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從開局就一路橫推〕〔重回八零:盛世小〕〔盛世豪門之夫人又〕〔萬古第一神〕〔贅婿歸來〕〔首富心尖寵:多面〕〔大道魔醫〕〔旺門佳媳〕〔八十年代之悍妻有〕〔麻煩請叫我上仙〕〔超級鋒暴〕〔軍王獵妻之魔眼小〕〔揚天〕〔癲神路〕〔負鼎〕〔通天鴻徒〕〔長生榜之凡人紀〕〔巫神創世紀〕〔諸天神話聊天群〕〔再立三界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 第九章 男人間“花式”戰爭中
    馬小荷剛起身就迎面要撞上正貼近自己的歐陽霆風,她下意識向后倒又一屁股地坐回到沙發上。可能用力過猛,沙發上像是被砸了個坑,四周陷了下去。馬小荷怪難為情的,但表情上面不改色,只是沒有抬眼去看歐陽霆風,對著喝完咖啡的杯子問道:“你怎么也這么早來?”說完還舉起空杯子假裝喝了口咖啡,她不知道怎么了剛看到歐陽霆風竟有想咽吐沫的感覺,正好用喝咖啡掩飾一下,要不然會尷尬死。

    歐陽霆風看到這樣的馬小荷,嘴角處的笑容勾得更深了。

    “這是個大合作、大項目,必須重視。如果因為什么原因不來或者遲來,到手的機會豈不要拱手相讓給他人?畢竟老外是非常看重時間的,馬虎不得。”歐陽霆風回答得一板一眼,聲音卻分外溫柔。

    “你說得太對了,我也是這么想的。等今天一切結束之后,別忘了這個~”馬小荷伸出右手,食指摩擦大姆指,比劃拿到后數錢的姿勢。

    “就這么缺錢?你是張口閉口離不開錢啊,看你那動作,好好笑。”

    歐陽霆風又笑開了花,邊笑邊起身又為馬小荷泡了杯咖啡遞了過去,坐到沙發上的時候故意又往馬小荷那兒挪了挪,此時位置近得有點過分,可馬小荷早就沉寂在這暖人的氣氛中渾然不覺。

    馬小荷三四天前看到的歐陽霆風,臉就像被熨斗燙過,沒有絲毫起伏,平得很,給人的感覺是哈爾濱冬天的冰雕,冷而美。現在呢?不似曾前,又似曾前。那蕩漾的笑容快把表情紋綻放出來,他卻絲毫不顧及,不控制,給她的感覺就像是那年夏天她看到的陽光大男孩。

    兩個人曖昧的說笑,有愛的互動,可是把玻璃房后面的bob氣得夠嗆,說時遲那時快bob趕忙整理桌上的文件拿在手上走出辦公室就往沒幾步的休息室趕去。

    好吧,休息室是蠻大的,一下子容**個人也不在話下,可是現在才三個人就把這個屋子里的氣氛添滿了。酸醋亂飛的bob坐在馬小荷的另一邊,雖然表面上說著官方話,夸贊他們的敬業精神,心里卻把歐陽霆風祖宗十八代問候了一遍,是歐陽霆風破壞了他剛才與馬小荷距離上的凄美之戀。

    馬小荷此時尷尬癌要犯了,剛開始歐陽霆風坐在自己的右邊并沒覺得什么不對勁,聊得也挺happy的,但現在左邊又多了一個bob,兩個人似左右護法死死地把自己夾在中間,而且兩個人還在彼此較勁,看誰離馬小荷最近似的繼續向馬小荷靠攏。

    “咖啡喝完了,我再去泡一杯哈。”馬小荷為給自己找個絕對合理的理由脫身一大口就干完咖啡,硬生生地把咖啡喝成啤酒的感覺。

    “你坐著,我去給你拿。”

    一句中文,一句英文,兩個男人同時對馬小荷說。

    男人勤勞是好事,可別兩個一起啊!馬小荷看著兩杯美式咖啡放在自己的面前,先喝哪一杯好成了她一大難題。

    很快馬小荷就把這個問題解決了。她把兩個人為她倒的咖啡左右手拿著同時倒入她一直在用的咖啡杯里,拿起自己的咖啡杯舉到胸前,左右各笑了一下之后開始往肚子里灌咖啡,這次不是品嘗了,醇香之味已苦不堪言,今天她是甭想睡了。

    還有最后三十分鐘,馬小荷已經如坐針氈。明明應該是輕松的聊天環節,卻變成了問答環節,而且bob還把一中國同事叫過來幫忙翻譯中文。

    歐陽霆風問:“小荷你有什么興趣愛好?”(hat is your hobby?)

    小荷答:“睡覺、吃飯和賺錢。”(sleep,eat food and ea money)

    bob問:“hich floer do you like”(你喜歡什么花?)

    小荷答:“lotus。”(荷花)

    歐陽霆風問:“你喜歡吃什么?”(hich food do you like to eat)

    小荷答:“只要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詭秘之主〕〔仙王的日常生活〕〔山海意難平〕〔霍夫人是個小哭包〕〔我師兄實在太穩健〕〔第一序列〕〔穆延霆許念安全文〕〔承蒙你出現〕〔奪愛帝少請放手百〕〔快穿:反派洗白攻〕〔仙武帝尊〕〔荒野幸運神〕〔平平無奇大師兄〕〔英雄聯盟女魔王〕〔搶救大明朝
  sitemap
3d组三多少钱一注