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異界從網吧開始〕〔數風流人物〕〔江湖的書生大佬〕〔大宋很野蠻〕〔男人都是孩子〕〔第一女婿〕〔天賦武神〕〔邪王誘入懷:嗜寵〕〔仙草供應商〕〔我的死黨成神豪〕〔召喚星海〕〔戴眼鏡的道士穿靴〕〔龍珠演義〕〔命運道標〕〔瘟疫紀年〕〔我有億枚游戲幣〕〔大唐生化危機〕〔西風吻過梨花開〕〔我的甜心冤家〕〔相思隨你入心間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聯盟之峽谷當爹人 第8章 貪吃蛇玩家里LOL玩的最好的
    說話間,之間突然從旁邊鉆出來一個天音波,剛好命中船長.

    瓜子哥急忙往塔內閃現.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他的血量被盧錫安點的太低了.

    只顧跟盧錫安玩桶了,盧錫安可是能在玩桶的時候消耗的,但是船長僅僅就是打了個不滅q的傷害而已.

    “可以殺.”

    只有簡簡單單的三個字.

    但是唐曉和張宇兩人早已配合多年,根本不用多說,盲僧再將傷害打完之后,果斷w唐曉出塔.

    而唐曉此時補上最后的傷害,船長還交了個死亡閃現.

    “啊~!”

    又是被偷錢,又是抓,瓜子哥仿佛回到了賽場上那個被支配的時候.

    瓜子哥瘋狂的抓著頭發,滿頭凌亂的長發,仿佛是在洗頭一樣,不斷的刺激著觀看直播的程序員.

    如果說之前盧錫安點人的傷害,還需要盲僧的配合,那么這次盧錫安出到吸血鬼權杖,他的普攻傷害就已經有了一個不小的提升.

    而且不滅q的消耗能力,也將隨著盧錫安出到吸血而大大減弱.

    “牛逼哦!”

    之前柯潔說唐曉恢復的不錯,張宇還將信將疑,結果看到他對上瓜子哥,仍然還是一副“爹”的模樣,就信了不少.

    別看瓜子哥面對唐曉是這幅慘樣,但是瓜子哥可是在lpl單殺排名第三的選手,除了之前唐曉29殺的記錄,瓜子哥以17次單殺的成績,僅次之.

    而今年超強韓國上單炫龍被kg引入之后,瓜子哥還是以18次單殺的成績排在了炫龍22次單殺之后.

    雖然是萬年老二,不過也已經是頂尖選手了.

    打rank基本都是亂殺,除非遇見唐曉.

    而有了吸血,唐曉更是肆無忌憚的點桶子,一個十塊錢呢!

    “金幣+10.”

    “金幣+5.”

    “...”

    唐曉的盧錫安在上路瘋狂的偷錢,經濟已經單人領先超過一千了.

    “老哥,來幫幫我吧.”

    瓜子哥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相當的無奈.

    而打野的酒桶這才晃晃悠悠的來到了上路,然而酒桶看到是盧錫安,也不知道是害怕盧錫安用技能躲開他的e,還是怎么.

    等了半天,就是不出手.

    急的瓜子哥瘋狂給酒桶點信號,甚至有次盧錫安都快要走到臉上了,就是不出手.

    瓜子哥實在是忍不住了,直接打字說道:“你開啊,你別不開光吃我經驗行不行!”

    然而酒桶的e閃強開,著實把唐曉給嚇了一跳,急忙交e后撤.

    然而瓜子哥一點高興不起來,甚至有種深深的絕望.

    酒桶的e技能先撞到了小兵,效果都已經出來了,才按下的閃現.

    雖然把唐曉給嚇了一跳,但是這撞小兵,就有點搞了.

    “???”

    “歡樂時光就要開始了?”

    “那確實有點歡樂啊.”

    “我的天,酒桶也太下飯了吧!”

    “如同天上降大廚,真是人間下飯神?”

    看著這酒桶的操作,觀眾也被逗樂了,如今的gank,也只能暫緩一下了.

    瓜子哥再次撓了撓頭,這酒桶的操作秀的他頭皮發麻,辛虧自己沒上,要不然還得被這盧錫安抓住打一套.

    指不定又讓盧錫安攢多少錢呢.

    看到兵線進塔,瓜子哥突然精神了,他好像想起來,對面的盲僧是雨神啊,這tm和對面的呆狗不是上路二人組?

    怪不得剛才那一腳那么熟悉呢!

    話不多說,盲僧已經點掉爆炸果實,從石頭人處包了過來,準備越塔了.

    雨神的盲僧可不像酒桶那樣滑稽,這可是讓他噩夢般的存在.

    不單單是指雨神的操作犀利,更是因為雨神似乎永遠綁定了上路,號稱比峽谷連體嬰兒更恐怖的上路二人組.

    讓你感覺上路只要打起來,對面永遠兩個人.

    “我草!”

    瓜神再次被越塔擊殺,已經生無可戀了,對線被偷錢惡心,又被這麻瓜酒桶惡心,對面的打野還一直住在上路.

    這游戲還有什么意思呢?

    唐曉這邊的觀眾看的是一愣一愣的,如果說能贏之前的獵馬人,觀眾還能接受.

    畢竟獵馬人出名,也是因為其他的原因,實力也就是高分路人而已,但是對面的瓜子哥,可是lpl的頂尖上單,唐曉的老對手了,居然被壓成這樣?

    “不會吧,大家都上當了?”

    “我覺得kg上當了!”

    “斗帝血脈覺醒,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我的青春應該是結束了還是開始呢?”

    唐曉輕笑一聲,“我還差點錢,你看...”

    “????”

    “你過分了啊!”

    張宇嘴角一抽,這tm又來了!

    “不是我說你,你劣勢的時候,說要借野怪補經濟,我能理解,你均勢的時候,你輸要借野怪打優勢,你現在優勢了,還要借野怪?”

    唐曉嘟囔道:“我就差這一點點的錢啊,總不能讓我再跑一趟吧?而且你細品,你吃太多的野怪,等級裝備領先太多,酒桶一看就不敢來跟你打,他不敢跟你打,你就殺不掉他,你殺不掉他,白白損失三百塊,這就叫因小失大!”

    “......”

    “再者說了,如果我吃了這河道蟹,我裝備成型快,裝備成型快就推塔快,結束游戲就快,反之游戲一直拖著不結束,我們對瓜子哥不斷的進行精神和肉體上的折磨,瓜子哥就會瘋,瘋掉的瓜子哥在直播間瘋狂cnm傳遞負能量,帶壞祖國的花朵,少年不強則國不強,以后老美到處耍流氓無賴,我們拿什么抵抗?”

    “......”

    張宇不知道瓜子哥瘋不瘋,反正他是瘋了.

    “合著這tm的我不給你吃河道蟹,結果我快成了罪人了?”

    “你不懂,這叫蝴蝶效應.”

    “......”

    “行了,行了,你什么也別說了,我給還不行嗎?”

    張宇只好將已經打了三分之二的河蟹讓給唐曉.

    不甘心的張宇也只能小聲嘀咕道:“跟著呆狗混,三天餓九頓!”

    唐曉似乎沒有聽到一樣,很爽快的回家升級了小彎刀.

    再次上線.

    唐曉此時的連招愈發的熟練,手速也快的離譜,不知道是唐曉的錯覺還是什么,他覺得他如今甚至已經超越了他之前巔峰狀態下的實力.

    突然想到,是不是他聯系好戰隊之后,那個神秘的聲音已經在改造他的身體了?

    如果是真的,那么他離夢想或許會更進一步.

    當盧錫安的傷害再次灌在瓜子哥的身上時,他已經感覺到不對勁了.

    小彎刀的減速出來,唐曉按下圣槍洗禮.

    瓜子哥雖然吃了橘子,但是吃橘子這瞬間的僵直,實際上讓圣槍洗禮打出了更多的傷害.

    跟隨著船長的步伐,一整套的圣槍洗禮幾乎全部打滿,最后跟上兩發普攻,將船長單殺.

    瓜子哥捂著頭,開始懷疑人生.

    這都什么呀?

    “你以為這是在玩貪吃蛇?一套圣槍洗禮一個不漏?”

    “貪吃蛇滿分玩家笑死我了.”

    “貪吃蛇職業玩家里lol玩的最好的?”

    就是觀眾都看不下去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詭秘之主〕〔仙王的日常生活〕〔山海意難平〕〔霍夫人是個小哭包〕〔我師兄實在太穩健〕〔第一序列〕〔穆延霆許念安全文〕〔承蒙你出現〕〔奪愛帝少請放手百〕〔快穿:反派洗白攻〕〔仙武帝尊〕〔荒野幸運神〕〔平平無奇大師兄〕〔英雄聯盟女魔王〕〔伏天氏
  sitemap
3d组三多少钱一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