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上門龍婿txt免費下〕〔神醫狂妃甜且嬌全〕〔顧九辭霍明澈小說〕〔至尊龍婿〕〔豪門狂婿〕〔婚后再愛:前夫蜜〕〔奶爸仙尊林凡〕〔小說上門龍婿葉辰〕〔林凡凌雪菲〕〔你是我的萬千星辰〕〔顧久辭霍明澈小說〕〔重生后我渣了死對〕〔大魔王嬌養指南〕〔重生后我成了首輔〕〔在霸總身邊盡情撒〕〔棄婿當道〕〔妖女請自重〕〔老祖宗在天有靈〕〔諸天扮演〕〔萬古最強宗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劍公子 第12章 蟬夕
    今天對白小牙來說,經歷太多,心里也有點麻木了,對于渠年問的話,也不再感到驚訝,甚至想著,說不定以后我真能踏上道途,畢竟他也聽到了渠年的仙家口訣!便說道:“我想修槍!”

    渠年笑道:“看來你受中山國的影響挺大的,中山國有槍之國之稱。”

    白小牙點了點頭,道:“沒錯,在我很小的時候,所見到的英雄,手里都是拿著槍,可以說是刻骨銘心,就想著有朝一日,我能持槍縱橫沙場!”

    楚三敢道:“格調放大一點,不是縱橫沙場,是縱橫仙界!”

    渠年見他深陷修仙的夢想中不能自拔,心里忍不住嘆息一聲。

    三人就走見邊上的一家兵器鋪,這家兵器鋪是千國商會開的,格局很大,里面的兵器琳瑯滿目,劍、刀、槍、锏、錘,十八般兵器,應有盡有。

    渠年看了一遍,倒也看中了幾把劍,但看中的劍都不便宜,都是幾千兩幾萬兩,他現在對楚三敢的身家已經有了了解,一共只有兩千多兩的家當,買一把好劍都不夠,更別夠再買一把好槍了。里面也有便宜的劍,幾兩銀子的都有,但劍太賤,渠年寧愿不要,拿在手里也丟人,還沒有戰斗力。

    渠年便自己找了個臺階,說沒有看中,就退了出來。

    楚三敢倒也不笨,似乎看穿了渠年的心思,也覺得尷尬,這時便道:“師父,既然這里沒有你看中的劍,明天我寫一封信給我父王,讓他在楚國給你弄一把好劍給你,雖然我是人質,但這點面子我想我父王還是會給我的!”

    渠年擺了下手,道:“不用,過段時間我自己買!”

    楚三敢怔道:“錢從哪里來?”

    渠年道:“賺哪!”

    說完便不再理他,徑直向前走去。

    葬水集上有很多千國商會的商鋪,有兵器鋪,丹藥鋪,錢莊,當鋪,連飯店都有,一路走過去,看到好多家,讓渠年心里一陣感嘆,這千國商會真有錢。

    一會功夫,就到了千國商會總會的院門口,千國商會雖然有錢,但大門做得倒是低調,院門也極為普通,跟普通的人家沒有區別,院門上掛著一塊匾額,上書“千國商會”四個紅色大字。

    渠年以前也來過幾次,但沒有進去過,門口的門衛根本不讓他進去,怕他偷東西。他知道,這千國商會的大掌柜便是楚三敢口中的七國第一美女——蟬夕。

    這蟬夕平時很少見人,渠年在臨淄待了幾年,也只見過一次,還是女扮男裝的。那一次見面讓渠年至今回想起來都覺得匪夷所思,蟬夕特地去了朔華大街,還是特地去看望他的,不過也就看了一面,給他搭了一把脈,從此就沒了下文,也沒有救濟他。不過他知道,這個蟬夕對楚三敢卻是另眼看待的,楚三敢經常來這里喝茶,蟬夕也從不拒絕。那時渠年總是想,大概是這個蟬夕口味怪癖,喜歡丑男人吧!

    現在回想起來,渠年就覺得,這個蟬夕肯定有著不可告人的目的。

    楚三敢這時一把拉住了渠年,道:“師父,既然到這里了,我帶你去看看七國第一美女!”

    渠年也有自知之明,自己剛來到這個世界,當以安生為主,還沒到泡妞的時候,但蟬夕畢竟是千國商會的大掌柜,以后想要賺錢,認識這樣的女人肯定有利無弊,倒也想見上一見,便也沒有反對,點了下頭。

    楚三敢雖然是楚國公子,一向莽撞,但在千國商會的門口,倒也沒有失了禮數,就走到院門口,對門衛說道:“煩請通報一聲,秦國公子和楚國楚三敢求見大掌柜,哦,還有一個中山國公子!”

    那門衛也識得他,也是老面孔了,所以二話沒說,就進去通報了。

    一會功夫,門衛回來道:“楚公子,大掌柜請你們進去,她正在大殿里。”

    楚三敢讓他十幾個手下在院外等著,就領著渠年和白小牙走了進去。院子很大,鋪著青石板磚,如同一個操練場,四周站著不少家丁,都手拿兵器,三步一崗,五步一哨。

    楚三敢輕車熟路,就領著渠年和白小牙,朝著正對院門的大殿走去。

    進入大殿,里面竟然坐著兩個人,一主一賓,坐在主位上的,自然是大掌柜蟬夕。雖然渠年曾經見過一次蟬夕,但那次蟬夕女扮男裝,而且渠年那時還小,看女人的角度和現在不一樣,那時只要是和藹可親的女人,在他眼里都是漂亮女人,可惜蟬夕對他并沒有和藹可親,因為沒有救濟她,所以他一直覺得這個蟬夕言過其實,并沒有傳說中的那么漂亮。

    但今天他從一個純爺們的角度看待蟬夕,才知道外面的傳言并不夸張,這個蟬夕長得確實漂亮,眉若遠黛,眼若秋水,膚若凝脂,穿著一件白色紗裙,猶如仙子下凡,讓渠年心頭一動,忍不住多看了幾眼。雖然長銘公主也算是一個美女,但跟蟬夕相比,簡直就是一坨屎,嗯,沒辦法,他只能用這么粗俗的比方,要不然無法形容她們之間的差距。

    坐在賓位上的那個青年,渠年雖然覺得他沒有自己英俊,但長得也不差,一臉桀驁,看到三人進門,根本沒有看在眼里,甚至故意把眼神移開,端起桌上的茶水,抿了一口。

    蟬夕見到三人進門,就笑了一下,道:“楚公子今天怎么有空來我這里啊?”

    楚三敢便道:“我天天有空,我就帶我師父來看看大美女!”

    蟬夕怔道:“你師父?你師父在哪里?在門外嗎?”

    楚三敢便指著渠年,道:“喏,這不就是我師父嗎?現在秦國公子渠年已經收我為徒了!”

    蟬夕倒是一陣意外,忍不住打量了一番渠年,同時請他們三人坐下,又讓邊上的丫頭上了茶水。

    蟬夕這時說道:“據我所知,秦公子好像沒有修煉資質吧,而楚公子好像已經是筑化三階了,秦公子怎么會收你為徒呢?你話說反了吧?”

    楚三敢擺了下手,道:“大掌柜此言差矣!俗話說,莫欺少年窮,我師父以前那是韜光養晦,忍辱偷生,鋒芒內斂,所以讓你們看輕了!”

    蟬夕怔了怔,便看著渠年道:“不知秦公子現在是什么修為?”

    楚三敢連忙又接過話茬,道:“我師父現在還沒有開始修煉,但是他一旦修煉,那肯定是突飛猛進,一日千里,不出一年,修為肯定遠在我之上!”

    對面的青年這時臉露不屑,說了一句:“你是來唱戲的嗎?”

    楚三敢臉露不悅,就看著蟬夕道:“這家伙是誰啊?說話不討人喜歡哪!”

    蟬夕道:“我朋友!”

    楚三敢就指著那青年,道:“小子,要不是看你是大掌柜的朋友,我弄死你!老子是楚國的公子,弄死你就像捏死一只螞蟻一樣容易!”

    那青年臉露慍色,就拍了下桌子,怒道:“放肆!”

    蟬夕忙道:“師兄消消氣,大家都是朋友!”

    那青年倒也是給蟬夕的面子,沒有起身教訓楚三敢,但是說了一句:“就他一個人質也配跟我做朋友?”

    這話楚三敢就不愛聽了,也拍了下桌子,就站了起來,準備教訓他,真是不拿豆包當干糧啊!

    結果渠年這時向他遞了個眼色,輕聲道:“坐下!”

    楚三敢看了看渠年,又看了看那青年,就指了下那青年,道:“算你走運!”說時就氣乎乎地坐了下來。

    蟬夕將這一幕看在眼里,心中嘖嘖稱奇,沒想到脾氣火爆如獒犬的楚三敢竟然這么聽話,看來他們的師徒關系是真的。只是令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這個楚三敢雖然憨,但并不傻,并且心高氣傲,怎么會心甘情愿地做他的徒弟呢?

    蟬夕就站了起來,腳步輕盈,就走到了渠年的面前,渠年只覺一股香氣撲鼻,而且這種香氣并沒有胭脂水粉的庸俗之氣。渠年坐在她的身邊,仿佛坐在海棠樹下,香味沁人肺腑。

    蟬夕笑了下,道:“秦公子,我能替你把下脈嗎?”

    渠年抬頭笑了下,道:“這好像有點男女授受不親嗎?我已經不是幾年前的小孩子了,什么都長大了。”

    蟬夕臉上微微一紅,道:“既然秦公子不方便,那當我沒說!”

    渠年這時伸出右手,擼起袖管,道:“既然大掌柜都方便,我一個男人有什么不方便的呢!”

    蟬夕就伸出纖纖玉手,輕輕地搭在了他的脈搏上,肌膚交接,渠年只覺像是一塊暖玉放在了他的手腕上,格外舒適。

    蟬夕的臉色卻是微微一變,幾年前他也搭過渠年的脈搏,但那時的脈象亂如一團麻,且虛弱無力,一看就是一個廢材,所以當時她放棄了他。但現在的脈象卻像是完全變了一個人,強勁有力,脈氣蓬勃,像是一團熊熊燃燒的烈火,灼人心神。

    渠年笑道:“大掌柜,你覺得我還有得救嗎?”

    蟬夕松開了他的手腕,又走回坐下,道:“秦公子,你遇到什么機緣了嗎?”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山河遠闊語輕輕〕〔血未涼〕〔咫尺之間人盡敵國〕〔我能修煉一億次〕〔伏天氏〕〔小閣老〕〔萬族之劫〕〔暗黑破壞神之毀滅〕〔極道兵王在校園〕〔回到地球當神棍〕〔我師兄實在太穩健〕〔它貼著一張便利貼〕〔記憶殺場〕〔神仙三爺是個妞〕〔特種兵之我是戰神
  sitemap
3d组三多少钱一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