了過去。

    這十幾個人心里其實也是害怕的,并不是怕渠年,早上他們只是措手不及才被渠年鎮住了,現在他們有十幾個人,都帶著兵器,根本不怕渠年反抗,他們害怕的只是這殺人的氛圍,畢竟他們從來都沒有殺過人。

    院子里更靜了,他們走得小心翼翼,生怕發出聲響。此時他們都已經將刀劍出鞘,鋒芒映著月色,冒著寒光。

    雖然院墻離渠年的房間只有幾十步的距離,但他們仿佛走了幾十里,這么清涼的環境里,也是走得滿頭是汗。

    終于到了房間的門口,趙楠伸手推了下房門,門竟沒有栓,輕輕地“吱呀”一聲,門就推開了,讓趙楠很欣慰,終于不用增加他們執行任務的難度了。

    十幾個人輕手輕腳地走進房間,借著月光,卻發現房間里有兩張床,床上的被子里鼓鼓的,看來這兩個人睡得正香。

    趙楠這時向十幾人遞了個手勢,十幾人頓時明白,兵分兩路,分赴兩張床,拿著刀劍對著床上的兩個人一陣猛刺,每一刀每一劍都深深地穿透了被窩。

    結果令他們意外的是,被子里的兩個人竟然沒有半點反應,就算是兩頭熟睡的豬,也應該哼兩聲吧?而且他們的白刀子捅進去,竟然沒有紅刀子拔出來,趙楠就覺得不對勁。

    這時沖到一張床旁,猛地掀開了被子,頓時傻眼了,因為被子里根本就不是睡著人,而睡著幾個枕頭。

    趙楠只覺脊背一涼,臉色一變,驚道:“我們中計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山河遠闊語輕輕〕〔血未涼〕〔咫尺之間人盡敵國〕〔我能修煉一億次〕〔伏天氏〕〔小閣老〕〔萬族之劫〕〔暗黑破壞神之毀滅〕〔極道兵王在校園〕〔回到地球當神棍〕〔我師兄實在太穩健〕〔記憶殺場〕〔它貼著一張便利貼〕〔神仙三爺是個妞〕〔特種兵之我是戰神
  sitemap
3d组三多少钱一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