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彼岸弗空〕〔劍公子〕〔御魂師之無猜小主〕〔我吞噬了億萬強者〕〔都市古仙醫〕〔嫡女重生之賴上太〕〔最強贅婿〕〔武道凌天〕〔都市妙手醫尊〕〔透視神醫在花都〕〔傅少的財產歸我了〕〔穿越科技時代〕〔關山紀年〕〔福運小嬌娘〕〔愛字研究〕〔被大佬輪流打賞的〕〔重生甜妻:權少的〕〔我家娘子甜又暖〕〔然后和初戀結婚了〕〔燧靈記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荒天八舍 第十三章 偶遇王陵,拒不交人
    赫連漄與珃羽跨過那片死亡氣息濃重的雪霧冢林邊界,恍如重獲新生,不再畏懼生死,是他們對這次意外之旅的切身感受。

    進入涂淵間境地,翻過一座小山丘,見到了一個水面遼闊的碧藍湖泊,湖泊中間竟然有一座王陵。

    “這是太祖爺的王陵,怎么會出現在這?王陵園還有分園嗎?”

    赫連漄老遠就瞧見了墓碑上的字,也只有王族,才會用雪異族獨有的藍晶石制作墓碑,而王族成員的封號,承載著他們畢生的尊榮,意義非凡,對族人而言,如雷貫耳。

    “你是王族的人,你不清楚?”

    珃羽反問赫連漄。

    “我總共就進去過一次陵園,還是父王喝醉了硬把我拉進去的,他也從未跟我提起過陵園的事,若不是大祭司偶爾說起,我對王陵基本一無所知,能夠認出這塊墓碑是王陵專屬都已經是我對王陵認知里的極限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父王在我成年后不管不問至今,我這個小彌王,徒有虛名,每日去烈王殿請安,也不過是想提醒一下我的老父王不要忘了他有個兒子的事實。”

    王族陵園除了三王外,其他人等,一律不得入內,這是雪異族世代相傳下來的祖訓。

    “身在其位,不可能事事周全,你是烈王身邊最親近的人,他定是相信你有照顧好自己的能力,才沒有時時約束你,等到哪天你處在他的那個位置,你自然就會懂得他如今的心境。”

    珃羽一直都知道,赫連漄有滿肚子的委屈,可身在王族的人,誰沒有委屈了?烈王有,庭王有,包括剛被他們發現的儷王也有,雪異族人能夠安然于世走到今天,全因王族的人舍命支撐,九天之下,找一處雪異族人能夠安身立命的地方真的很難,不邪亦不正,求生存總會遇到各方阻礙。

    “他是我的父王,同時也是雪異族的烈王,孰輕孰重,我還是拎得清的,身份背負著職責,就像你,即便魂契不存在,作為雪異族最強大的異人,與外族人戰斗,赴湯蹈火也一定是在所不惜,我們去拜拜太祖爺吧!也不知他一個人孤零零地在這里多久了。”

    赫連漄托了托背上的凌璽,飛過湖泊,跪在墓碑前,后背上的凌璽兩腿著地也成跪拜的姿勢,好似她也在給這位雪異族曾經的王行大禮。

    珃羽跟在他身后,行君臣的跪拜禮,在他的意識里,君就是君,臣只能是臣,忠誠是他必須堅守的本分。

    “這一趟,收獲頗豐,你覺得呢?”

    離開王陵,朝彌王殿的方向走去,行至半路,赫連漄突然問向珃羽。

    “一大堆未解之謎,夠頭疼好一陣了。”

    凌璽又回到了他的懷里,懷里的人越發冰涼,這個人,也是一個謎,希望謎底不要超出想象太遠。

    快要到達彌王殿的時候,一名專門負責族人日常安全的侯義衛奔向赫連漄。

    “彌王殿下,三族圣王蒼衍在您生死未卜的這段時間強行闖入我族,逼我們交出雪魂軍團帶回涂淵間的一個人,我們已與他交涉良久,還是沒有結果,他已發出警告,如果見不到他要見的人,在他離開之前,定要在涂淵間大開殺戒。”

    這名侯義衛單腳跪地攔住了赫連漄的去路,他的身上有傷,而且是重傷,說話的時候發紫的嘴巴都在哆嗦。

    “三族圣王?他找我們雪異族要什么人?”

    思索了一下,赫連漄突然轉頭看向珃羽懷里的凌璽,才想起珃羽剛回來的時候有跟他提過。

    “怎么辦?你搶的這個人的正主追來了,三族圣王蒼衍,能從他的手里搶到人,珃羽,整個雪魂軍團的犧牲很大啊!”

    赫連漄并不相信蒼衍會在涂淵間大開殺戒,畢竟雪異族與地陰界之間有著聯盟關系。

    “通報烈王了嗎?真要打起來,也就父王能招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詭秘之主〕〔仙王的日常生活〕〔山海意難平〕〔霍夫人是個小哭包〕〔我師兄實在太穩健〕〔第一序列〕〔穆延霆許念安全文〕〔承蒙你出現〕〔奪愛帝少請放手百〕〔快穿:反派洗白攻〕〔仙武帝尊〕〔荒野幸運神〕〔平平無奇大師兄〕〔英雄聯盟女魔王〕〔搶救大明朝
  sitemap
3d组三多少钱一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